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和好

2018/8/15 — 11:54

資料圖片:Zack Silver , Unsplash

資料圖片:Zack Silver , Unsplash

聽說嬰兒出生未能言語,還沒真正懂得和世界聯繫時,身旁會有位小精靈伴著。小孩子一天到晚百無聊賴,除了被逗玩,他自會時刻定神跟小精靈說笑跟他玩,大串奇妙有序的嬰兒話,咔咔咔興奮狂笑,又有時忽爾失聲嚎哭。然後約三歲,也會伴隨長大的小精靈開始躲藏不知去向,而且沒有人知道,小精靈一直下去後會長成怎樣的品性。就像我們大部分人,愈長大愈流失與生俱來的純㓗良善。我們和小精靈,一直在互動成長著!他將成為甚麼,我們要負部分責任。

我們愈懂事,愈發現我們身旁再出現的,大多是頭惡鬼。他非常洞悉我們的喜怒強弱,也不再跟我們友善,不常來也沒有離去,只喜歡出奇不意,把你拉往暗黑角落,在夢𥚃也在現實𥚃,在只有你獨個兒虛怯懦弱時,向你展露獠牙,使利爪把你抓個皮破血流,或朝你臉龐吐噴污穢唾液,或只是湊近你耳旁,說大量讓你難堪苦惱的言語,要把你的光明和熱能淹沒,把頂頭的彩虹化為喑淡,也要把你天上的星星採摘下來。

鬼有時潛藏在內心,有時來自現實許多人和事。不知道為什麼,這些人物,總會跟你在生命軌跡迎頭碰上,有時只是縱橫交錯的一個點,有時卻會跟你結伴同行至大半個人生。這些外來異客,可以是親朋摯友,也可以是原定陪伴你終生的愛侶。所以喬布斯臨終前夕,仍會對女兒說嗅到她身上有陣廁所氣味,如果她非常非常在乎,這足以成為終生無法療癒的創傷,可以傷心欲絕,可以令鬱結爆發,讓心內惡靈再惡,想要自我了結是尋常。對了,至愛親朋尚且會施展毒舌,最愛的人也可離你而去,更何況世上成千上萬非親非故跟你競逐資源的人。你確實無法輕易封堵別人的口挽回別人的心。

廣告

情緒病到今天已是重點關注話題,這社會十個人有七個都在鬱結,七個中又有三個確診。抑鬱較普遍,躁鬱幾乎是陳奕迅自認患上大家才初相識,特徵是除了情緒低落,也會失控興奮。當終於炸彈爆炸,我們會走出來呼籲更多的愛。我在想,幾多的愛才夠治病。身邊愛她的人不會少,也應該不會有太多人向她說「堅強些、再堅強些」、「別以為自己好慘,非洲好多人慘過你」這些煩厭話。那些「我在,我隨時都在。」等所謂高質慰問語她亦應該聽過百遍千遍。事實上當噓寒問暖也被設定為幾種樣板答案,無論版本再新都只會是陳腔濫調。

有朋友站在身旁好重要,在神智紊亂時,要找對一個自己完全無懼把靈魂交出來的人,然後閉上眼躺在他雙臂,聽他唱禪、誦金剛經,或訴說耶穌受難故事。然後盡快回過神來,也別倚賴,因為除非他是你,膊頭才可永遠堅壯與你常在,任何其他人也會鬆懈或不辭而別。有幾多人開導勸勉,有幾多人無條件愛你也好,最終也只有靠你自己一對手,去解除心𥚃那個結。過程中可稍借助別人的陽光普照,不介懷呈現脆弱,也不急著表現勇敢,先好好站得穩妥。

廣告

好好跟自己相處,好好重新練習呼吸,好好安定心神,那道氣在體內會安撫五臓六腑,把沒精神的都提起勁來。情緒病其實是確實身體有病,分一個自己去跟五臟六腑傾談,看看這些體內的小孩有沒有互相打結,脾臟有沒有在欺負腎臟。最好別長期倚靠藥物,正如皮膚病幾乎不可能憑潤膚膏或類固醇治癒,吃久了一下子想停下來,反彈會厲害。可看看安藤忠雄,六十來歲先後兩次患癌,陸續切除了五個臓器,十年來憑藉不斷走路不斷吸氧來保持良好精神狀態。必須站起來動身走走,才有機會離開困境,才有機會讓自己溫暖和理性的種子發芽,努力積累自身的光和暖。再來跟內心那頭惡靈重新傾談,別跟他角力,也沒需要逃避,就像兒時那樣和好如初。

始終牛角尖都是自己愈鑽愈尖,或許有別人推波助瀾,但最終那個尖的狹窄度,只會容得下一個人。你必須自己一步步從後褪走出來,釋放些微空間,伸展雙手,才可以接受到別人援手。而且那援手,總不是永遠。要放下我執很難。「我」就是自己所思所想形成。奇妙在要愛自己,也要放輕自己,才能看輕自己所有陰暗。愛一個人,捉得太緊捏得太牢固,愛人總容易從指縫溜走。愛自己都一樣,愛自己太投入就是沉溺,會把肌肉練得好硬,把鼻子弄得太高,面頰骨削得過份薄。一定要知道,本來面圓圓的你也非常可愛!

真有餘力,去洞悉別人的痛苦,去體察整個地球也在生病,至少你從來不是孤單一人。對別人慈悲,才最終對自己慈悲。只能說,世上還有愛你的人,為了他們壯大自己吧,為了他們努力不去走那步吧。如果要努力都努力過,我們也該明白,世上的確存在比死亡更難受的境況。這抉擇不需要遣責或榮耀化,畢竟生存並不是至高無上,曾經奮勇掙扎過才是。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