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來源:Pop & Zebra on Unsplash

去與留之間

吐露港的海景,其實是個分手的好地方。

「如果你真的要走,我會支持你。」她一邊攪動著早已半涼的咖啡,一邊望著吐露港的黃昏,幽幽的說:「因為這是一條你必須自己經歷的路。」

男子沒有作聲。

為了移民與否的問題,他們早已吵鬧過十數次。但無奈地,去與留,並沒有妥協的中間點。

這邊廂的他,實在不想留在一個慢慢逝去的城市,年少氣盛,寧可出國闖一番事業;另一邊廂的她,三十歲前早已旅居過紐倫港,為了事業和家人,執意回港生根。

她其實很明白他,只有獨自經歷過另一個國度文化,才會真正明白自己適合哪裡的土壤,自己的人生追求。

話已言盡。她微笑著,奮力隱藏著心裡的刺痛。

好多香港人飄洋過海,或許本來連英國都未踏足過,只望在新地方謀個新開始。新地方的陌生感不容易熬:每晚打開新聞,看看倫敦市長競選、梅根大鬧皇室、哪個明星跟誰搭上、附近小區重新規劃……對於一個新來的港人,總有種局外人事不關己的疏落感。

但其實更難的,是年復一年,回望那片曾經為家的故土,變得越來越陌生。

是的,你很感激那些還會時時保持噓寒問暖的知己。但最難受的,是偶爾看看臉書上朋友的新近況、去新開張的餐廳但不能參與,新電視台火紅的新明星你不認識,哪條新法例現在可以肆意審查電影,哪份讀了很多年的報紙一夜被滅,還有你年年參與的集會今天首次棄辦……那個城市,還有那個背後象徵的身份,好像越來越陌生。

長期旅居國外,很容易養出一種 expatriate 的孤獨:習慣了自身居無定所、朋友散聚無常的生活,漸漸不知哪裡是家。

最後,有些人經歷過很多年努力融入新地方,有些人不想放棄故土而選擇回流生根。

川霽浮煙斂,山明落照移。入夜後的吐露港沒什麼車,大海另一端的隱隱青山和微黃燈火,顯得格外孤寂。

下山離開的路上,男子終於開口:「我需要一些空間,想清楚我想要什麼。」

他的眼睛,由始至終都沒有直視過她。

「我會等你的。」她心裡其實早已經知道了他的答案。「下車之後,能不能借我七秒鐘?」

車裡寂靜的空氣很折磨人,但她多麼想這段路再遠一些,再長一些。

十分鐘後,他停下車。她下車走到他的身前,緊緊的抱著他。

你知不知道
失去一個人的滋味
就像喝了一杯冰冷的水
然後用很長 很長的時間
一顆一顆
流成熱淚

七秒鐘的擁抱,最後一個輕吻,把七年的愛,一拼還了給他。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