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9/5 - 10:54

大退潮

七月大退潮,香港西南極雞翼角,大海退後,露出連島沙洲(作者攝)

七月大退潮,香港西南極雞翼角,大海退後,露出連島沙洲(作者攝)

退潮時,才知道誰沒穿褲子在游泳,股神畢菲特說的。

退潮時,還有很多大海微物野外露出。香港西極,大嶼山西南角無人地帶,有一個小島叫雞翼角。此島本來平平無奇,在水中央,惟於天文大潮大水退之時,會露出廣闊的連島沙洲連接陸地,海水退卻,有如摩西過紅海,人們可以步行到小島。但大水退到零點三米的日子很少,而且多在夜間,甚為不便而且危險。船家說,全年一般只有七月的潮汐,大退潮在日間,而且退得夠低,才有機會一遊。

退潮又如何?藏於海底的微物,會罕有露面。當然不要期望這裏有很多蚌、蠔、青口、狗爪螺,香港的吃貨很專業,把肥美的生命掃於微時。

廣告

只有大浪潮時才會露面的柳珊瑚

只有大浪潮時才會露面的柳珊瑚

倖存小景,是灘邊一叢叢淡紫色的東西,株枝軟中帶硬,在潮浪邊輕拂。熟悉生態的朋友說這是柳珊瑚,活於水底。這一帶水域在珠江出海口,水質較混濁,平日無人在此潛泳,我們只能在潮水退盡時才能驚鴻一瞥,一年才幾次露面,夕陽中的淺紫色軟珊瑚在風中輕蕩,煞是好看。

灘岸邊,看到這一幕。一小尾不知名的魚拼命迎着浪花衝岸,在岩灘上掙扎,待下一個海浪帶牠回到大海,小魚重複地挑戰自己的作為一條魚的宿命,就如人們在崖邊玩笨豬跳想飛,牠在自虐,還是自殺,還是生活苦悶,找一點小刺激?

退潮後岩灘上一個個潮池,池中魚蝦蟹偶遇,做幾小時的朋友,又會在波濤中各散東西。

靜下心來,忽聞四處頻密而微細「嗞嗞」「噠噠」聲,靠近礁石細看,原來每塊砂石上都有小海螺、寄居蟹;海藻上,滿是微小蜉蝣,繁忙喧鬧,一沙一世界、一片地衣,就是他們的森林;他們快速巡行,繁囂如瘟疫前的旺角,那些噠噠聲,是牠們的細語還是腳步聲,分不清。

夕陽西下,潮漲開始,請蹲下,細看海水的腳步,你能看見潮水以秒速五毫米,重新進佔土地。你看見引力與海水在拉扯、地球在呼吸。

 

相關文章:
觀潮起潮落 聽地球呼吸:香港五個連島沙洲
圖騰
青天麗日,願你能看見永恆

(本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 夜〉,此為加長版)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