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坐電車搵到藝術作品 讓忙碌香港人幻想玩雀、打麻雀

2020/5/13 — 13:13

圖:CeeKayEllo (CKL)

圖:CeeKayEllo (CKL)

早前下午有時間,所以搭電車,坐在上層窗旁看風景,丙看看車廂內,發現有些不同,因為多了一些東西,給大家看一看,大定找到沒有——好像在玻璃窗、車頭位置、上落樓梯位等,有一組組作品,有麻雀,又雀籠。

原來是由CeeKayEllo主辦及策展的「Classic Craft, Modern Meaning 」流動公共電車展覽,在這架61號電車上,將四位本地及外國藝術家,包括Amanda Tong、GoHung、Frederic Bussiere及松村淳(Jun Matsumura),將麻雀雕刻和雀籠製作傳統工藝融入他們的當代藝術創作中,再在電車這富有香港本地文化特色及歷史風味的空間內展示。

好像在車頭是法國及葡萄牙籍藝術家Frederic Bussiere的作品《Piu-Piu》,是兩幅雀籠畫,有兩隻小動物陪你搭電車看風景,就好像有些老人家手托著雀籠行街飲茶。

廣告

而且,在上落樓梯位置的是其中一件由Amanda Tong製作的作品《聽牌》,用陶瓷為材料,再雕上麻雀牌上的圖案,以聽牌為名,就好像是大家打牌時「拍拍」聲。

另外,還有松村淳甲板窗戶而滲透迷人自然光的陶瓷裝置藝術,以及GoHung讓乘客幻想一下籠中鳥的作品。

廣告

展覽由即日起至6月10日,但大家要看清楚是61號電車,筆者不知如何可以等到61號電車,因為自己真的是偶然遇上這架電車的,之前是知道有這展覽,但從來沒想過可以坐上的。

看資料原來四位藝術家在上年曾分別跟雀籠師傅陳樂財,以及麻雀雕刻師傅張順景學習麻雀雕刻及雀籠製作,所以能更明白傳統手藝,再融入到自己的作品中。

製作雀籠、雕刻麻雀等傳統工藝技術,因為時代進步,人們生活習慣及市場需求改變,所以和委多工種、職業一樣步入式微,甚至淘汰的景況。近年也有不少文化藝術項目及活動,將好像麻雀、裁衣、蒸籠、打鐵、印章、霓虹燈箱等不同種類的工藝現合現代創作及科技,令人重新欣賞及認識到傳統工藝的現代意義,或者也可為它們找到一個重生的出路。

玩雀,筆者不是以前那些公子哥兒,沒有拿著雀籠出街飲茶的喜好,而打麻雀,筆者只是「魚腩」一名,牌技不高,所以不是有太大興趣。

但看到在電車中的展覽,記得好像以前也有人在渡輪上展示作品,而且有些地鐵站及飛機場大樓也有專門展覽的空間。只要考慮好展示及保養方式,在電車、渡輪、地鐵、巴士等不同交通工具中搞展覽也是可行的。

或者在電車中安裝一些揚聲器,播放一些以鳥聲及打牌聲為創作元素的作品,更有一種投入感啦。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