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英國海邊小城的一間黃店

2020/12/16 — 16:08

Photo by Margaux Bellott on Unsplash

Photo by Margaux Bellott on Unsplash

【文 :林漢思】

在那一剎那我以為自己回到了六年前的香港。

-

廣告

今天我約了兩個多年不見的舊同學在英國的海邊小城 Brighton 重聚,從言行之間便看得出在短短數年之間大家都變了許多。始終大家都是從香港來的留學生,很難避免談有關於香港前途的話題。

其實從小我便對香港這個地方很反感,覺得自己不適合這片土地的文化。在一四年之後本土主義抬頭,和我差不多大的朋友們都開始認知到保護香港人這個身份的重要性,他們變得更踴躍地去了解政治,更常常將自己對香港的愛掛在嘴邊。可能是因為我在一四年之前便離開了香港,沒有經歷過雨傘革命的我很難去感同身受。

廣告

隨着香港的局勢漸漸轉差,我開始知道自己很大機會不會回到香港居住。在無意識之間我開始抽離香港人這個身份,雖然我知道隔岸觀火的自己很自私,但明知道自己無力改變這個地方,就無謂留戀像我舊情人似的故鄉。

在我在英國渡過的短短六年,這𥚃的中國人漸漸增多,在唐人街的繁體字招牌變少,在華人的聚居地越來越難聽得到廣東話,再加上自己又很少回香港,我和香港的文化越行越遠。

在中午到了一間高級餐廳大吃一頓之後,我的朋友提議晚上到一間港式茶餐廳吃晚飯。在聽到他的提議的時候我心想:應該又是一間由中國人假扮香港人開的所謂港式茶餐廳吧。

沒有任何期待的我,再推開店門之後,看見用繁體字寫着車仔麵三個大字的菜單,說着一口地道廣東話的夥計和食客,在那一剎那我以為自己回到了六年前的香港。

其實我已經好幾年沒有到過一間港式茶餐廳,所以在點餐的時候我花了很長時間去想自己到底想吃點什麼。最後我點了一碟海南雞飯、牛柏葉和凍檸茶。老實說他們這間餐廳的食物水準很普通,但可能時隔太久才吃得上一次這一個熟悉的味道,我還是感到很高興。店內的客人不多,熱情的老闆娘走了過來開始和我們寒暄問暖。我也很友善的告訴她他們店的食物讓我想起香港的味道。

我的朋友很擅談,他開始和老闆娘聊東聊西。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老闆娘便提起他們茶餐廳最近請了一個因故從香港來的年輕人。老闆娘含淚告訴我們,如果可以的話盡可能留在英國,我們已經回不去從前的那一個香港了。這已經不是我的第一次在英國從一個素未謀面的香港人口中聽到這一番說話。

我們開始聊起對香港政局的不滿,其他夥計也開始插話。老闆娘很自豪地告訴我他們餐廳是一間黃店,叫我們下次回來 Brighton 的時候一定要再回來光顧。在我們準備離開的時候,在廚房工作的一名夥計突然叫了一聲香港加油,在茶餐廳內的大家不約而同地和應了這個夥計,一同高呼香港加油。這個場面真的讓我十分感動,在這個動盪的年代願意表達自己的政治立場真的很難得。

我很慶幸自己身在一個自由的國度,可以不怕後果地表達自己的意見,我知道不是每一個地方的人民都擁有有這樣的基本公民權利。和世界上的每一個地方一樣,香港並不是一個烏托邦,但是香港人真的真的真的很可愛,不論我的個人經歷,我還是很慶幸自己出身在香港這個地方。

作者簡介:13 歲起到英國留學,目前在 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 就讀 Fine Art 。

圖片來源: Photo by Margaux Bellott on Unsplash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