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日本最後的秘境」之稱西表島(作者攝)

名副其實的文化遺產

「你去過咁多地方,邊個最靚?」不少朋友愛問我這問題。社會講求排名,旅遊景點也要分先後。如何評價好景點?不少人留意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發的「世界文化遺產」(世遺),漂亮的名字,近年成為吸引遊客好方法。近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佈新一輪世遺,包括日本沖繩的西表島和中國的泉州海洋商貿中心入榜,但同時利物浦被除名,引發熱烈討論。

有「日本最後的秘境」之稱西表島(作者攝)
有「日本最後的秘境」之稱西表島,紅樹林聞名於世(作者攝)

我自問去過不少世界文化遺產,起碼有四十至五十多個,但不少中伏。世遺重視歷史或生態價值,遊客匆匆而過,難得其趣。筆者曾慕其名探訪世遺的江西三清山,不外如是,不及西貢之海岸群山,更與另一世遺黃山之秀有天淵之別。

世遺的提醒

與其用世遺吸引遊客,倒不與藉此提醒過度的文明發展。今年利物浦市因為於海濱興築足球場館,破壞百年海港風貌,痛失世遺之譽,全英轟動。而澳洲大堡礁因為過度觀光和全球溫化,險被列入「瀕危名單」,更引發中澳外交風波。

我們想起「古遺」可能立時想起萬里長城、埃及金字塔,但近年世遺將目光,轉至近代的建築,記錄工業化的發展。反映時代不只是歷史悠久,明治工業遺址建於上世紀初,反映日本經濟進步而入選世遺。就如香港常見現代主義建築中,也有著名建築師勒.柯比意作品,建於 1960 年的馬賽公寓被列世遺。

早前活化皇都戲院的發展商亦提出申請世遺,香港能否香港有不少世界級運動員,但能否有世遺呢?

皇都戲院天台「飛拱」混凝土桁架(新世界發展提供圖片)

世遺的意義

城市擁有世遺有何好處?現代城市需要評分,其中比較城市的文化,部份就以世界文化遺產作為標準。香港的競爭對手新加坡,開埠歷史和香港相若,近年努力爭取世界認同,積極申請世遺,上年底,他們的小販文化,入選聯合國的「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地位如世遺相近,被傳媒稱呼為取得「世界名片」。

各位沒有看錯,小販市集,為何香港有的東西,最後變成新加坡的世界文化遺產呢?當然要數對方政府是比較專業和用心,希望用文化吸引遊客,香港相反香港的小販市集,只交給食物環境衛生署,一個管理環境衛生為主的部門,沒有文化面向,相近的東西,香港就被比下去。

香港也有不少引而為傲的文化遺產,戰後香港的電影蓬勃,被譽為東方荷里活,影響世界的流行文化,而當中的建築物不單止是一座皇都戲院,亦包括邵氏片場。雖然皇都留下來,但是邵氏片場,大部份建築將重建成豪宅,跟保育沾不上邊。本地不是沒有文化,問題怎樣去講述遺產呢?推動歷史文化和古蹟,不只是當蝕本生意,亦是將地方的經濟多元化的一種手段。

取得世遺背後是決心問題,我們有不少成功的經驗我供我們參考,如鄰近的廣州、福州也有進入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的歷史建築群。

識於微時的世遺

「邊個最靚?」答案很主觀,旅行重要是經歷,人與事,往往比風景更吸引。我最高興,見證景點由不為人知,變成世界級。今次泉州和西表島,筆者早於世遺認証前已遊歷,回想當日遊客稀少,可能這景象難復再見。破壞旅遊景點,最容易一定是遊客,像威尼斯,因為遊客激增,曾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警告除名。

與其找世遺,不如尋找自己獨有旅遊經歷。近日,《時代雜誌》選出一百個城市,講述各城疫情前後的新發展,世界沒有停下來,期待旅遊再臨。

秘魯馬丘比丘,名副其實的世遺(作者攝)

 

( 原刊於未有出版的《教協報》719 期 )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