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趙羅尼 Facebook

《堅尼地道殺人事件》電影眾籌 黃秋生新戲開得成睇你

講起人肉叉燒包,不少人會想起黃秋生在戲中,將人殺死、絞成肉碎、製成叉燒包,這部戲令不少人當年有段時間不敢食叉燒包。黃秋生做反派的戲還有很多,譬如《的士判官》、《伊波拉病毒》等,接下來或許會再多一個——邪惡教車師傅。

有香港導演近來發起眾籌,期望籌到至少 1000 萬港元,開拍新戲《堅尼地道殺人事件》,請來黃秋生再演反派,飾演一個看似尋常、暗地裡卻教唆年輕人殺人賺快錢的教車師傅。新戲未開拍,趙羅尼已率先在網上推出黃秋生教車師傅 1:6 Figure,一反以往「先有電影、後有產品」的傳統做法。

新戲未開拍,已率先在網上推出戲中角色教車師傅 1:6 Figure。(趙羅尼提供)

先拍 13 分鐘前傳

今次眾籌開戲的計劃,確實是與傳統做法相距甚遠。

在眾籌網站上,已經有一段《堅尼地道殺人事件》的前傳影片,片長約13分鐘,這部前傳大部分在 2019 年拍,到早幾個月,再補拍最後黃秋生走進地牢的部分。

在影片中,教車師傅黃秋生、跟學車的後生仔顧定軒發生爭執,你一言、我一語,講盡大大小小的社會問題。其中顧定軒在車上計數,說打劫金鋪至少要 3 個人,打完劫分得 300 多萬,在香港連「一間有尊嚴啲嘅樓」都不到,然後第二日要繼續返工。這一幕實在令人啼笑皆非。

趙羅尼說,前傳內容結集很多社會問題,青年人置業難只是其一,還有提及危險駕駛的刑罰太輕、有人跳樓大家卻只關心樓價等問題,他想講的,更多是人的冷漠。

由市場決定能否開拍

但是這類的電影,趙羅尼認為很難在香港找到投資者。他接受《立場》訪問時提到,在香港拍電影,一般都是先找投資者,變相是幾個主要投資者決定你能否開戲,有些劇本可能有潛力、可能會帶來很大商業受益,但若然不能說服投資者,都是難以開拍。

他續提到,當年贏盡口碑、成為年度票房冠軍的《無間道》亦是「放咗 5 年先開拍」。現實是,有更多像《無間道》那樣的劇本,可能都因為找不到投資者而未能開拍、石沉大海。

《堅尼地道殺人事件》算是較另類的題材,他說與其艱難地找人投資,他改為先為新戲拍一部前傳影片,再在網上發起眾籌,期望由市場決定能否開拍這部新戲,試圖「用自己嘅方式,試下殺出條血路」。

他發起的網上眾籌,尚有 25 日結束,以至少 1000 萬港元為目標,支持方案由 58 港元到 74,888 港元不等,對應有不同的回報方案,譬如出資 1800 港元,便可以得到教車師傅的 Figure。

趙羅尼形容自資拍攝猶如賭大細,「是 All or nothing」,拍攝前傳影片時,他看著銀行戶口存款一直減少,都有掙扎過。他認為,若然眾籌開戲成功,如同為電影工作者開多一條路,在前傳影片尾段,他似乎都忍不住,借黃秋生的口直接問觀眾:「想睇呀?」你要 take action。

 

《堅尼地道殺人事件》眾籌計劃,詳情:https://bit.ly/3ig7uhr

趙羅尼提供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