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2
    2021 年 6 月 25 日,《蘋果日報》停止出版後第一天,有市民到壹傳媒大樓外留下打氣字句致意。

    別了,我最愛的〈果籽〉

    這些記者朋友,他們變成如生活中的朋友,在我們身旁細說著各種香港的人事情味。我喜歡〈果籽〉喜歡到一個地步,有時會在公司以〈果籽〉汁撈午飯,它們也是晚上我疲累不堪時,呆望電腦放空腦袋的看片不二之選。我甚至會記住某些以特別角度報導的記者朋友的名字,例如王秋婷、林京賢等,都是我特別愛看其報導與特輯的記者。

    兩個星期前,一切還是好端端的;今日的我,卻連看新的〈果籽〉撈午飯的權利都被剝削掉。陪伴我的,只有我孤獨的飯盒、無處安身的電腦,和安靜的淚水。

    幸好〈果籽〉的好不僅只有我知道,很多人都喜歡,所以現在那些記者們也應該能覓得好地方繼續發掘生活資訊,在不同平台中發熱發亮。不過,《蘋果》永遠是《蘋果》,〈果籽〉永遠是〈果籽〉。因為唯獨是《蘋果》,才有充足的資源和自由度,去達成他們想做的採訪。

    只有在《蘋果》大樓中的他們,才是〈果籽〉。

    以前看〈果籽〉就只是開心看,看看生活的各種瑣碎又有趣的人事,為此一笑,又 click 去看下條片;現在看〈果籽〉二字,卻多了一份憂愁,無法回到以前那種單純的快樂。我現在在 YouTube search「〈果籽〉」,已經有好多片下架了,他們的好多心血都已消失得無影無蹤,真心問,有無人有 back up !你們捨得嗎?!我沒有想過你們的片都要下架!!

    他們最新拍的那條畢業片,我不敢看,我怕我又哭到不行。因為你們陪伴我的,實在太多了。

    謝謝你們,〈果籽〉組同仁。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