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后翼棄兵》: 或許我們都不是被選中的小孩

2020/11/5 — 10:27

《后翼棄兵》(The Queen’s Gambit) 劇照

《后翼棄兵》(The Queen’s Gambit) 劇照

我小時候很喜歡玩捉迷藏。作為朋友間跑步最快的一人,捉迷藏為我帶來勝利的喜悅。年紀漸長,我開始在田徑場上找尋相同的感覺。小學田徑隊每天早上七點操練,我從不缺席,即使曾因訓練過量而把早餐吐出來。每當在學校運動會奪金的一刻,所有辛勞彷彿都值得。

我首次落敗是在九龍區校際比賽。六十米的距離,十秒也不到的時間,我和前面的選手竟是那般遙遠。越過終點的一刻,我第一次體會到,原來世間有些事是我出盡全力也達成不到。

每個人一生都會有這種感覺。勝出那次競賽的選手可能會在全港選拔賽中鎩羽而歸。香港冠軍或者在亞洲區比賽中只獲得第五名。亞洲最快一人連奧運決賽亦打不進。奧運短跑只有一個冠軍,而他面前還有保特和那九點五八秒的極限。

廣告

在《后翼棄兵》中,沉迷象棋的雜工被九歲的女主角輕鬆打敗。肯塔基州冠軍不可一世,面對女主角這種真正的天才亦只能疾呼: 我跟不上你的節奏。童年的動漫令我們以為自己是被選中的小孩,但更有可能的是我們只算別人故事的NPC。我們看劇時為女主角打氣,同時也在慶祝我們這些凡人的落敗。

即使天資聰敏如女主角,亦不代表一生會一帆風順。童年被拋棄的回憶令她沉迷酒精和藥物。其現實世界原型,世界國際象棋冠軍鮑比•費雪晚年也受妄想症困擾。鮑比•費雪曾在一場棋局中有名地放棄皇后以取勝。得天獨厚的天才也必須捨棄其他興趣,窮一生精力鑽研單一範疇才可成為宗師。但長江後浪推前浪,張三豐打不過張無忌。劇中蘇聯世界冠軍概括於一句: 任何人也不是我的對手,除了時間。

廣告

佛家指人一生不斷受苦是因為我們有達成不到的渴求。人人都渴望獲勝,但命運總令我們有落敗的一天。《老人與海》中,老伯在大海與巨型槍魚搏鬥三日, 遍體鱗傷始成功,漁獲卻在回程時被鯊魚全部吞食,他最終一無所穫回家休息,準備明天一早再出發。我們的生命旅途何嘗不是如此?我們除此之外又別無選擇,因為另一個選項是和海明威一般,在一個冬天的清晨,把散彈槍的雙管放進口,試圖用子彈來達致涅槃。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