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婚姻故事》《愛.對抗》-怎樣的人才寫出如此難唸的經

2020/4/30 — 14:52

The Squid and the Whale 劇照

The Squid and the Whale 劇照

在《婚姻故事》後回過頭來溫習 Noah Baumbach 的《親情難捨》(編按:有譯《愛.對抗》。Noah Baumbach 為兩套電影編寫劇本和導演),會發現十幾年過後他依然在透過電影為時時無解,刻刻衝突的家庭關係展開對話,但是對話方向卻不停變化,對話角色持續切換,可能是夫妻、母子、父女、父子甚至是兄弟姊妹之間,無意說教、簡單化一切問題或千篇一律勸和不勸離,意在透過鏡頭真實詮釋一個家庭之中每個人各個不同的困境。

家是一個整體,由有好幾個個體所組成,這些一起創造的記憶裡,既緊密又疏離的關係底下往往只容的下自己的故事,彼此相愛,有所期許,又因必然的失望,而反覆彼此傷害,這是我們在人生每個階段都可能體會到的無能為力。他曾說小時候經歷過父母的離異,接著走到自己前一段婚姻的終點,身為孩子的憤怒、身為丈夫的無奈,在一幕幕的影像語言中傾瀉而出,那視線有些溫柔,有些心疼,更是真正嘗過其中冷暖之人方能寫出的劇本。

《親情難捨》的原文片名 The Squid and the Whale 是烏賊和鯨魚,就像《婚姻故事》導演和演員郎才女貌的結合,這對作家夫妻也宛若天作之合,有文學做為興趣與共同話題,更渴望能雙雙在文壇闖出自己的一片天。曾經像兩團火焰而今走到水火不容,烏賊和鯨魚直接點明了本質上不同的兩個人某方面極其相似、相斥而不服輸的性格,頂著文學博士光環的父親始終自視甚高,瞧不起學校老師的教育水準,跟孩子看電影硬選象徵自身品味不俗的《藍絲絨》,在網球場上即使技不如人嘴巴也要佔上風,這樣不可一世的爸爸對下一代一廂情願的教養方式可想而知是多麼乏善可陳;過去盡心盡力的母親始終愛著兩個兒子,自我意識卻也越發強烈,不但長期出軌,不願溝通,漸漸拒絕在這個家裡敞開心扉,甚至無意妥善處理如此巨大的家庭危機。

廣告

兩個兒子面臨青春期的彆扭、過往世界的崩壞,缺乏大人引導的過程情緒毫無宣洩之處,外在行為與內在價值觀也因此產生偏差。老大崇拜這樣自傲的父親,演奏 Pink Floyd〈Hey You〉聲稱是自己的創作,沒讀過費茲傑羅《大亨小傳》、卡夫卡《變形記》只借用父親曾說過的評論當成自己的真知灼見,學到了缺乏尊重,學到了輕蔑虛榮。小的則站在母親一邊,他無法忍受爸爸對小孩的不聞不問、漠不關心,甚至與年齡相距甚大的女學生有所牽扯,可是媽媽卻也無法真正幫助到他,開始偷偷喝酒、髒話頻出,還在校園裡做出更無法理解的噁心行徑,間接也直接承擔大人們負面情緒,那稚嫩的孤獨身影更令人感到心疼。

時而從大人的角度切入,時而從兒子的角度探問,無從歸咎分崩離析的僵局該是何人的責任,不知道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錯誤,才讓每個人走得如此難堪,如此痛苦。家庭教育,是形塑孩子人格的關鍵,大人的一舉一動下一代都看在眼裡,父親的自傲變成老大的虛榮,媽媽的忽視變成老么的迷惘,在事情發生之前,沒有人能預期我們的行為將會對孩子產生何種影響,而今身處的網路世界則必須更加小心。《親情難捨》故事極好,結局亦是,看不見一絲說教,但同時足以引導觀眾細細反思,只有立體多面,貼近真實,又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優秀電影才能做到。

廣告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