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算命律師》

唯有先肯定生命價值 ──《911 算命律師》

“Grief isn’t a straight line.”。看過《911算命律師》後,腦海浮現了這句話。

「9.11」恐怖襲擊事件20周年之際,《911算命律師》(“Worth”)正式上映。

電影改編自解決爭議賠償案的美國著名律師堅尼斯范伯格(Kenneth Feinberg)的回憶錄《What Is Life Worth》,以災後索償引發經濟危機為主軸,藉此探討生命何價。這宗影響人類深遠無比之一的恐怖襲擊事件,每一次重看遇襲畫面,聽著生還者講述經過,災難如在眼前發生;想到大廈內數以千計的人,像你我如常在辦公室準備開始一天工作。

《911 算命律師》(“Worth”)

毫無防備,整架飛機撞擊大廈,還沒來得及思考,來不及逃生,性命就在一瞬被輾碎,消散在倒塌瓦礫中。整片煙海塵埃滿滿,人間煉獄裏卻處處是曾經擁有的生活跡象。生命中重要的人遭遇不幸,然而等待消息煎熬,也有許久都沒有等到遺體消息的時候⋯⋯驚恐與徬徨無助的眼淚,在災難之中失去依靠,切身的痛楚使心靈破碎。

人本來就是感情動物,經歷也使人不難想像災難帶來的苦痛。如要撫平龐大的精神創傷,只能走過漫長曲折的路,實在無法寫出計劃按步就班,那麼生命也就不可能被硬生生套入程序與法律制度,在一組數字裏被定義價值。欣賞《911算命律師》,因為電影以層層遞進的方式展現人性矛盾,同時道出同理心的可貴之處。其實故事裏並沒有一個真正可恨的角色,也沒有必要非黑即白一面倒說理批判。矛盾沿於角度不同,彼此論點也有合理的地方,只差一個合適的方法分清主次,揉合處理。由Michael Keaton飾演的「9/11受害者賠償基金」特別主事官Ken,幾次與法律團隊、受害者或家屬對話溝通,使他慢慢領悟,開始調整切入方向,思考如何靠近真正服務的對象,深入了解世貿恐襲對受害者和家屬的影響。法律制度維持社會秩序,說到底只是為人服務的工具;所謂法理,必須包含人性。以人為出發點,才能保障市民權利,整個賠償基金才有存在意義。災難已經夠殘酷,崩潰面前,一堆數字只是另一個難題。那一刻,人民最需要扶持。以同理心尊重受害人的生命,讓他們的悲傷適度得到抒解,這不僅是整個協商過程的重點,也使整個生命價值先得以肯定。事實上,單憑任何硬件配套也無法令一個人真正從悲傷裏釋懷,唯有先以人性對待人命才可以。

或許最完美計算生命價值的公式,就是先置己於他人立場,好好聆聽。唯有先肯定了生命價值,公義才能在法律下真正彰顯。當你看到一個嬰兒誕生,你會莫名感動。因為你知道,他的哭泣是為了呼吸他在世上的第一口氣。生命墜落,活過的痕跡卻依然留在仍然活著的人身上。聲線在腦海中迴盪,最後一面的情景不斷重播⋯⋯只有給予耐性慢慢走入有經歷的生命,縱使迂迴,卻是一條最可取的道路。當你開始感受人群的生活跡象,每個生命的脈搏在你面前猛烈跳動,你便會明暸,要明白其價值,必須以對應的生命來親自體會。安撫人心,還需靠人心。

《911 算命律師》(“Worth”)

電影預告:

作者網誌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