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幽禁歲月裡,曼德拉的那一扇窗

2020/4/6 — 14:09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今天,離家外出已經成了一個道德問題。

近日醫護人員launch了一個campaign,呼籲「We stay at work for you. You stay home for us」(為了你,我堅守崗位;為了我,請你堅守在家)。

外出社交,會增加互相感染的風險,尤其是那些需要遵守政府檢疫令,進行家居隔離十四天的返港人士。自己中招事小,連累別人,尤其是醫護,讓醫療系統倒下,那就事大,於是,「宅在家」也成了一種道德責任。

廣告

尤其是,當大家看到就連加拿大、德國、英國總理都先後要自行家居隔離時,大家也實在沒有甚麼好說了。

於是,在這兩個禮拜的非常時期,我也會盡量減少返校,更會謝絕無謂應酬。

廣告

十四天,看似漫長,但若然不去忍耐負重,萬一釀成不幸以至悔疚,可以是更長久,甚至是永訣。

朋友WhatsApp群組傳來一張貼圖,上面有一個人悠閒地躺著,看著電視,圖上還附上一段文字:

「 歷史上第一次
我們可以甚麼都不做
躺在家裡看電視
就能拯救人類 」

當然作為讀書人,我們可以把「看電視」,改為「讀書」,於是,「讀書以救天下蒼生」,又被賦予新的時代意義。

有網上書店,不單維持送貨服務,還提供特別折扣,有所謂「瘟疫優惠價」。更有出版社和閱讀平台,為了替「宅在家」的各位打氣,一於「賣大包」,在網上提供電子書的免費下載,讓世上自願或非自願(遭隔離檢疫)留在家中的讀者,得享心靈撫慰,就連《明報》的「星期日生活」也開放網上內容,讓讀者免費閱讀至四月尾。

說到幽禁歲月,相信世上沒有幾個人比曼德拉更有資格說,他曾經在牢獄中被關了二十七年,當中有十八年在羅本島(Robben Island)渡過。

在這漫長的鐵窗生涯中,他並沒有懷憂喪志,他用不同方法來打發時間,包括練拳、原地跑、種菜等,還有一樣,那就是繪畫。

曼德拉用木炭和蠟筆來繪畫,所作的畫,以獄中生活為題材,例如島上的教堂,雖然囚友都不能進內,但光是望到這間教堂,已成了大家信仰上的寄託;又例如碼頭,這是很多囚友被押往島上監獄的第一站,而曼德拉卻把它畫成了淡藍色,此外,還有島上的燈塔、監房的牢門等等。

這些畫雖然線條簡單,但卻色彩豐富。雖然獄中生活艱苦和屈辱,但在其畫中卻始終看不到陰沉和灰暗,有的反而是明亮、繽紛,和詩意。可以說,這些畫不單反映了曼德拉在島上的生活,更反映了當時他的精神面貌。

在這二十多幅彩繪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要算是題為「窗」的那一幅。這幅畫是從獄中鐵窗的視角望出去,不單看到綠油油的草地,也看到南非的地標桌山(Table Mountain)。但實際上,牢房內根本不會看到如此美麗的景色,更遑論十多公里外的桌山。

其實,這是曼德拉在獄中追求自由和幸福的一種精神投射,牢籠並不能夠囚禁得住他的心靈,他的一顆心甚至可以飛到去桌山,反映了他在這段最灰暗的歲月裡,也從來沒有放棄過樂觀和希望。

幽禁並不能夠困得住一個人的心靈,只要他能夠讓自己的思想飛翔。

後來,在談到自己的畫時,曼德拉說:「我想用樂觀的色彩來畫下那個島,這也是我想與全世界人民分享的,我想告訴大家,只要我們能接受生命中的挑戰,就連最奇異的夢想都可以實現!」

今天疫情肆虐,在那幽居或隔離的日子,雖然難免枯燥乏味,但若然心中有愛,推己及人,心存感恩,那麼四道牆壁也隔絕不了光明和美好,只要忍耐和克制多一段時間,待日後抗疫成功後回想,這段幽居歲月,也會是閃亮的日子。

重要的是,大家學懂樂天知命,隨遇而安,苦中作樂。

 (本文原先刊登於4月1日的《明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