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余海峯博士:救貓頭鷹前應先了解生態原則

2020/4/23 — 15:50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Aland,香港自然生態論壇版主,劍橋大學生態學博士生】

 

最近有單車友遇見了一隻從巢中落下的領角鴞(一種小型貓頭鷹),並聲稱在巢中的其他兩隻貓頭鷹正被「一條紅頭蛇」捕食,遂將三隻年幼的貓頭鷹帶走,送到嘉道理農場。單車友做法之對錯引起生態及動保界的熱烈討論。其中,天體物理學家余海峯博士寫了一篇文章,認為救走貓頭鷹的對錯,取決於個人喜好及道德取向,與科學無關。余博士進而說自己覺得貓頭鷹比較可愛,所以也會選擇救走貓頭鷹。筆者雖然欣賞余博士在科普界的努力,卻恕不能認同他文中所闡述的觀點。

廣告

首先要強調,救走貓頭鷹的對與錯,並非一個純道德問題。由於人與人之間會存在認知上的落差,就算兩個人道德觀念完全一致,仍然有機會作出迥然不同的決定。科學雖然無法判斷究竟一套道德觀念是否正確,卻有能力和責任指出一個人的行為是否符合他/她的道德觀念。事實上,對單車友舉動有異議的保育人士及生態專家,同樣熱愛包括貓頭鷹在內的野生動植物,道德觀念其實跟單車友非常接近。反對單車友救貓頭鷹,並非因為不認同單車友的道德觀念,而是認為單車友在不了解生態原則之下,作出了與他道德觀念相違背的舉動,即「好心做壞事」。

最顯而易見的是,貓頭鷹送到嘉道理養育,很有可能失去在野外覓食的能力,一生成為籠中鳥。就算健康成長有幸被放生,亦有可能未能適應大自然環境而死亡,這絕對有違單車友初心。

廣告

當然大家可能會說,貓頭鷹若果被不被救走,便會被蛇吃,所以無論如何都應該要救。可是,以筆者認識,香港 50 種陸生蛇類當中,根本沒有一種紅頭蛇會爬樹且有能力捕食相片中體型已經相當碩大的年幼貓頭鷹。更何況,貓頭鷹本身也會捕食蛇類,何以見得蛇並非貓頭鷹父母的獵物?所謂貓頭鷹遇險,很可能純粹源於一場誤會。

再者,就算紅頭蛇真的會捕捉年幼貓頭鷹,也純屬自然界之間的弱肉強食。要知道,自然生態系統是一個微妙的平衡。蛇會捕食貓頭鷹幼鳥,貓頭鷹也會捕食蜥蜴、蛇、蛙、小型哺乳類動物,然後這些動物又會捕食昆蟲,各種昆蟲之間會互相獵食,而植物則在最底層透過光合作用提供營養,形成食物鏈,交織成食物網。食物網中每一種動物的數量,受制於食物數量、天敵數量、環境因素,形成平衡。“可愛”很主觀,很不科學,但生態系統的運作則不然,例如,人類放生可愛的家貓,導致鳥類大規模滅絕,就已是不爭事實1。我們若要保護各種動植物,必須尊重自然生態系統並不作無謂干預。想像一下,如果人類每次都幫貓頭鷹避開天敵,貓頭鷹數量不斷增加,食物鏈下一層的各種生物就會無辜受害,而貓頭鷹找不到食物亦會餓死。誠然,一個單車友的行為不會帶來如此嚴重的後果,但如果出發點是為了保護野生動物,救貓頭鷹的行為在原則上終究不值得鼓勵(實際上亦會觸犯法例)。

救與不救,有無例外?有,若果野生動植物是因為人類因素而受威脅,則應該插手干預,因為在此情況下,人類破壞生態平衡在先,干預純粹是彌補人類過失的行為,並不違上述原則。以單車友事件為例,若然第一隻貓頭鷹幼鳥是跌在繁忙的道路上,而幼鳥會因為人為因素而斷送生命,出手將幼鳥移至安全位置以等待貓頭鷹父母拯救,是合理處理方法。在此情況下,如不能將掉下的幼鳥移送至安全位置,改送嘉道理亦可以接受。但無論如何,巢中的兩隻貓頭鷹均不應帶走。以此延伸,澳洲拯救受山火影響的瀕危動物、植物工作者在颱風山竹之後拯救珍稀蘭花、養育瀕危大熊貓,亦是建基於這個理念,因為這些動植物均受人類影響(氣候變化、土地開發、野外採摘)而變得稀少,干預反而是將生態系統盡量拉回原有平衡。

最後想藉機回應余博士及網民對大自然和人類之間的關係的理解。在生態角度,人類並不屬於大自然的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人類自從學識用農業及畜牧業去製造食物之後,人口已經並脫離自然原則限制。人類對生態系統的影響極為深遠,遠超其他動植物,甚至有能力摧毀一個生態系統。我們不能以「人類是大自然的一部分」為由,合理化人類對自然生態的干預和破壞。而講到道德,無論你喜歡與否,事實是社會普遍認為人類的道德地位高於動植物。因此,動物攻擊人類,我們會救人;街上出現老鼠,我們會滅鼠。自私是人性,所以我們不能殺人去保護環境。保育的目的,不是要完全消除人類對環境的影響,而是要在滿足人類基本需要之下,盡量給予最大的空間予自然生態。

曾在某東南亞國家的農村親眼目睹村民虐雀為樂,香港人肯為三隻貓頭鷹如此「上心」,筆者絕對樂見。寫這篇文章,並非想公審批鬥,純粹是善意的提醒,希望大家對生態系統的運作有基本了解,以科學原則為基礎作決定,不要辜負一片好心做出對生態有害無益之事。

參考資料:

  1. Doherty, T. S., Glen, A. S., Nimmo, D. G., Ritchie, E. G. & Dickman, C. R. Invasive predators and global biodiversity loss.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113, 11261–11265 (201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