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善惡報應問題

2020/10/14 — 12:08

圖片來源;Stefan Keller, Pixabay, https://bit.ly/3lKO1oh

圖片來源;Stefan Keller, Pixabay, https://bit.ly/3lKO1oh

我最近的一篇文章,〈《新聞守護者》裡所包含的依權腐生與隱含的仗義橫死〉,的最後一段略提到「善惡報應」的問題。由於有讀者對此作出回應,並且相關觀念似乎是不少人的重要思維組件,所以本文嘗試初步分析之。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你相信嗎?我自己的立場並非斷然的否定,而只是認為很值得懷疑,需要小心思辨求證。要信的大問題是:除非你是相當心靈封閉的人,否則不難發現不少(最低限度是表面上的)反例,即「善無善報,惡無惡報」,甚至乎是「善有惡報,惡有善報」的例子 — 使人想起那「無天理」的慨嘆!

當面對有力反例的時候,堅持要信的人便要提出辯解,常聽到的有「若然未報時辰未到」、「來生報應」、「死後審判」等等的說法。具體的辯解可以具體地分析討論(但需要相當的精神、時間和誠意),而這裡我只想問:提出此等辯解者又怎麼知道其辯解是可信的呢?有堅實的證據嗎?譬如:報應的時辰是如何決定的呢?真的有來生嗎?真的有死後審判嗎?不難想像,要妥善地處理箇中的爭論不是容易的事情,不過我並非不相信當中的道理有高下之分,而只是按人們對相關議題的不休爭論實況去評定困難而已。避開這些爭議,以下我只想提出一些觀點、思路,以拋磚引玉。

廣告

首先,如果一個人相信善惡報應,可以反思一下為何自己會相信,是主觀願望使然?是宗教信仰使然?是客觀證據使然?⋯⋯實際上,主觀願望很影響一個人的信念;我們偏向相信主觀上想相信的事情,因為心理上這樣比較容易接受,就正如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可能情感上對某些人而言較易接受,因此亦不會懷疑、不想懷疑,即使存在有力的反例。然而,問題是:客觀現實可以是冷酷無情的、不理會任何人的個人感受的,故此,認知求真的艱險路上要小心主觀願望的歧途。宗教信仰對一個人的信念固然影響巨大,但這樣龐大、複雜和敏感的課題無法在這𥚃嘗試處理,而只想表達:經得起嚴𧫴理性批判的宗教信仰是更可貴的,否則便會流於迷信。假如善惡報應的信念是基於客觀證據的,那當然最好,可是正如我們已經指出的,有力的反例似乎不少,因此所謂的客觀證據亦應受質疑。

有些人以一種「實效的態度」去看待善惡報應説,即認為無論此說對錯與否亦應提倡,因為它有助揚善去惡。不過,問題是:一、確切的實效亦有待確認(如有多少人由於害怕惡有惡報而不作惡呢?);二、重要得多的是,這樣會使行善和不作惡淪為一種工具,即獲得善報和避免惡報的工具,而並非重視行善和不作惡本身。但除了行善(和不作惡)的「工具價值」,它還有「自足價值」嗎?應該有,並且更重要:有些人行善不為善報,而只為善事本身,這個,就是當中的自足價值了;而它是更重要的,為何?工具是用來達到目標的,那麼是工具還是目標重要呢?切忌捨本逐末。

廣告

合理的做法似乎是:要判斷善惡報應說是否可信,如認為可信,那麼提倡真理一般不成問題;但如認為不可信,便要面對現實,了解客觀情況,另謀更佳出路(不排斥上述實效進路也可能有角色,但不會是根本的),例如想想:為何有人會不為回報而行善呢?其他人可以學習嗎?

行善望報,人之常情

不望報,善之自足

縱厄困仍無悔,甚深善行者也

有人可能會質問:若是沒有善惡報應,世界還有公義嗎?!首先,不應假設世界一定有公義;其次,就算有,也有機會不是某人心目中的公義,而是別的觀念。善惡報應觀之下的公義似乎是假設世事背後有一種主持公道的力量(如神力、業力)去獎善罰惡(且稱之為「力量主持公義觀」),不過,可以嘗試想像另一種觀念:我們這些有心靈的生物是宇宙的一部分,後者的公義可能是透過我們去彰顯,而不是由獎善罰惡的力量去主持;比如說,經過極漫長的心靈演化過程之後,可能重視公義的心靈在世界取得絕對主導地位,那時候,世界就是公義的世界了(且稱之為「演化彰顯公義觀」;而似乎可以想像根本並不存在如來生報應、死後審判那些事情)。

當然,這只是嘗試想像一種可能性,並不代表沒有問題,例如可能有人會問:曾經含怨受屈的人在此世界會得到補償嗎?我不知道,但想指出:就算在一個有補償的觀念𥚃亦不代表沒有問題,如可以質問:真的可以補償嗎?慘事發生了就是發生了,無論如何也抹不去、償不了;也不代表必會成真,例如可以想像世界永遠會處於善惡交織的狀態,而並不會由善者主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