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朗程

葉朗程

一個自稱「IFC 張智霖」的 private banker,一個又一個浪漫與惡俗的中環故事。 www.facebook.com/marcusyiphk

2021/5/21 - 9:56

妳要給自己一個 price,還是讓自己變成一個 prize

見這個大客之前,每次都精神緊張,一緊張就看甚麼都不順眼,尤其是她這個手袋。

「馬小姐,」我站在公司的升降機前面說,「講過幾多次呀,同我出去就唔好用呢啲袋吖嘛,講極都係咁。」

「葉生,」她不耐煩,「其實有咩問題?呢個袋好 common 喳嘛。」

廣告

你看你看,現在的年輕人對老闆就是如此無禮,但不得不承認,這個愛馬仕 Birkin 在香港地真的是蠻 common 的。

上流分兩種。

第一種,就是「一看就知道你是誰」那種,兩個字講晒就係名人。

第二種,就是「很想被人一看便知道是誰」那種,三個字要五個 syllables 先講得晒——「名人 wanna-be」。

無論是名人還是名人 wanna-be,愛馬仕 Birkin 都是她們的必需品。

名人需要,因為她們擔心別人的眼光 — 喂,嗰個名人嚟㗎喎,唔係孭個 Gucci 咁另類吖;名人 wanna-be 需要,因為她們渴望別人的眼光——咦,Birkin 嚟㗎喎,應該有啲料到嘅。

不過無論是否 common,我就是不喜歡她拿這個手袋。

「姐姐,唔係 common 唔 common 嘅問題,」

升降機內只有我和她,「我老細又係攞住呢個袋,我老細個老細又係攞住呢個袋,咁你都唔覺得有問題?」

「都唔同色,」她抗辯。

「梗係唔同色啦,你嗰個係鱷魚皮吖嘛,你攞住呢個袋同我見客,我變咗好似你條𡃁咁呀,你明唔明?」

果然。

「呢位係?」郭太微笑。

「佢係 Samantha,我 assistant。」

「嘩,咁靚女嘅,坐坐坐,飲杯茶先,唔好客氣。」

看到了嗎,攞住個 Birkin,老細都未有得坐,佢已經有得飲茶。

一個小時左右,客見完,「陪我去買個包先唔該」。

「吓?」她的雙眼發光,「你想送包畀人咩?」

「食落肚嗰啲包呀姐姐,唔係你攞住嗰啲包。」

剛才見客全程,佢享受,我講嘢,佢食飽飽,我淨係飲過兩啖水。

「哦,唔緊要,如果你下次想送袋畀人,你同我講,我同你去買。」

「你意思係 Birkin?」

「BKC 是但一個都冇問題,」她輕描淡寫,而所謂 BKC,就是愛馬仕傳說中有錢都不會買到的 Birkin、Kelly、Constance。

「唔係有錢都買唔到㗎咩?」

「傻啦,你配夠貨,唔好話袋,月亮都買到。不過有啲人個 record 已經好靚,唔使吓吓都要配貨就買到 BKC 囉。」

她越說得平淡,所發出的光茫就越是耀眼,而她當然就是那些「唔使吓吓都要配貨」的「有啲人」。

所謂「配貨」,愛馬仕迷一定很清楚,就是當你想買一個8萬元的 Birkin 之前,就必須要買夠一定金額的「其他貨品」。

背後的理論是,如果你想擁有 BKC 其中一個袋,就必定要「證明」你是一個標準愛馬仕迷。

夠荒謬吧。

In the world of luxury,每個人都知道那道不明文的愛馬仕規條:付得起價格,都要先看你有沒有這個資格。

「咁係咪就咁行入去同佢哋講『唔該我要配貨』?」

她大笑幾聲,嚇得麵包店內的收銀員精神一震。

「首先你行入去,求其搵個 SA。」

「乜嘢係 SA?」

「Sales assistant,有心配貨就要 mark 定一個 sales assistant,當然有人介紹你就最好。」

「你有介紹嗎?」

「你搵 Michelle 啦,好多 VVIP 都係搵佢。」每次聽到 Michelle 這個名字,都覺得是冰火兩極化的神秘感:李嘉欣是 Michelle,盧覓雪又是 Michelle,想不到連 Hermes 中環總店的大姐大都是 Michelle。

「搵到 Michelle 之後點?」我問,想不到原來有錢買嘢都要上個 course 先。

「你同佢講,你想買對鞋,又想買件外套,好多嘢都想買,總之除咗 leather goods 同埋西裝,通通都計。」

「咁要買夠幾多?」

「睇吓你想買 BKC 邊一個啦,又睇吓你想要咩 size、咩色,配貨比例大概係一比一至一點五比一啦。」

嘩,即係如果個袋八萬,咪要買多十二萬嘢?

「咁我買夠嘢,佢就會自動攞個 Birkin 出嚟畀我?」

「唔係啦,你買夠三四萬嗰陣,就同佢講,你都想搵個 Kelly,要幾多cm,當佢問你想揀乜嘢色,就即係入直路㗎喇。」

買個袋都要過五關斬六將,人生。

愛馬仕之所以是愛馬仕,因為他們把「買名牌」這等膚淺的事情,提升到心理遊戲的層次。

像極了愛情。

女孩子購買愛馬仕,喜歡愛馬仕,甚至崇拜愛馬仕,都是正常的。但請妳們在購買、喜歡、崇拜的同時,也要學習一個愛馬仕教曉你的簡單道理——waiting makes you want it more。

根據這個邏輯,waiting makes men want YOU more。

男人皆有獸性,叫得是「獸」,都嚮往捕獵的快感。要獵,先要等,等完再獵,得到的便是殊不簡單的戰利品。

聞說愛馬仕的全球第一大客是個香港富豪。

你看這個富豪身邊,為甚麼不是一個大美人,而是一個鄰家女孩?

英文差少少未必會明。

因為。

大美人給了自己一個 price,而鄰家女孩讓自己變成了一個 prize。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