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沒有毒幹嘛禁? 談大麻被污名化的歷史

2020/4/16 — 11:10

credit: (左) Stephen VanHove,Pixabay。(右) Harry Anslinger 向全世界發起了毒品戰爭。Turner Images. Fair Use.

credit: (左) Stephen VanHove,Pixabay。(右) Harry Anslinger 向全世界發起了毒品戰爭。Turner Images. Fair Use.

談到美國、乃至於全世界禁止大麻的歷史,都不免會提到Harry Anslinger。

Harry Anslinger在1930年上任聯邦麻醉品管制局局長,不久後,美國就因為假酒猖獗嚴重影響人民健康、黑手黨靠走私酒精壯大等原因,廢除了長達14年的禁酒令,而多數現今認定的「毒品」當時在聯邦層級都可以合法取得的,Anslinger能管制的麻醉品,只剩下那時候使用者少得可憐的海洛因與古柯鹼。

但上任沒多久,Anslinger就找到了他的新目標:大麻。

廣告

他開始利用媒體,大肆宣揚他認定的大麻危害,包含有人抽了大麻之後發瘋、黑人利用大麻迷姦白人女性、兒子抽完大麻之後砍死了全家人等等;今天我們對大麻已經有十足的了解,當然知道這些新聞的荒唐,可是當時大麻還不普及,Anslinger利用這些軼聞挑起美國人的敏感情緒,成功將大麻與暴力與種族主義聯繫在一起,他曾在聽證會中表示,大麻是許多暴力犯罪的元兇,而吸食大麻者多為非裔與拉丁裔族群。

當然,他也曾想找到科學證明,根據目前揭露的資料,Anslinger曾寫信給30名美國醫學協會(AMA)的專家詢問大麻的問題,其中29位認為禁止大麻是錯的,但最終,Anslinger只願意採用了剩下那一位的意見,無論專家們怎麼勸阻他,他始終堅守著自己的故事:

廣告

「年輕人將成為大麻的奴隸,他們的毒癮會不斷增加直到心智衰竭,最後因為瘋狂而成為暴力犯罪或殺人犯。」

1937年,Anslinger終於促成了聯邦層級的大麻稅法(Marihuana Tax Act of 1937),實務上幾乎等同於刑法,全美開始雷厲風行的掃蕩策略,把一個又一個大麻吸食者送進監獄,但他似乎又遇到了禁酒令時期同樣的麻煩,大麻轉入地下黑幫,成為他們重要的收入來源並持續在市面上流動,而且變得越來越難控制。

1950年代,在美國反毒未見成效的Anslinger,決定把失敗歸咎到世界上其他國家未能跟上美國打擊毒品的腳步,於是他把命令帶進聯合國,並對其他國家施壓,若不配合禁毒就要停止對他們的金援,幾乎所有國家都妥協了,沒人願意跟二戰剛結束時的強權美國對抗。1961年,美國成功在聯合國推動全球藥品監管制度,大麻正式成為受世界公約管制的對象。

1970年,在一場有關藥品法的辯論中,Anslinger再次提出了大麻將導致精神疾病以及暴力的看法,並引述精神科醫師Issca Chopra的意見作為證明,但他的對手,律師Joseph Oteri提出了反駁,因為他曾跟Chopra在波士頓法庭上交叉辯證,Chopra當庭承認,他的研究不含有效的科學樣本,無法證明大麻與精神疾病的因果關係。

Anslinger沒有回答,會場一片靜默。

隨後,面對會場內越來越多的質疑聲浪,Anslinger使出了他的大絕招,他對在座所有的科學家提出挑戰:「有哪位醫生曾經提出對大麻對人體有益的報告?報上名來。」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底下的專家們開始舉出一個又一個的名字與研究,對面科學實證,Anslinger再次無言以對,只能用憤怒的情緒回應。

最後,精神科醫師Joel Fort直視著這位在全球挑起毒品戰爭的暴君,毫無畏懼地對他說出了整場會談的結論:「你帶領全國處理科學問題,用的卻是中世紀的手法。」

 

2018年的大麻合法化地圖,綠色為醫療用合法,藍色表示娛樂用亦合法。圖片來源: 《維基百科,Jamesy0627144, CC BY-SA 4.0》

即使在科學辯論上輸了,可是Anslinger製造的大麻形象已經深植人心,大麻在全球持續被當成毒品並承受污名,但紙終究包不住火,當越來越多人抽過大麻後,他們就會懷疑自己從小受到的教育都是由謊言構成,他們會尋找證據,甚至自己展開研究。

我們不能說大麻完全對人體沒有傷害,但至少目前的證據顯示,相對起酒精或是菸草,大麻造成的傷害小很多,而2017年,美國國家科學院的16位專家分析了超過一萬份關於大麻的研究報告,發表至今最全面的報告,證實大麻有緩解癌症化療後不適、緩解痙攣、減輕慢性疼痛等療效,越來越多國家將醫療用大麻合法化,在見到大麻並未造成想像中的傷害後,烏拉圭、南非、加拿大、美國部分洲也開始把娛樂大麻合法化。

也許再過不久,擺脫了那些無稽的污名後,大麻黑暗的中世紀,真的會結束在這個世代。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