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周杰倫,二十年前

2020/11/8 — 16:12

周杰倫出道二十年那天,我們酒吧辦了個回顧小會。

不是大會,是小會,不過是將平日流淌的 Playlist 換成周杰倫而已。其實說「周杰倫」,也不過是放 2000 年的 Jay 和 2004 年《范特西》兩張專輯。《星晴》、《黑色幽默》、《伊斯坦堡》、《簡單愛》,還有《安靜》。後來那些,老實說我是愈新愈不熟。唱片買到最後是 2004 年的《七里香》。也許是因為我漸漸成長導致口味轉向,又或者是周董成長導致口味轉向,總之人都是要成長的,不斷認識新的人和事的同時,漸漸忘記舊的人和事,然後口味轉向,你變成一個新的你。Twins 也不可能再唱甚麼《明愛暗戀補習社》了吧,都幾十歲人,還補習。

只是往日那個自己不會隨時間消逝。他只是沉積在那裡,如石塊丟入湖水。然後某夜,當你在月下獨酌,默然聽他唱那些少年時代的舊歌,你便想,喔喔,對啊。《開不了口》。確實是曾經有過這樣的事,很多年前了。

廣告

就是開不了口 讓她知道
我一定會呵護著妳 也逗妳笑
妳對我有多重要
我後悔沒 讓妳知道
安靜的聽妳撒嬌
看妳睡著 一直到老

就是開不了口 讓她知道
就是那麼簡單幾句 我辦不到
整顆心懸在半空
我只能夠 遠遠看著
這些我都做得到
但那個人已經不是我

你知道這首歌我最喜歡哪個細節嗎,是歌末那三秒的飛機聲。大概很多人都會覺得莫名奇妙吧。樂評人聽了要打我屁股﹕談論一首歌,竟不是談歌曲,不是談歌詞,而是談飛機聲。可就是這麼回事。儘管冒犯,可我覺得其實人喜歡一首歌、一篇文章,或者一個人,大多時候都是這樣的。真正能夠在人心裡面捲起龍卷風的,往往是誰不在乎、誰都不了解的細節。

廣告

這是我的《開不了口》﹕曾經有個女孩對我很好但我覺得理所當然,後來她去了澳洲,回來時牽著她的男友。青澀的年華。湖裡面的石頭。嘛,畢竟是二十年前的事,我就是這樣喜歡上周杰倫的。

為甚麼要辦周杰倫回顧小會。因為我還會輕微幻想,那夜她會推門進來,說聲「你好」。還是那個她,會毫不客氣地喊我全名的她。

當然不可能有這樣的事。專輯的名字早已寫了,不是嗎,范特西嘛。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