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存在感

2020/12/13 — 9:49

(圖片是某客人麻袋上的印章)

(圖片是某客人麻袋上的印章)

我的專頁有 10 個讚好了。10 個!簡直少到可以約出來打邊爐。我覺得這是不錯的,真真不錯。人與人的關係就該如此。10 萬人要見面只能在維園見,而 10 個人呢,我們去打邊爐。想想看,10 個互不相識的人一起吃飯,聊些生活中有的沒的,當然也喝一點小酒,微醺回家,明日生活一切如常,連見過面的人叫甚麼名字都不知道 — 豈不美好?

自然,像我這樣想的人很少。朋友 N 小姐也是寫文章的,是個 KOL(她以此形容自己),專頁追蹤者有兩萬人,但每日仍會為多一個 like 少一個 like 煩燥不已,也因此常常會寫些挑釁的話(人們喜歡挑釁的話)。讀者為此擊櫛。但也有時候,人們會留言說不喜歡她,說她「刷存在感」。這時候她就會覺得相當委屈。

「說我刷存在感!這…這真是……」氣得講不下去。

廣告

我沒有討厭 N 小姐(雖然也沒有特別喜歡)。就算是刷存在感又如何,畢竟人生在世確實需要存在感。主體的存在要透過客體的觀察確認。假若有誰不得不拼命在網路尋求存在感,那無非是因為,真實世界中她的存在感無處可尋。N 小姐是個失意的母親。丈夫出軌。孩子不聽話。因家庭已放棄事業的她,也沒有工作可以寄託。

而她其實是個極有才華的人。看事通透,字也寫得好,還煮得一手好咖哩。她擁有的我一概沒有,值得更多人為她讚好。

廣告

而我擁有而她沒有的呢,只此一樣,就是這酒吧。存在感來說,僅此一樣足矣。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