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存在於最壞的時代 盼望「我們不碎」

2020/9/4 — 14:15

Photo by 21 swan on Unsplash, https://unsplash.com/photos/-hNBS5q5klc

Photo by 21 swan on Unsplash, https://unsplash.com/photos/-hNBS5q5klc

【文:co_and_quote】

二零二零年的集體感覺是「被困」。被困在蝸居、被困在香港、被困在不見曙光之中。打工仔去不成旅行、學生網上(自)學習、就連落街飲茶都有百般阻撓。於是經常聽到人說:「呢年都唔知做過啲咩。」史無前例的轉變令人無所適從,也令都市人的負能量百上加斤。

面對焦慮,存在心理治療學派認為解脫煩惱就要接受人的四個共同宿命,包括死亡(death)、孤獨 (isolation)、無意義 (meaningless) 和自由與責任 (freedom and responsibilities) 。借用本地組合 Error 去年的作品《我們不碎》學習如何在最壞的時代找一點幸福。

廣告

「你對我說你很累 累便坐下或去睡 承認我們的身軀 」

「疲勞」一字在這段時間經常出現,無論是抗疫還是抗爭都是一條看不見盡頭的路。以前說「見字飲水」會被人嫌棄講廢話,但疫症之下則成為大家熱捧的口頭禪。失去才知後悔、脆弱才會聽人言。我們認為生活的意義是在於完成各種目標,而在家無所事事的日子令人自覺虛渡光陰。引用心靈作家素黑所說:「改變狀態是由喝好一杯水開始。」承認自己的需要,用心處理每件小事其實是一步步掌握自己的生活。因為講究,你會從中找到滿足感。將無意義的小事做好,是為了累積信心,終而「自我感覺良好」。

廣告

「看見到處正淌淚 才明白 / 炫耀 我們識於廢墟」

每日打開新聞都是挑戰自己常理和道德底線。不滿和不甘心源於你對某些價值的追求。失望是個人的感受,解釋不了也不想解釋。感受是千篇一律,但經歷是人人不同,因此人注定是孤獨。當正能量耗盡時謹記圍爐取暖,講不了就去聽,聽別人在這共同的環境中的故事。可能有所共嗚、有所驚訝、有所啟發。一個人可以走很快,但我們一班人才可走很遠。

「我會想變成誰 而你卻不想記得大一歲」

自由可貴,不過人怕做錯決定,很多時寧願拒絕選擇。我們對於未知充滿恐懼、對於冒險可免則免、對於責任最好唔關我事。

慢慢不問今夕是何年、只望安穩過日辰。當人沒有活出自我,缺乏強烈而深刻的經歷時就會出現存在的內疚(existential guilt)。這種感覺會成為一種正面的能量驅使人做自己想做的事。換言積極和被動是一個循環。如果自覺宅在家很頹廢,不要心灰,這感覺將會成為實踐自我,追求自由的推動力。當一個人厭惡自己的生活才會選擇改變。

「如你未碎 陪我一步步做回人類 或有誰背棄我們而去 來挽手一起走向故居 」

以前住過的地方叫「舊居」,生前住的地方才會叫「故居」。據說人死後要回到生前最珍惜的地方,才會安心上路。對你而言最珍惜的地方是哪裏?

會是熱門搜尋的英美澳加紐,星馬泰台灣還是你成長的香港?認識死亡能幫你學懂生存,特別是幫助你思考甚麼是最重要。人生和城市的過客很多,留下來跟你挽手上路的人難得。正因生命有限而無法估計,我們才希望用工作在世界留低蹤跡、用愛在別人腦海留下回憶、用行動在歷史留低印記。

「為你的心碎而心碎 但渴望散在天空會不碎」

每一個接受治療的人或者普通人都必然在生活感受心碎,或者說「無力感」。存在主義四大終極議題就是承認人生最無力的四件事,認清每個人是「受限制的存在個體」。存在縱然充滿矛盾,而同伴、對小事的覺察和改變的勇氣就是讓人對「存在」保持盼望的關鍵。

(引用著作「雙城記」一句經典對白: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壞,是透過比較而得出結論;

好,因為你和我也只能夠生活在這個年代。)

 

(作者簡介:香港土生土長的大學生。日常的正事是拜師學輔導學工作學做人,閑事是沉迷電視電影電台節目和粵語流行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