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青春是一部電影 — 《下半場》

2020/2/20 — 14:21

《下半場》劇照

《下半場》劇照

去年在香港亞洲電影節中看到《下半場》在節目名單出現,那時候就注意到這部作品。《下半場》是一部關於打籃球的電影,更是一部關於擁抱青春的電影。只要你曾經有過為了很愛很愛、很想去做的東西而做了瘋狂事的經歷,無論你中學時代有沒有打球,這也是一部能讓熱血青春在你心中重新燃燒的電影。

**以下文字有少量劇透,請自行斟酌閱讀。**

其實《下半場》的骨幹劇情比較簡單。大哥姜秀宇跟弟弟姜桐豪都喜歡打籃球,在街頭被人發掘卻分別進了兩支球隊:秀宇進了面臨解散的光誠、弟弟進了精英球隊育英。然後各自遇到了不同的人和事,在堅持與放棄之間,兩個人都選擇了堅持,最後在HBL決賽中對戰,上演了一場精彩的比賽。這些情節其實很容易在青春劇集找得到(幸好電影沒有很老套的把兩兄弟喜歡同一個女生這樣的劇情拍出來),但能把人物拍好的電影,就很難讓觀眾不喜愛。我欣賞《下半場》,除了逼真刺激的籃球比賽場面之外,就是能把角色的互動和心情狀態具體刻劃出來的功力。電影以真摰純粹的感情來撼動觀眾的情緒,這或許就是感染力如此強大的原因。

廣告

《下半場》 呈現的校園青春,充滿了companions所帶來的溫暖。比如說朋友同伴之間的笑料:懲罰隊友打架是要大家牽手一天,就算如廁洗澡也不能鬆開手。聽起來已經覺得很有趣;又秀宇把草莓三文治拋上去給柯以安時,屢次拋不中的模樣,也能感受到年少時和初戀一起的那種稚氣;而整個球隊無論隊友、教練都齊上齊落、互相扶持的感動,笑一起笑,哭一起哭,然後互相拍拍肩、擁抱一下。感覺一切都很到位,沒有刻意過火的橋段,讓觀眾更容易投入。朋輩之間互相影響的力量可以非常深遠。大家一起成長的片段,可能一輩子都會記得。因此電影裏的溫情,彷彿我都感受得到。

而團隊一同拼博的熱血精神也可以從光誠隊和育英隊的對比中更容易理解。光誠隊明顯是比較以人為本:親切的教練、隊友像兄弟一樣照顧對方,受罰就一起罰,有壓力就一起承擔;而育英隊則是有種各家自掃門前雪,以自己的前途為上的風氣。看兩隊人訓練的過程,不禁在想:其實追夢的過程,成就當然是我們會著緊的東西;但那些一起加油的伙伴、一起向前衝的片段,往往是在10年後、20年後,心裏記得最清楚的事。反而當時自己控球控了多久,搶了多少個籃板,個人得分有多少,那些記憶都隨年月變得模糊。

廣告

在學生時代有打校隊的我,看《下半場》特別有共鳴。能把球賽和訓練過程拍得如此有實感,準備過程可一點也不馬虎。事實上這電影不但耗資8000萬新台幣,而且製作超認真。導演是拍攝2014年《逆光飛翔》的張榮吉(他憑《逆》勇奪了那年金馬獎的「最佳新導演」;而此前他更與楊力州憑《奇蹟的夏天》贏得金馬獎最佳紀錄片)。這次拍《下半場》,他走遍台灣選真籃球員去演這部戲。在戲裏打籃球的演員都要接受為期半年的體能、重度、籃球還有演技訓練。看他們的訓練花絮就會知道,他們真的像操練球隊一樣來準備。在電影裏你會覺得他們打得很像樣,演技也很自然流露。無論學生年代有沒有打球,也會看得賞心悅目。去年的金馬獎頒獎典禮,《下半場》拿下了六個獎項提名,范少勳更得到了「最佳新演員」獎,的確是個實在的肯定。

籃球比賽的場面拍得認真,令《下半場》的比賽場面完全不缺緊湊和刺激感。光誠打HBL的第一場比賽,還有電影戲肉部份跟育英打的那場決賽,將運動比賽應有的緊張和激動,完整的傳遞出來。(順帶一提,電影結束後還有不能錯過的片段,不要急著離開 )特別是決賽那一場,我是看到有點雞皮疙瘩了。射入關鍵的那一球,我真的在心裏Yes了一下,還有想舉起緊握拳頭的衝動。這種情緒也令我想起了中學時師姐打進了精英賽,我們那些低年級的都一起去訓練和看比賽,在球場外打氣和著緊的程度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只可以說,《下半場》的比賽場面,製作質素真是非常高。

「我們輸了嗎?我們輸了嗎? 還沒吧。」這是光誠隊教練書文在中場休息時鼓勵隊員時對他們說的話。在猶豫到底我們是不是輸的那一瞬間,可能已經失去了青春。村上春樹說:「人不是慢慢變老的,而是一瞬變老的。」 對你來說,青春是什麼?能夠放下多餘的猶豫,熱烈地擁抱和追逐此時此刻你眼前的東西:無論那是不明朗的、辛酸的、痛苦的、疑惑的,還是快樂的、痛快的、瘋狂的。有時候,不假思索也不一定是壞事,更不一定會有一個差的結果。重點是,你在你所熱愛的事情上為自己博盡無悔,那種狀態,就像《下半場》裏的秀宇和桐豪,在球場上奔馳一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