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劇透心理學

2020/8/2 — 13:26

Avengers: Endgame 劇照

Avengers: Endgame 劇照

【文:青米學會 Dead Rice Society】

爲何劇透可以令人晴天霹靂?爲何「結局」對我們如此重要,重要得可以推翻整個過程?

心理學出身、於2002年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Daniel Kahneman絕對可以堪稱「思考教父」;他的傑作《快思慢想》(Thinking, Fast and Slow)裡提及的很多研究都來自一些十分生活化的問題。有次他想到,「爲何人們看畢電影後,對電影的評價會被結局的好壞嚴重影響?」。相信你我都聽過身邊人說「個結局爛尾!」而令你對某齣電影卻步。或者你自己都可能經歷過,看畢電影/電視劇後結局未如人意,而令你對整套電影/劇集的觀感徹底改變。如果你跟青米一樣曾經追看過Game of Thrones,那最後一個season是不是令你痛徹心扉,恨不得那個所謂結局從沒有開始過,甚至覺得整套劇不值一追......

廣告

但細心想,這不是很沒理性嗎?你已經看過精彩絕倫的seaon 1-7了,從中所獲得娛樂帶不走,即使season 8結局再爛,你之前所投入的時間、所得的享受仍然存在呀,那爲甚麼最後的End Game,會對我們如此重要?

書中就用了Peak-end Rule來解釋這種認知偏差(Cognitive Bias)。Peak-end Rule是指人們對一件事物的記憶好與壞,主要取決於高峯或結束時的感覺。Kahneman進行了幾個實驗去證明Peak-end Rule的存在。其中一個是要求實驗參加者者將一隻手浸入14℃的水裡60秒。接下來,他們要求同一批參加者將另一隻手浸入同樣是14℃的水裡60秒,再把手浸入15℃的水裡30秒。最後,他們詢問參加者若要進行第三次實驗,他們會選擇

廣告

 1)手浸在14℃的水裡60秒,還是

 2)浸在14℃的水裡60秒、最後30秒水溫變15℃?

如果單用時間來推論,前者是受苦60秒的實驗,後者卻是受苦90秒,那理應人們會選擇前者吧?可是令人驚訝的是,大多數人竟傾向選擇後者,原因就在於人們會記得實驗過程中深刻的部分,也就是最後30秒水溫變15℃,手逐漸變得舒服的感覺。這種感覺,竟然也覆蓋了先前受的苦。

總括一句,根本就是溫水煮蛙的道理吧?

理解了這一點,我們應當可以理性作出選擇。不過談可容易,實行卻艱難。雖然「理解」與「改變」思考模式有如洪水般距離,但是沒了「理解」這一步,「改變」也並未必能夠開始。

面對朝令夕改的無良政府,政治壓迫、藉疫情打壓民生、還有如泉湧的種種惡法,我們更要好好理解腦袋裡的兩個系統 — 快思(直覺式思考)和慢想(邏輯式思考)。別被快思佔據,過度依賴直覺和情緒;End game再重要,也不及過程中支撐着你我的手和足。善用邏輯,不走捷徑,慢慢來可能才是最理智的事。

(作者自我簡介:來自香港,現居英國,熱衷於推廣精神健康的認知心理治療實習生。曾經以爲carpe diem就是道理,長大後覺得間中頹廢才是人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