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20/1/11 - 9:39

婚禮

資料圖片,來源:Jeremy Wong Weddings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Jeremy Wong Weddings @ Unsplash

上次駕車找回 K 之後,參加了他們的婚禮。

車上和幾個很久不見的同學見面,聊起各自的近況來:P 的家姐剛生了孩子,對上一次再聽到他家姐的消息,是十四年時在他家中做 project 的時候;A 早已經和女友討論過婚嫁的時機,打算年底向女友求婚。

不知不覺,身邊很多的同學已經開始結婚,但是真的有幸受邀去的,自己屈指,卻很少。有時想著婚禮不正好是一個好時機去重遇,但是又覺得這樣的重逢太刻意費勁。時間像請客食飯,想請的人很多,能來的人卻很少,還不說自己有的位置更不多。

廣告

婚禮在草地上舉行,門口的位置擺放著一對新人的照片。他們在大學因為音樂相識,然後一起拍拖,過了六年結婚,一切都如此經典而童話。照片不是在歐洲日本拍,而是在香港的角角落落,也許是那一些對他們有特別意義的地方:大學的樓階、西環的海邊、南生圍。看著照片,雖然現在已經有女朋友,但還是覺得如果可以和女朋友也有這麼一段大學相戀,有著相同的興趣,走過了五六年之後三十歲前成婚多好。只可惜初戀發生得太早,當時沒能用上現在才有的成熟。但再想想每個人都有不同階段的成熟,這也許是命定的一種奢侈。

入人情時,才懂得相問同行的朋友公價的人情是多少,問了才得知原來我對於人情的概念還是停留在十年之前。之後只能和新人說必定要在新年時再拜會,好讓我在那時補回一封更大的利是。看過相冊也簽了名,大家都在拍照站拍照,雙方的同學、家人、親戚絡繹不絕,拿著新人自製的道具和紙板留念。但我錯過了同學的合照時機,也沒有其他認識的熟人可以拉著去也就算了。

婚禮的佈置看得出花了很多心思:懸於空中的燈泡和白色燈籠,和四週的綠草地相映,簡單而隆重。整個婚禮的安排播出了兩人小時候的照片,相識的經過,而且還有一段即日剪接映出早上接新娘的過程。會場上的是不同的音樂,非常有新人因為流行音樂而認識的特色:大塚愛的《金魚花火》也有出現,非常切合主題。

有一點打動我的,是婚禮之上看得出,因為經過多年的交往和與對方家人的交流,所以兩方家人的關係,看得出比一般成婚的兩方家人關係更加親密。看著,我有想過自己的婚禮上,兩方家人會不會也這樣關係密切,但過了那迷茫衝動、互相依靠二十出頭的那幾年,也就不太可能會有著再擦出火花的需要和機會,可以拉近兩方家人的關係。

最後在不同枱的人上去大合照時,才發覺原來新娘做過不少電影的導演和幕後工作,無怪當時流露出果斷冷靜的性格。

乘車那時,回想起婚禮片段種種,和女友分享了幾張照片,和身邊同學討論會不會自己也擺這麼大的婚禮、有沒有相熟朋友和同學願意做兄弟。「曾經我個 ex 有搵過我復合,不過我拒絕咗,依家嘅女朋友可能條件比唔上 ex,但佢對我有情有義。雖然佢屋企窮,但係喺我最窮、需要創業嗰時將自己身上有嘅錢俾哂我,一句怨言都無。」

他現在做找換店,走遍各類骨場 K 場找換人民幣,但在每日工作交戰的正邪之間,仍然 literally 能做到元稹的「取次花叢懶回顧」,我們當中也就只有他最有資格說出那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