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20/11/15 - 13:02

唯有靈魂,不可以模仿 — 評論 Queen’s Gambit 的評論

《后翼棄兵》(The Queen’s Gambit)劇照

《后翼棄兵》(The Queen’s Gambit)劇照

任何人皆有可能達到Carlsen 的水平,但沒有人能達到Fischer和Kasparov的水平。因為後兩位有着他們各自時代背景的精神,其歷史意義不會再有人能出其右能望其背。
有很多人在不同的媒體之上寫了關於Queen’s Gambit的評論,我只想針對那些評論總結一下作出評論。

Queen’s Gambit如果要很技術的說,其實並不是Gambit。Gambit從字面上來說可以解作棄兵,但是Queen’s Gambit是一種假棄兵,你只要走就可以把士兵吃回,這是一種強制下法,黑方接受棄子之後,白方可以強制取回。

Spanish Marshall的確是棄兵,Evans Gambit也是棄兵的一種,Danish這些開局送了棋子給別人之後真的吃不回來,換取的是更大的空間和主動權。但是Centre Counter,后翼棄兵並不是真的放棄(e3),這點要搞清楚。

廣告

第二是任何國際象棋的主角,都只可以是Bobby Fischer的形象。很多人說他有精神病,但是不要忘記他當時憑一己之力,完全擊潰了整個蘇聯的國際象棋體系,他確信自己當上了世界冠軍之後的確會被蘇聯特務謀殺。再者,他一向不覺得自己是國際象棋的天才,他認為君子不器,自己只是剛好碰上了國際象棋,於是才在這方面有所成就,值得一題的是他有其他不少喜好如彈珠機也是高手。

因為他是那麼厲害的一個風雲人物,整個國際象棋手的待遇和水平也是因着他才有所提高。他把錢都花在名貴的西裝和皮鞋身上,他的專業形象和要求帶動了人們關注國際象棋的風氣。這是因為1959年他參加比賽時,穿着一雙左右腳不同的Converse比賽,外加一件大毛衣,那時的Tournament Director說這樣不會受人尊重,他才開始注意自己的形象。至於性愛,他有一次出去比賽找性工作者,比賽表現一落千丈,朋友Larry Evans問他是不是破處了,他點點頭說自己以後也不會在比賽的途中再碰女人。

第三是車輪戰,你會以為一個人同事能下二十多盤棋很厲害,但是其實當中沒有任何秘密。不同的開局有不同的名字,你可以把它當成是故事的情節的開頭,而不同的故事開頭就算有變化,中間的情節和結局其實也會因應着不同的開局而大致差不多。

倪匡曾經對自己的妹妹亦舒提出疑問,說不明白為什麼同樣類型的愛情題材居然可以寫幾十本幾百本小說。例如父母傷亡雙目失明,一開始的開局這麼差,中間一定是遇上奇人練成絕世奇功。反之,出生於大富大貴家庭,人物需要轉折,中段的可能就是誤入歧途賣友求榮的洋行。你只要控制好自己一開始的幾步棋,之後中間的就算有很多變化,其實也總會集中兩三個類型,所以你只要把細節搞清楚,將那常見的步伐都塞進去就差不多了,根本不用每一盤棋也從頭下起。

第四是強制性着法,強制性着法只有兩種就是將軍和吃棋。很多人下棋下了很久也沒有進步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們的想法不面對現實,和現實的條件不符合。你走進廚房也會先看刀和火在哪裏,你走在路上也會看石頭和行動在哪裏,但是你下棋卻不看一下有什麼棋能將軍和吃掉對方。他們只沉醉於自己的想像,而缺乏實際方向。先看那一些對方沒有多少選擇的步法,能讓我們正視現實,能讓我們以較少的資源獲得一個比較確定的結論,決定是不是繼續投入資源考慮這一個方便,還是從根本性上要考慮第二個方向。

要適當的引導自己思考,語文的能力要強,觀察的能力要強,思考反而是次要。快思慢想,棋子都距離對方那麼遠的時候,局勢依循正規進行,當棋子貼近對方的時候,要從突破思考角度。這所謂奇正不勝窮,孫子兵法。Tactics is to do something when there is something to do, strategy is to do something when there’s nothing to do。好的步,會遵照愛因斯坦的能量守恆定律;不好的,打破能量守恆定律。

第五是腦海裏的思考,記得有一位大師說過矇眼棋就像光投影在菲林上,棋子移動是光會消失在菲林之上而出現在另一格上,呈現一種半透明的形象。以光和影來反映腦海裏的思考,是貼切的比喻。

第六是分析,我們通常都需要和其他人進行,自己時候分析棋局作用不會很大。記得當初自己下國際象棋的原因是因為辯論有裁判,裁判都有自己的立場和理解辯題的取向,不少情況之下其實他們是希望看辯論員能否以評判他們自己的理解去演繹題目,而少數是真的讓辯論員臨場說服。自己的理解有局限,就算自己再思考多100遍也是從自己的角度看問題。如果說要建立一種只有討論沒有辯論的風氣,國際象棋其實更可以做得到這一點。

愛情生於主觀,成於客觀,毁於主客衝突。國際象棋有所謂兩個人的主觀所建立的客觀,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國際象棋比辯論更能承認這一種主觀所建立的客觀的存在和對錯。

戲劇之中女主角經常自己思考,但是外國一般都是和其他人一起去分析大家比賽時的方向,就算是Bobby Fischer也是。1970年Herceg Novi Blitz 根據自己本人所說,Ruy Lopez Schlimann的開局就是他和其他朋友一起準備。他自己本身的俄羅斯文是自學,沒有去過正式的學校。

第七是封局,基本上已經有超級電腦分析出當棋子只餘下五隻或六隻的時候(雙方任何棋子加起來有五隻或者六隻,所有的可能性和所有的勝利方法。現任世界冠軍殘局出名厲害,得力於他的基本技術強。電腦強,所以要取消封局,但是因為取消了這一個設定,現時的棋手都不如老一輩的基本功紮實和深厚。所以只有跟着殘局嘅遊戲規則玩,沒有說一定要攻擊非常之厲害才值得贏到遊戲。對上一次世界冠軍錦標賽的爭議,我自己認為是一個玩笑。Botvinnik-Bronstein1951, Petrosian-Spassky 1966也不見其他人有批評,Petrosian也說了,特級大師不是格鬥大師。贏就是贏,沒有花式分數。Carlsen的開局不是他最強的因素,中後段的發揮才是他最致命的地方,沒有人說過世界冠軍要所有地方都強。

第八是地方,其實除了劇中的酒店之外,外國其實有很多的不同比賽都是在體育館或者咖啡廳舉行比賽。荷蘭的Tata Steel Wijk aan Zee 就是在體育館舉行,而為了推廣國際象棋他們還會在荷蘭的其他地方例如海牙,鹿特丹,格羅寧根的大學,美術館舉行比賽。因為國際象棋的文化普及,不一定是需要在酒店才能舉行。在香港大部份都是學校和體育館,其實不過是容易管理和規範。我覺得比起這一樣,更讓我心動的是重溫六七十年代的時候那一個時代的各種文化細節和形象。喜歡下棋的人都喜歡六七十年代,那是高手雲集時代政治和歷史背景最強的時代。

第九,看書不是越多越好,如果懂得選擇書本,然後有系統的訓練,要看的不出15到20本即可成為高手。後現代世界資訊太多,關鍵在於選擇,和有系統合理的訓練,雜音太多更加需要清靜。有很多人捉了一輩子的棋也沒有進步,技術高低很看使用的方法是否正確,而和花費的時間精力無關。
人的失敗和憤怒,一如王小波所說,最大的根源是對自己無能的憤怒。沒有其他。

第十,Borgov更像卡爾波夫,他們的那一場正正是沒有比賽的那一場,1975。他的作風和意識形態其實更像當時的時代精神。蘇聯之棋手出眾是因為有系統有制度有資助,但是美國最主要是因為Fischer和Reshevsky兩人不和,其實和個人主義沒有太大關係。

第十一,10隻手指有長短,很多有天份的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問題,他們需要不斷的刺激才能保持清醒。有一小部份我接觸到的學生,多多少少也會有不同程度的情緒和行為問題。剛剛好有趣的是下棋並不是一種激烈的情緒,要的反而是一種平靜地興奮和放鬆的心情。CS Lewis, Love is not a violent emotion, but to hope for a persons well-being as long as it is reasonably obtainable.有點相似。

最後,有很多人認為自己的成就只建立於他國際象棋上智力的驕傲和自尊,但是個人勝負和成就實在是遠遠不如可以利用這一種活動,真正的改善社會風氣和平等。Morozevich “if Chess makes you happy and improve yourself, then play on and do not listen to others, but if you feel stressed in life, if you want to prove something, then maybe Chess is not the best game for you.” 

國際象棋只是國際象棋,劇集只是劇集,和現實生活中的一切美好的事物比較,都可以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