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南島絮語(一)

2020/4/23 — 9:30

最近不知道為什麼寫不出跟電影相關的故事,或許是因為月初一口氣寫了許多投稿的文字,感覺就像把自己的童年都掏空了一樣,也或許像前一天晚上跟朋友聚會說了許多話那樣,隔天就不想再說話了(或許只有內向的人才明白)。每次想在這裡寫一點無關電影的東西,又覺得這樣有點離題,開始覺得自己有點作繭自縛,再說最近有看到幾個剛開始的專頁透過電影說故事,其中有一個更特意向我提出交友請求,我總有那麼一點不情願做別人也同樣做著的事。

最近重拾了底片相機,多拍了一點生活照片,也偶爾有一點生活感悟,還是任性地想在這裡跟大家分享,所以在寫不出電影的這段時間寫一下這個《南島絮語》系列,搭配自己拍的照片(底片也是 film 啊,自說自話),希望大家會覺得有趣。

今天跟大家分享身邊一位認識的人的故事,她所住的屋苑有為住客派發免費口罩。因此她每天上班前都會拿一個,有時候每次會多拿幾個。她不以為然,說她當然可以拿啊,因為她交了許多管理費,直到最近有一天,她被管理員發現手中拿著一疊口罩,從此管理員每天都牢牢盯著口罩,確保每個人都沒有多拿,她再也拿不到額外的口罩了,儘管她依然有交管理費。

廣告

前幾天家裡多了好幾隻黑螞蟻,我觀察了牠們一陣子,看到牠們都從牆上的一個小洞進進出出,我把洞堵住,似乎牠們也真的沒再來了。正當我沾沾自喜的時候,昨天家裡飛來了一隻不速之客,一隻會飛的而且也不小的蟑螂,雖然驚慌失措但我們還是要硬著頭皮處理啊,跟牠搏鬥了一陣子,牠似乎死在一條我們看不見的縫隙裡,我們安裝了一面大大的擋蚊子的紗網,卻竟然連這麼大隻的蟑螂也擋不到,看來我們又要想辦法堵住那個缺口了。

大概我們都一樣吧,發現問題後就把其堵住,就像管理員盯著口罩,就像我們堵住蟲子一樣,但其實不一樣啊,因為蟲子真的沒有交管理費(誤)。

廣告

剛剛看新聞,說有些餐廳最近為了支持醫務人員,推出他們專屬的優惠,比如半價等等,有一位政府的行政主任(我以前的職位)到了一家酒店(飯店)用餐,然後說他自己也應該可以享受半價優惠,因為他服務的是懲教署的醫療部門,聽說懲教署正在跟進當中是否有不誠實的行為。套用以上的邏輯,如果他真的有意瞞騙那就更不該了,因為他不但沒有交管理費給酒店,花的是納稅人的錢,而且更在消費醫護人員的光環。

佛家會說,有這些紛爭,是因為有那種要分彼此的想法,那種為一切下定義的想法,就像「口罩是我的所以你不能多拿」、「管理費是我交的我當然可以拿啊」、「你不是醫護人員所以不能享有優惠」等等,沒完沒了。一行禪師說,要想像自己是左手,世間的萬事萬物都是右手,而左手不會討厭右手。

的確是很妙的想法,我正在努力學會包容,並且理解這世界其實並沒有覺得的定義,但如此貪心地拿口罩想來想去還是有點不對,冒認醫務人員也一樣,再說,恕我道行太淺,把蟑螂視作自己的右手真的一點都做不到啊!

照片是之前拍的,家中陽台外的風景,那天來了一隻蟬,聽說橙皮可以驅蟲,我們用橙皮築了一道圍欄,還幫蟬拍照,牠真的沒有進來喔。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