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告別.再見

2020/11/13 — 16:44

作者攝

作者攝

去年今日,我在中大,吃了一盒腸仔火腿飯,連盒附送的那包李錦記豉油包,令它像極了中大的出品,也就是我吃了好幾年的「頹飯」。還記得那時候,我跟身邊人說,「中大不只有頹飯呀,有其他東西的,下次吧,下次若然我們再回來,我帶你去飲紅豆冰。」

一年後的今天,我又回來了,為的是看一個用血淚填滿的展覽,也是為了紅豆冰,以及我記憶中那螢光飯和老火湯。

作為一個崇基人,卻時常「勾結外國勢力」,走到山上的 NA can,無他,因為它是離我宿舍較近的飯堂,加上好些重要的課、重要的人都是圍繞著這飯堂發生、出沒,也就似乎有了要經常光顧的理由;考試時期送的湯,也令愛喝湯的我為它瘋狂加分。也許是這個緣故,得知 NA can 快將成為歷史時,很難不為此錯愕、惋惜,之後,我把那新聞傳給一位亦師亦友的中大人,連帶一句「想不到連 NA can 都會成為歷史」,接連講起以前和她在 NA can 吃厚蛋治的事,然後她一句,「都成歷史了」,一句話,把我的思緒炸開了。

廣告

是的,我印象中的一切都成歷史了,今日見證的是 NA can 成為歷史,而去年見證的,是那歲月靜好的中大成為歷史。

展覽看罷,湯喝完,要下山了,要告別那個可以令大學生走堂、踢著拖鞋去飲紅豆冰的 NA can,告別那個可以讓大學生輕輕鬆鬆去拍拖、上莊的中大。NA can、紅豆冰,還有中大,都一去不回來了;但我想,遙遠的前方一定有其他值得期待的事 — 假如我們願意一直堅持、相信的話。

廣告

亂流之下,願你平安。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