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21/4/12 - 16:43

在菲臘親王的影子裏長大

圖片來源:The Duke of Edinburgh’s Award Facebook

圖片來源:The Duke of Edinburgh’s Award Facebook

愛丁堡公爵菲臘親王逝世,我們英國寄宿學校的一代最不能忘記的,是他的偉岸的背影。

在寄宿學校讀書,要參與 The Duke of Edinburgh’s Award 。由菲臘親王本人 1956 年創立,一個為英國年輕人培養意志和魄力的計劃。

菲臘親王曾經在皇家海軍服役,參與第二次世界大戰,並在 1945 年 8 月來到香港,出席夏慤上將對日軍宣降儀式。那時他還沒有結婚,但怎樣做一個男人,已經在他思想中成型。

廣告

「愛丁堡公爵獎」鼓勵青少年發展絕處逢生的自救才能,共分四章:志願工作(volunteering )、體能(physical )、技能(skills)、拓展(expedition )。課程要求嚴格:必須做六個月的志願工作,然後在體能和技能兩章中選一章,同是六個月,而「開拓」(Expedition)需承接三個月。

這套男性體能、意志、教育的自助餐,志願工作有如社工,扶貧濟老,培養愛心,只是頭盤。體能和技能方是主菜。至於最後的野外開拓,有如《國家地理雜誌》的內容,過了這一關,就成就了人生仰望星空的滿眼燦爛。

在英國讀書,寄宿學校的教師會指導你怎樣在 menu 裡挑選最合適你的課程。英國皇家海陸空三軍,都與愛丁堡獎勵計劃合作。將兵役、旅行、體育、環保這四大人生課的精神,融匯在中學五年的教育裡,令一個男孩 boy 找到了他的 manhood。

就像孫悟空,經歷九九八十一難,去西天修成了正果。愛丁堡公爵崇尚希臘式的施巴達教育,他雖然沒有讀過《西遊記》(我相信),但他認為每一個男子若生於安逸,心裡總有一個捱不得苦嬌生慣養的唐三藏。

唐僧雖然對學問很忠誠,也一片善心,沒有孫悟空的軍事精神,去不了西天也成不了佛。菲臘親王對自己的兒子查理斯自小嚴酷要求,要他成長得像一個男人。據說查理斯不堪折磨,對父親龐大的紀律要求,終身留下陰影。

英國皇室除了女皇,身後還有菲臘親王這支定海神針。我一直不知道愛丁堡公爵的宗旨和意義,直到我自己用苦行的四肢,淬勵的體魄,隨學校的外展隊,遠征英格蘭北部連接蘇格蘭邊境的山區(Peak District),學搭帳幕、生火、勘探地形、繪地圖,每人要有領袖才能,但同時也有團體合作精神。

不過成為領軍之前,要先做好一個兵。愛丁堡公爵的外展計劃,是將軍官和士兵的角色合二為一,完成之後,才明白如何能同時二合一的造就孫悟空的勇武與唐三藏的斯文。

有一次,我們幾個同學辛勤出征,慶祝成果,一起坐在郊野一條脆弱的欄杆上拍照,豈知欄杆斷裂,我們向後跌倒。欄杆後長滿了荊棘樹叢,背脊傷痕累累,而且荊棘有微毒,負傷之後滿身痕癢。

有同學懂得急救,用手電筒翻查手冊,發現可以摘下附近的樹葉,以唾沫混和塗抹傷口。忙亂了一陣,我們救活了自己。雖然那天晚上,我脫下上衣,鬼仔同學 Julian,用他的口水塗抹樹葉,在我的背上揩抹,在月光下,我發現他淺淺地笑著,眼光流露著一股女性的溫柔。I didn’t get the message ,可能是因為愛丁堡公爵的陽剛氣場掩蓋了一切。

愛丁堡公爵教會了我們甚麼叫忍耐、堅毅,在艱辛的環境裡絕不放棄。天將降大任於斯人,必先勞其肋骨、餓其體膚。孔子春秋時代的六藝:禮、射、樂、御、書、數,愛丁堡公爵的真知灼見原來與兩千年前的中國人相通。

他不只是查理斯的父親、威廉王子的祖父:也是全英國寄宿學校的一位精神上的父親。每一個港女,如果將來覓得由英國寄宿學校回來的一個如意郎君,覺得他好 man,很擔當,很有受保護感,當你萬分滿意,在慶祝結婚 20 周年的時候,切記要飲水思源,告訴自己:原來我嫁給的是 A fraction of Prince Philip,我擁有一小股(I own a small share of)英女皇。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