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刀光劍影以外的《古惑仔》

2020/8/20 — 16:10

古惑仔之人在江湖

古惑仔之人在江湖

【文:良月】

若果銅鑼灣揸fit人是句歇後語,謎底必然是陳浩南。《古惑仔》系列有六部正傳,更有外傳與前傳;故事枝節旁生,猶如三合會職級一樣,花多眼亂。每集走的套路基本雷同:陳浩南紮職,因緣際會招惹到新的仇家(醉愛烏鴉),仇家勾搭上洪興社的內鬼,然後嫁禍予陳浩南。通常這時,陳浩南身邊都會折損了一些重要的角色,卻又巧得貴人相助,然後便是一輪隻揪圍毆,大仇得報,完。

拍了第一集《人在江湖》已經將整個故事說情,之後的集數不免老調重彈,只是靠角色充撐場面(醉愛烏鴉),食之無味,可是棄之又可惜。雖說後來幾部電影粗製濫造,但那股由steadicam拍出的B Movie質感,多年後回看反而變得無可取替。電影也有向經典借鑑的部分,例如山雞在台灣刺殺政客一段,分明是仿效《英雄本色》的楓林閣槍戰。而蔣天生不願涉毒而被荷蘭幫會暗殺的部分,也與Godfather 裡面Don Corleone 遇襲的經過如出一轍。而這六集《古惑仔》,畢竟也風靡了一整代人。在刀光劍影以外,電影中也包含了其他觀念與價值,撐起著整個脈絡。思前想後,我梳理了一些感想,與大家分享。

廣告

一.

先說一個Unpopular opinion:我始終認為《古惑仔》是齣導人向善的電影。漫畫未看過不敢妄議,但至少電影的本意如此。飾演大佬B/笑面虎的吳志雄真人曾經叱咤銅鑼灣,基哥李紹基以前也是慈雲山十三太保之一,在演出以外,同時擔任劇組的顧問。他們去拍戲當然因為票房好賺,油水比較多,但所謂「古惑仔預咗一隻腳見閻羅王,一隻腳入差房」,難得迷途知返,將自己的經歷添油添醋,放在幕前再演一次,多少都有點警世的意味。

廣告

古惑仔的靈魂不在陳浩南,而在阿叔林尚義扮演的林牧師。十三太保的陳慎芝後來也成為了牧師,這是角色的原型。牧師表面上只是插科打諢的角色,但在陳浩南被洪興東星兩路人馬追殺時,牧師收容了他;山雞鑽牛角尖的時候,也是牧師從旁勸導。跟古惑仔講耶穌,是個很有趣的反差:第三齣《隻手遮天》也引用了一小節《馬太福音》斷章取義,即使行過古惑,在主座跟前悔改,也有自新的機會。牧師好像很迂腐,但是無他,都是希望這些後生迷途知返,立地信耶穌。

但古惑仔願意相信耶穌,江湖豈不一早太平。針唔拮到肉唔知痛,往往到得出事時,後悔已經太晚。陳浩南由打仔開始一路扶搖直上,表面上是很風光,打到「銅鑼灣只有一個浩南」。但身邊親人兄弟又死傷了幾多?由第一集巢皮開始,大佬B冚家鏟,細細粒被烏鴉亂槍掃射,大天二又被剁斷了手腳,從天台被東星耀揚拋了下街,死狀甚慘。今天你去劈人,總有一天自己也會亡魂於刀下。天理循環大概就是這樣的一回事。

有時我在想,如果陳浩南要真是個血肉之軀,明明行古惑卻這麼重感情,看著兄弟情人一個一個的死,早就受不住了。在第四齣《戰無不勝》裡面,陳浩南也真的厭倦了。他先是勸阻山雞競逐屯門揸fit人,甚至跑到Band 5中學去,警戒學生不要行古惑。(此處不合理至極,古惑仔去代課,整個課室內的學生都是屯門的洪興仔,但沒有人認得陳浩南。但無論如何,多年以後,這段對白已成為經典。)「巴閉囉,英雄主義,疊馬」一句至今仍為人樂道,但後句 「但係我想話俾你聽,行錯路,無得返轉頭」似乎已經湮沒無聞。

漫畫裡的陳浩南,雖講義氣卻性格悍戾,與鄭伊健的形象有些出入。所以陳浩南的角色人選,《古惑仔》原畫家牛佬是屬意劉德華出演。這個平行時空的陳浩南,可以想像成劉華在《龍在江湖》或是《天若有情》裡面的形象,但後來劉德華不願古惑仔形象窒礙事業而辭演。這裏的選角或許有誤導之嫌,鄭伊健的形象太正面,明明是在劈友,觀眾都會覺得這有益身心的運動。也許因為如此,當年也有不少人也抨擊《古惑仔》誨淫誨盜,誤人子弟。人心詭詐,黑道裡哪有此等人物?留長頭髮行古惑,不會像鄭伊健的,充其量只像《隻手遮天》的肥屍吧。

二.

若問觀眾喜歡看《古惑仔》的什麼,大概除了角色以外,便是「夠薑、夠雷、夠疊馬」。「雷」一詞本位江湖暗語,作數字「二」的意思。廣東話「二」「義」同音,因此夠雷解作夠義氣,不作大陸(令人震驚)或台灣(負累)詞義。但值得留意的是,在電影中並不是所有古惑仔都以義字行頭。義氣彷如某種失落的遊戲規制,其他局中人早已棄之如敝屣,只有陳浩南自己在苦苦堅持。

早在第一齣《人在江湖》,𡃁坤在與陳浩南談判時,已經有問陳浩南知不知道「義」拆開了是甚麼。義分開看就是「我為羊羔」,任人宰割。港產片中,關公像是個義氣的象徵,黑白兩道也要膜拜。但在第三齣《隻手遮天》甫開場時,東星的「雙花紅棍」烏鴉便在懲戒叛徒,並歇斯底里將關公像踩爛。對𡃁坤與烏鴉而言,義早已是不合時宜,阻礙自己上位的枷鎖,多講義氣有害無益。而陳浩南多次強調自己出嚟行,要講義氣以及信用,所以他一次又一次為兄弟赴湯蹈火。但在應付秦沛飾演的滑頭富商,以及雷復轟一類連社團都要搞Globalization的人物時,陳浩南的執著,無疑是作繭自縛。當然,主角自有光環加持,最後陳浩南可以用盡各種合理不合理方法智取力敵,扳倒不忠不義的對方。但故事中老派,講社團道德的人物, 例如洪興的大佬B,東星的駱駝,三聯幫的忠勇伯均先後死於非命。友情歲月早已逝去,剩下陳浩南一人憑弔著曾經的江湖,更顯寂寥。

義是地下世界最高的道德標準。古惑仔不是無規無矩的;他們奉行義氣,一切都要以社團的利益為依歸。因此他們可以大街大巷斬死人,但是「著紅鞋」(即出賣兄弟,另一說與勾二嫂同義)、勾二嫂卻是大忌,因為後者會破壞社團和睦兄弟團結:這大概是社群主義(communitarianism)的變種。於此同時,他們也承認地上有管轄的法律,無意與之抗衡。陳浩南在《龍爭虎鬥》裡面也畫公仔畫出腸,釐清了法治秩序與地下秩序的分別;有光必有影,兩種秩序調和共濟,曖昧並存。古惑仔裡面的警察戲份不多,通常只扮演拉人封艇的角色。「皇氣」(皇家香港警察)一出場,古惑仔便四處逃逸。比較激烈的一次,蕉皮意外死在差館裡面,陳浩南也只是率眾前往路祭,不敢硬闖。而李修賢飾演的警察也自然識趣,凡事留一線。他們也需要社團平衡地下生態。

在《人在江湖》的最後,壞事做盡的𡃁坤當然落得曝屍街頭的下場。但為什麼致命一槍是由路過的巡警發射,而不是由洪興自行執行家法?這點與吳宇森的電影不同,無論是《英雄本色》的狄龍還是《喋血雙雄》的李修賢,最後都僭越了法律,擅自處決了已經被捕的壞人。這說明在吳宇森的電影中,良心與正義是凌駕於法律以上的。而巡警「灣仔槍神」雖然是個諧角,但他的手槍是合法的武力。古惑仔不是無王管的,他們依然會受到法律的制裁。

當然二十多年前的電影早已與時代落伍,當時流行文化對警察還是有較高的期許。這個鋪排要是今天出現,只怕大家嗤之以鼻。在《古惑仔》系列裡面,長紅競標一幕堪稱經典。大飛投得供品毛澤東像後,說了句:「買咗佢之後呀就順利過渡九七,到時侯雙截棍都變兩粒一瓣我話畀你聽。」雙截棍應指社團的紅棍打手,而兩粒一瓣 ,則是高級督察的俗稱。所謂好嘅唔靈醜嘅靈,誰又預計得到,大飛隨意拋下的一句, 多年以後竟然一語成讖?King of the 臭口似乎不是烏鴉,而是大飛啊。

三.

六集《古惑仔》自然有其時代意義。由1996年拍到2000年,電影見證了近代香港最大的更迭,不過《古惑仔》從不忌諱觸及政治。《人在江湖》裡面,𡃁坤就以「惡過共產黨」揶揄反對洪興重選龍頭的大佬B。之後供品競標,大飛又投了個毛澤東像,圖個順利過渡九七的意頭。洪興盤踞銅鑼灣,面對東星屢屢進犯,兩者的關係,亦恰似原宗主國面對北方政權的攻防博弈。學究一點說,香港從來都是borrowed time, borrowed space,每一部八九十年代的電影,都可以解讀為對香港前景的憂慮。但像《古惑仔》一般嬉笑怒罵,屢次諷刺政權的,還是比較少見。及至言論空間萎縮的今日,此情更是早已不再,教人唏噓。(今年五月,連載了二十八年的漫畫也終於停刊。《古惑仔》正式成為歷史。近年漫畫一直緊貼時事,甚至將轟動的大事件畫進封面,這是後話。)

《古惑仔》去到後面,打鬥場面減少而文戲漸多。陳浩南上位後開始搞生意,簽合約,當然,這是為了掩護社團其他的勾當,蔣天生生前也是如此。但另一方面,這是否代表了地下社團的生存空間日益狹隘,開始要將社團合法化,融入見得光的制度?在《猛龍過江》,山雞在與陳浩南反目後,隻身前往台灣投靠三聯幫。三聯幫幫主雷功老奸巨猾,可是他明明已經權傾黑道,卻還要競選立委。山雞在旁一面懵然,雷功便解釋道:「半夜三更當你尿急的時候,就很需要一個夜壺。搞政治的人對黑社會的看法也是一樣。一旦天下太平呢,他覺得這個夜壺是又臭又髒,恨不得把它一腳踢開。我不能再當這個夜壺了。」當然,這裡電影是嘲諷台灣政壇當年的黑金政治,去到《勝者為王》,電影甚至未有再以金漆招牌《古惑仔》為名,似乎是想洗底。此故事即集中講述三聯幫面臨政府招安的困局。當中一段甚至cross cut雷復轟「登基」與陳水扁的就職典禮,影射政府與黑道同流合污,可說是十分大膽。(但起碼台灣讓你這樣拍呀。)

黑社會本來就是過橋抽板的那一塊板,只有進入地面上的秩序,才不至於被時代淘汰,甚至還可以水鬼升城隍,一朝得志。戲裡戲外,已經成為惠州政協的山雞鯉躍龍門,顯然受教。山雞為雷功助選站台的一幕,不得不教我想起,現實中也發生過十分類似的橋段。二十多年後,司徒華與杜葉錫恩當年的世紀選戰一早化作雲煙,未來的教科書不會提到,反而是《古惑仔》為我們紀錄了這段歷史。香港已變了天,政治再不侷限於廟堂,而是一直擴散到每個人的家門前:這樣似乎比當年的江湖還要凶險萬倍。真正的古惑仔不再年輕,已經變成了古惑佬,一個個中年發福,肥頭耷耳,可是歹心依然不死。再次重溫《古惑仔》,你又有否想起去年七月那個風雨飄搖的晚上?


(作者簡介:不務正業的法律/文學學生。現經營instagram專頁Cinema is my Plato's Cave,並定期發佈新舊影評。Instagram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