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ey Kwok 攝

善用「難怪」

「正常化」是溝通學的絕技,既非認同,也非否定,而是深層同理,關鍵是「難怪」。

譬如,案主說:「我痛恨前夫,十年前拋棄我,要我獨力照顧一歲小孩。過去十年,他真是狼心狗肺,對我們不聞不問,讓孩子失去爸爸,卑鄙!」

如果教練說:「這個男人真卑鄙,如果我是妳,都會憎他。」這樣只會令案主更痛恨前夫、更覺得自己不幸,對孩子更內疚,她自己更痛苦。

教練其實可以說:「妳的經歷真不簡單。十年前孩子才一歲,前夫就拋棄妳們,還不聞不問,要妳獨自承擔所有責任,『難怪』妳憤怒。同時,十年時間,妳竟能一個人撐下去,可見妳生命力強大,是什麼讓妳有如此強大的生命力?」教練沒有認同她,而是理解她特定處境下的行為,焦點由「受害者」轉為「創造者」。 

請留意,不要將「負面情緒合理化」,而是將「特定情況下的負面情緒」正常化。因此,我們不會說「自殺很正常、自私很正常、卑鄙很正常」,因為這樣說,就會認同了自殺、自私和卑鄙。我只會說「在 XXX 特定情況下,妳有 YYY 的感受」是很正常的。

最近,遇到一個年青人說:「香港完全沒有出路,我很沮喪,我想死。」我就回應說:「我欣賞妳願意為香港而付出,連死都願意,妳的力量真很大。妳真心為香港付出,卻看不到出路,『難怪』妳覺得沮喪,我們每人都有沮喪的部份。妳對香港的愛,難能可貴。如果妳將這份愛持續實踐出來,每天一小步,一年後,妳的人生將會怎樣?」

我沒否定她自殺的念頭,而是用一句話,讓她收到支持,當下轉念:

1、欣賞正向出發點,讓她收到尊重:「我欣賞妳願意為香港而付出。」

2、肯定尋死背後的正向力量:「妳連死都願意,妳的力量真的很大。」

3、正常化和普及化:「我們都有沮喪的部份」,讓她感到充分被支持。

4、善用「難怪」讓案主接納自己:真心付出,卻沒出路,難怪沮喪。

5、肯定案主的獨特性:「妳的力量很大,妳對香港的愛,難能可貴。」

6、聚焦未來:如果妳將這份愛持續實踐出來,一年後妳將會怎樣?

7、讓案主聚焦當下,每天一小步,讓她感覺到:「我永遠有選擇」。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