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嶼深屈 樂天歸鄉

2020/9/24 — 17:09

主持人和嘉賓合照:(左起)謝振康、李樂茵、吳志光、何駿傑。

主持人和嘉賓合照:(左起)謝振康、李樂茵、吳志光、何駿傑。

【作者及主持人:何駿傑】

山海亭下,路標深屈,林木扶疏,斜路慢步,微風吹起,葉片枯落,蔚藍青空,遙望佛影,遠眺海灣,鐵鳥升降,結伴遠足,傾談說笑,踏車爬坡,汗湧考驗,臨近小村,平坦易行,蕉樹散佈,溪流清澈,潮退泥灘,蟹群穿梭,鄰旁大橋,構新風景。樂聲飄送,網掛香蕉,招牌白底紅字,門外置六櫈,膠籃內盛白茄子、秋葵、沙葛、通菜,進內見浸黃豆磨製豆腐花,柴火煲海帶、果皮、臭草綠豆沙綿滑涼透,啡黑蛇舌草茶冰爽解鬱,假日三數兄弟姊妹回老家幫手,閒時常吳志光一人獨處,和藹可親,待人熱誠有禮,退休返鄉,難忘樸實情懷,「父親於九十年代初設茶座,始賣汽水飲品,然聽從行山人士意見添麵食,同時其他村民亦開多兩間士多,接手後加小炒、炒飯、炒菜、蠔餅等。以前行山客數量較少,零三年沙士後漸增,假期營業額最多達五千元,閒日平均近八百元,最少得數十元,惟能與熟客傾偈談天,已開心滿足」。樂活愛村把根留,綠茵山明墾地種,友好造訪報李子,簡單生活鄉誼長。

茶座門前泥灘,遠望港珠澳大橋。

茶座門前泥灘,遠望港珠澳大橋。

廣告

隨水飄流,流向一方,一方水土,土下生根,本住深屈村對岸茜草灣村,得三戶共三十人居住,自同一太公,故全客家姓吳。一九六九至七零年間颱風致山泥傾瀉,其位置接近村落,為免危險,政府撥現址山地自建新居,今茜草灣為荒村,舊屋隱林,雜草叢生,「生活條件艱難,祖輩百多年前由寶安縣搬來,或這背山面海,先捕魚,用網、竹、木製橧棚,正方形,面積為五十呎乘五十呎,一小時放水底三次,每次約十分鐘,魚獲逾七十斤,如鱭魚、鱸魚、鱲魚,棹艇或行山徑近五十分鐘到大澳墟集,每日早去售逾百斤,下午買柴米油鹽等雜貨回來。三十年後魚獲量少,改向沙螺灣村村民租近二十畝地務農種植稻、菜、水果,養雞、豬,自用及墟集交賣,祖父和父親亦為農民。村屋初用竹建牆,竹夾禾稈草搭頂,接築泥磚屋頂鋪磚瓦,後倒石屎蓋鐵皮,內不設廁所,亦沒有公廁,村民自建糞屋,人畜堆糞作肥料。原得一口井,兩米深,要善用清潔洗澡。因冬天少水,一九六八年政府在舊井旁距三十呎開新井,滿足村民所需;直到現在舊村也沒有電力供應,點油燈,七十年代轉火水燈,柴火煮食,沒鋪電話線,寄件收信需到大澳。欠缺小商店及碼頭,斬岸邊紅樹林闢地船駛上灘出入」。立新家園,期待需時,塌屋難住,人畜共舍,遷前三年人睡上格,豬在床下,「深屈村山上設大水喉作農務灌溉,幾戶夾錢建喉接駁,零五年水務署集水管供自來水;已設架空電纜供電,往昔只得收音機聽楊廣培、尹芳玲、蕭湘,鄰居有黑白電視,自己和一班孩童登門賞幪面超人,七三年家購後看啼笑姻緣。現碼頭乃四十多年前建成,沒有廁所,與以往一樣糞屋處理,七八年鋪設電話線;二零零零年填海建車路,初泥路,七三年築三呎闊小徑,然深屈道施工期分兩段,四五十年代興建集水區,路隨此到今道口,舊時行山路要三十分鐘,二十年前將路連接五村。祖輩租地耕作,祖父改購,搬新村後續耕,腳程步十分鐘。米一年兩造,自給自足,養豬八十頭、雞兩百多隻,米、菜、禽畜同樣運往大澳出售。未遷前兩村村民已合作,一同抬豬,互相幫助。

廣告

農地由祖輩向沙螺灣村民租及買,光叔指昔日菜會運往大澳出售,現自用及家前擺檔散賣。

農地由祖輩向沙螺灣村民租及買,光叔指昔日菜會運往大澳出售,現自用及家前擺檔散賣。

童年往事,刻骨銘心,偶然回味,哭笑不停,九兄弟姊妹排第三,村內出生,十四歲輟學外出工作,「每家有七八個小孩約二十多人,常玩捉迷藏、打石仔、放種子或捲濕紙入穿窿竹管作子彈射人、爬樹搭屋、游水、捕魚、拉牛上山食草飲水、餵豬雞、耕田。七歲入讀於深石村深石學校,學生自深屈村和散石灣村,每級十至十二人,一至六年級用同一個課室,如六年級上課,其他在旁自修,返早八時半放下午四時,一老師留宿任教所有科目如國文、英文、算術、尺牘、自然,學費每月十元以下,沒有校服規定,男女同款,自買白裇衫、藍西褲和白鞋,零五年得學生六人停辦,現校舍因山泥傾瀉覆蓋塌下。畢業後和十多人到大澳讀中學,自讀近石仔埗基督教中學,於親戚家留宿,住村時很少出市區,一年出兩次去沙田、荃灣探親,覺人多車多,難以習慣,間中出大澳剪髮,看電影粵劇、飲茶,幫抬貨賣菜,讀中一全英文授課跟不上進度,適朋友介紹到荃灣敬昌茶餐廳任待應,當時步行一小時至沙螺灣乘油麻地小輪出屯門轉小巴才到,月薪三百,包食宿,隔一兩個月回村,曾搭十一點大澳夜船一人行山路返家」。尋覓路向,學習技能,三年後相知告往鱟地坊獻超電池電器學師,領略維修汽車電器,認知何謂起動機、發電機,八零年入機電工程署汽車維修組,拆裝機器,考試測試在一小時內重嵌並需正常運作,八五年入消防處工程部責汽車電器維修,如流動發電機車、鋼梯車、泵車,期間周六回來。早期荃灣租樓,次屯門置業,接住梨木樹消防宿舍,跟大埔置居後賣出並搬回屯門,二零一四年退休前休假定回鄉長住。

光叔退休後搬回成長地深屈村,務農網魚,樂天知命。

光叔退休後搬回成長地深屈村,務農網魚,樂天知命。

心繫家園,閒逸恬靜,門外父親種下荔枝樹,懷緬追憶,「每早七點起身食早餐落田淋水除草近兩小時,春夏種節瓜、茄子、南瓜、通菜、龍眼、荔枝、黃皮、大蕉,秋冬收菜心、生菜、油麥菜、芥蘭、雞蛋果,準備開檔、擺檯、掃地、預食物,上午十一點食午飯,沒有生意聽歌休息,下午五點收檔,後落田除草灌溉至黃昏六時許食晚飯,看電視及聽電台至十點半睡覺。遠足分淡季,十二月至五月旺季,天熱人少多輕食,只兩周出市區一次。一人住不感納悶,一個月內網魚兩次,三小時約八斤收獲,如鱭魚、烏頭、泥鯭,待潮水退卻,隔三星期下灘鑿蠔仔、青口及摸沙白」。深屈屬散姓村,多姓劉、尹、顏、曾,七十年代常住五十多人,現有約二十人,祖輩沒留下擁地紀錄,政府不承認兩村民為原居民,八十年代可向南約理民府申請撥地建屋,此時立多近三十間,島外人前來購買,九十年代政策取消,今年輕人多搬出,長者過身導樓房冷清,「望出原一整片石灘,現部分成草地樹木,村為東涌大澳古道路經之處,深涌至東涌段為石屎路,往大澳則半石半泥,祈沿海邊建車路去東涌,添設巴士服務疏導遊人。村擺放三個流動廁所,建新公廁應付市民需要,現外來車多;擴闊停車場及深屈道改雙程行車,不需避車,另方便遊人,三個月前電訊供應商計劃鋪設光纖,增進連繫」。樂觀知命,實幹用心打理,誠心欣賞,換來一口蜜香。

春夏種瓜果如茄子、節瓜、南瓜、荔枝;冬天收菜如菜心、生菜、油麥菜。

春夏種瓜果如茄子、節瓜、南瓜、荔枝;冬天收菜如菜心、生菜、油麥菜。

光叔待退潮後落泥灘鑿蠔作煎蠔餅。

光叔待退潮後落泥灘鑿蠔作煎蠔餅。

香港電台「社區參與廣播服務」節目《小島作客》選出十三個香港島嶼作介紹,邀請島民、老師及學者分享各島的獨有文化;從生活、口述歷史、地理和文化保育多方面探索;作客小島,細聽別人故事,尋找逐漸失去的情懷。逢星期六晚上10時至11時在港台普通話台(AM 621/FM 100.9跑馬地、銅鑼灣、灣仔、屯門北/FM 103.3將軍澳、天水圍)播出,節目重溫請瀏覽cibs.rthk.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