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去骨的燒鵝

2019/12/4 — 12:17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小時候,不知道燒鵝是何味。媽媽說,和燒鴨差不多。

其實,也不太了解燒鴨,因為,肉很奢侈。

在貧窮的家庭,長大,是困難而簡單的事。

廣告

例如,媽媽會買一蚊蔥,切碎炒豉油,然後伴著白飯。一蚊去街市,買一家的晚餐。

淘大商場有一間 KFC。小學某個聖誕,我哭著說,想吃炸雞,想飲汽水。

廣告

於是媽媽拖著我,買了一個餐,我吃著雞,媽媽看著我。

雞快吃完了,她嚷道,不許吃清光。

媽媽說,炸雞的側旁,是最美味的。

於是,我吃了肉,媽媽吃了皮。我喝了可樂,媽媽在看書。

我問,妳不餓嗎?
她說,不想排隊。

一直以為,媽媽喜歡炸雞腿的皮。如像,她喜歡魚骨,還有燒味的骨。

然後,才發現,她最喜歡我。

工作五年,仕途算順利。年年換卡片,開始獨居,時時工幹。

吃飯機會不多,通常都要聽我跟客戶講電話,然後埋頭覆短訊。

她看佛經,在那些與她無關的對話,我總是在剝骨。

把骨挑乾淨,只留下肉。她端著白飯,等我為她上碟。

籌款講座很忙,近期會議一堆。買了燒鵝,但有約,無法一起吃了。

孩子不乖,成績又差。近期有點任性,接近沒有畀家用。

陪她吃飯都做不到,所以,只好在美食廣場,慢慢挑走燒鵝的骨。

我長大了,不知有否成才。但願,骨肉之間,她有我,也有好日子。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