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動蕩不定活著,凝視死亡一吻

2020/5/11 — 15:12

資料圖片,來源:Tam Wai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Tam Wai @ Unsplash

「醫生,磁力共振和電腦掃描看到應該黑的地方白了,我們可以那樣做?」我凝視著那所謂的黑與白。「我不知道,這太少見了。」醫生說不知道。對,他真的不知道。

然後,看著香城的夜景,他把酒喝盡。

這裡沒有磁力共振,沒有電腦掃描。A-B-NORMAL,她凝視著那所謂的黑與白,默默地繼續奉獻走到九龍城西九龍,手無寸鐵,無奈無力無言。

廣告

然後,凝視死亡的一吻,她把酒喝盡。

對。你和我一樣聽到太多「我和你同行」、「互相支持」、「好朋友我們來吃飯」還有「我想鼓勵一下你」。那時你以為真的可以同行了,放心地說自己的憂慮和傷心。

廣告

然後,他們又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只剩下你一個又一個的獨白,望着冰冷的文字。你說可能他們需要你的時候便會回來。我說如果是這樣,你也要幫助他們。因為這刻他們可能有自身的困難,還有消化不了你的憂慮和傷心。你問我這是替他們辯解嗎?我沒有說話,其實我也知道這可能是我能夠安慰自己的說法。那怕現實中只有你自己一個人獨自走在街道上,你要好好愛惜自己,不要像我一樣。

永遠活在回憶裏會失去的是生命。但是,我們沒有活著,我們不過是活在回憶裏的痛苦。也許不再去說從前,如果沒有就沒有如果。

別哭了。這裏,至少我還在。我理解你。很遺憾,我們在動蕩裏迷失了。誰會來救我們?請回答 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