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南瓜

飲食博客,以嘻笑怒罵,醉眼看飯桌上的世界。http://foodie-smashingpumkins.blogspot.hk/

2019/7/17 - 10:45

大坑自主牛扒屋 @Pheromone - Steak House

三個月前已經包了場的飯局,本來我都想取消,現在的社會氣氛實在沉重,有報了名的食友,因為沒有心情而退出;但是,貿然取消訂枱,恐怕又麻煩到餐廳。

大坑扒房 Pheromone,開業不到一年,已成為了城中最難訂枱的餐廳之一,沒有餐牌,每位定額 $480 起,不設加一服務費,自攜酒水免開瓶,吃甚麼肉,由大廚兼老闆發辦,當然,你可以在訂枱之時要求,說出預算多少,會作出特別安排。

上個月 12 號,正值香港生死存亡之一日,他們響應罷市,與香港人共同進退,齊上齊落,以行動來向暴政說不;沒錯,閉門一天,經濟上或有損失,但不是一味單純地以利益掛帥,有很多事情,遠比金錢重要。

廣告

所以,我對這間扒房,是義無反顧地去撐,漸漸已成為了我生活的一部份,定時定候會拜訪的餐廳;連同這晚,第四次包場飯局,有人退出亦有人補上,逼爆整間餐廳;大部份人皆攜帶酒水,威士忌紅酒白酒紛陳。

頭盤有餐湯、沙律,全部任添,配菜有炸薯條,亦然;餐湯款式每次不同,上次與美女朋友撐枱腳,喝的是番茄咖喱湯,酸、甜、辣度皆平衡,吃得拍案叫絕;這次的飯局,大廚先賣關子,一喝,似曾相識的味道,很濃烈的魚味,但不像鮮魚,似是用曬乾的魚;餐湯上面放了韭黃,未及說出答案之際,席上有人說,這是雲吞麵!

以細蓉的概念去烹調西式餐廳,加入大地魚,與薯仔混合而成,本土味道大過天,吃餐湯時不忘細蓉,新奇又好味,我不客氣地喝了三碗。

當晚所吃的牛肉,豬肉,澳洲和牛為主角,分幾個部位:Hanger、Flank、Flap Meat、Ribeye Cap、Flat Iron 等等,對一些比較執著的老饗而言,和牛只會吃日本,澳洲和牛,極其量只會吃 Blackmore 的出品,其它地方的並不能以和牛來稱之,道理像我身邊的某幾位酒友,喝酒只喝舊世界,對新世界的葡萄酒不屑一顧。

我沒有此包袱,放開懷抱,才能打開眼前的新天地,飲食之路是無止境,就算窮一生去追求,也未能認識所有,現時我尚有能力,行得食得,每一餐飯都有機會接觸新事物,這才能讓自己與時並進,反之,固步自封,只會進化成為一名坐在屎坑看世界的廢老。

Ribeye Cap 是肉眼的精華所在,一頭牛只佔少部份,其油脂均勻,質感細嫩,更充滿令人夢牽魂繫的油香與肉香;Flank 的脂肪沒有肉眼般多,但其味更濃,大家熟悉的 Flat Iron,倫敦有間名叫 Flat Iron 的扒房,走經濟路線,我在數年前到訪,只須 10 鎊便可享用一塊牛扒,價廉物美;近年香港出現了一間專攻該部位,同樣是平民路線的扒房,短時間連開分店,可惜我未有機會再訪呢。

澳洲牛以外,由 USDA Prime 小排,還有阿根廷頂級草飼牛,各有前秋;豬肉是來自英國,味道香甜,兼且多汁,肉質鬆化亦帶點爽,食味不遜西班牙出品。

飲飽食醉,又計劃了下一次到訪的時間,下星期會再來,走在前線的年青朋友對我說:「好在你約喺平日夜晚食飯,如果係周末日,我就唔得閒喇。」

近月大部份人的周末生活日常(起碼在我的朋友圈子而言),犧牲了吃喝玩樂時間,準備參與各項的示威活動,當中夾雜著有很多不明朗的因素,飲飲食食風花雪月,暫且放在一邊。

Be water。

Pheromone - Steak House
大坑書館街 25 號地舖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