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來源:Jcomp @ Freepik

女仔私家車棍波一 Take Pass 學車記

我一直是對車無感的人。在香港交通方便,我一直都不覺得要學車;但因為一些個人原因,然後又被自己母親大人 fake 咗,所以就在香港駕駛學院報考了傳聞中比棍 van 還要難的私家車棍波。女仔(?)、私家車、棍波,我就是無啦啦配搭上這個「疑似死亡組合」,開始漫長的學車旅程。

談起自己學車,已是 2020 年頭的事。順利通過筆試後,由於疫情和跳舞群組,運輸署給我的考期由 2021 年頭延至 6 月。今年年頭練完後我幾乎有半年沒有機會揸,及至最近一個月才透過七節補鐘趕緊練回狀態。而由於棍波私家車實在太少人學,那個隨車觀察,最後我一堂也沒上過。

但,姑勿論疫情是否存在的問題,香駕的課程設計本身,就是要你補鐘。根據運輸署建議,明明學車時數應最少 30 小時,但看回香駕最基本的實習時數 package 只有 18 堂 45 分鐘,即只有 13.5 小時,是運輸署建議的一半時間都沒有,明顯就是要你自己補鐘練習。以我的微薄經驗所得,以一個完全對車無經驗的人而言,這個鐘數只能達致基本操控車輛(棍波是這樣啦,我不知道自動波車是否覺得足夠),但莫說是「純熟」,就連「熟悉」也遠遠談不上。這個做法,就像明明串 100 個生字需要半小時,但就只給你 20 分鐘;你大叫「不行啦我做不到」,然後老師就笑咪咪的奸笑道「那就是時候加學費補習喔~」一樣無稽。想問這樣狡猾是可以的嗎?

第一位我跟最長時間的師傅 A 是一位口罩也遮不住其俊貌的眉清目秀年輕高大俊男,雙瞳更是深邃的寶藍黑色。我猜男生總不會天天戴 colour con 吧?所以應該是原本瞳孔的顏色,害得我常常不好意思看他的眼睛(不錯我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外貌協會)。拉回正題,年輕師傅畢竟就是年輕,著重外家功夫,總告訴我「你到哪個位置對著哪個方向駛就是了」,對於要考試一 take pass 的目標為本人士實在最好不過。但有得必有失,年輕人學識多,我一做錯什麼他就說一大堆 jargon,聽得我一頭霧水,連自己都覺得自己廢。師傅你有沒有想過我其實聽不明白啊?

一開始談到盲鐘鐘被 fake 去考私家車棍,之前完全不清楚兩者分別。及後別人才告訴我「棍波比自動波難三倍!」的確自問讀書不差,但由操作車輛開始已經要記一大堆駕駛要點細節還要立刻應用,同時又要控制極力子、腳掣與油門,還要轉波,應付路面各種情況,真的頭都大,當時極後悔為何被 fake,心中暗忖「為何地球上有這麼多人揸車?」。而且之後我才知道棍 van 牌是 buy one get three free,有棍 van 牌就可以揸私家車自動、私家車棍和 van 棍,每個師傅都跟我講不止一次「真係好少人考呢個車種。」算吧,廢事改來改去,反正如今都做到 buy one get two free,有私家車棍也可以揸私家車自動,事到如今盡力考完就是了。

因為疫情關係,學車的事多拖半年;在考期前一星期我特意補補鐘練車。由於俊男師傅 A 實在太忙就不了時間,我跟叔叔師傅 B 學了數堂。叔叔師傅 B 高挑瘦削,一頭白髮,經驗老到,但教的與俊男師傅 A 大相徑庭,一開始弄得我焦頭爛額,完課後差沒點哭出來。「不是看到這裡就轉彎嗎?」「喂你自己都諗一諗邊個位轉至得㗎,你啱啱學導師梗係咁講啦,之後你就要自己預㗎啦嘛。」我不禁苦笑:我現在又難道不是「啱啱學」嗎?太高深我不明白啦師傅!

雖然他與俊男師傅 A 講的大不同,但聽著聽著我又覺得有味。叔叔師傅 B 談的是如何真正操控車輛、棍波原理、人軚腳配合、在馬路上生存的內功心法,不單純是「記位置咁簡單」。於是我放下成見認真聽,適時再問問題,吸收完後坐車回家時,像個白癡般自言自語回顧幾遍師傅講的細節。

最後到模擬考試和一次學車,今次變成元老師傅 C,是一位光頭的和藹胖胖阿叔。稱他「元老」,是因為多得他如元老級數般淡定,一開始見我模考驚驚青青亦無開波鬧我,反而在模考完結後的學車時段,願意聽我講有關不同師傅教授的指引問題,耐心回答,集兩家之大成,完結後我心再定下不少。題外話是,我接觸的香駕師傅都頗有人情味,人也很好。如果接近午飯時間學完,還願意兜你一轉順風車到海怡港鐵站,而他自己就去買飯食呢(申明一下這並非香駕廣告 XD)。

歷經幾位師傅教導,雖然他們都是很好的師傅,但我發覺教車往往沒有系統可言,每種教法都好像武林門派自成一家似的。另一方面,我發覺師傅往往喜歡在學生一路操控著車時「一輪咀」在旁提示,之後又不講解,於是產生不斷揸又不斷錯又不斷講,周而復始的惡性循環(結果變成開罵?),最後學生根本不了解「為何要做這些動作」的原因。要知道注意力分很多種,學生少揸車,揸車時心神大多全神貫注在揸車和路面,用的是「集中性注意力」,試問聽到又理解到的又有多少?所以停下車來做講解其實挺重要,這樣學生才能慢慢檢討,再詢問問題,這才是有效率的教學呢。

最後考試前一揸,又回到俊男師傅 A。「一陣出車記住冷靜,多啲望鏡,留意交通情況呀。」臨考(行刑)前,師傅 A 不忘多說幾句叮囑,我唯唯諾諾著繫上安全帶。考牌官上車,還跟我說聲早。「早晨。」雖然我面不改容,但卻感覺到自己緊張得靈肉分離,說早晨的那一位好像不是自己。我已經不記得自己有這麼曾經緊張過。

做平時的水準就可以了。我跟自己說。有個小插曲是一開始我就要拉手掣起步,但不知怎的手掣竟扣實得雙手拉也拉不動,擾攘接近半分鐘,「嚇到我心都離一離」,拜託考牌官在身旁才這樣!幸好最後都拉到,順利開步。

猶幸之後一切安好,水準如常,中期試路試亦做足需要動作,更重要又幸運是雖然天陰下著微雨,但路面沒大問題和突發情況。考到一半,考牌官蓋上簿在旁打呵欠,我的心七上八下坦忑不安:是我太廢所以已經放棄了我,還是真的做到要求?算吧,無論如何,博盡無悔就是了。

完了吧,如無意外。回到院內,我坐下來等成績。腎上線素下降,靈魂驅體終於重新合一,現在我才意識到自己是有多繃緊、有多累。大概連考公開試或是碩士/見工見試我也沒有這樣緊張過吧?我想。未己,俊男師傅 A 拿著黃紙過來,「合格了!」,我鬆了好一大口氣。天啊,這真的要感謝主!

學成棍波車,我也開始明白棍波的魅力。雖然仍然未試過揸自動波車,但棍波透過控制波段速度、極力子、腳掣與油門三者配合,控制得到,真的頗有「人車合一」的滿足感。但在香港找一架私家車棍似乎也不甚輕易,聽師傅說甚至要訂才有。這個 buy one get two free,其實也 free 不了哪裡去……

之後上網看回很多關於師傅、考試的資訊,才知道原來有些教車師傅睇電話、胡亂教,質素可謂非常參差,所幸我遇上的師傅都非常用心講解與教授。另一方面,真的可謂「世界有幾大,揸車有幾壞」,有不少駕車人士「蝦」學神新牌仔有之,直接連累別人考試肥佬有之,所以原來一 take pass 真的比考公開試還要難(根據運輸處 2020 年年報,2020 年私家車及輕型貨車合併試全數合格率僅為 28% 及 23%,即有七至八成考生需要重考)。其實在馬路上揸車的,都必定試過做學神新牌仔,別這樣對待他人好嗎?最後,雖然自己能夠一 take pass,但在貴為全港最易考牌路線裡 pass,我定必繼續努力練習,確保自己有良好的駕駛意識與能力才出市區,絕不能做公路炸彈,而是做個負責任的駕駛者。

最後少少總結:

  1. 馬路上永遠保持謙卑,因為你永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2. 請同理他人,守法、禮讓、冷靜、鎮定,淡定有錢剩。
  3. YouTube 狂睇教學片是很重要的。
  4. 除非遇著只會吹水無俾心去教的呃鐘師傅,否則每位師傅說的手法雖有不同,但都一定有用。
  5. 不同師傅有不同教法,找幾位師傅指點也是好事。
  6. 泊車也好、爬頭也好、轉線也好,要了解做每個動作背後的原因,明白之後就容易記住,絕不能死記硬背。很多師傅都不會講做各個動作的原因,有禮貌地詢問就可以。
  7. 自己在閒時(例如通勤時間),可反覆回想和確認自己要修正的地方和師傅的各種提示,上到車時在有限時間不斷提醒自己,盡快改正壞習慣。

最後祝各位學神和 P 牌仔(即係我)路路暢通,出入平安。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