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跌倒

資料圖片,來源:Jcomp @ Freepik

校際辯論比賽是沒有可能比校際籃球比賽更受歡迎的,但因為那位師兄,每次辯論隊有賽事,叫座力前無古人。

師兄試過在「我們不應該吃肉」(正方)這個根本沒法子勝出的辯賽中,反哂眼地模仿牛隻被宰前的哀鳴聲(佢扮咗另一種呻吟聲),全場掌聲雷動。

師兄試過在「講粗口不應該被視作犯校規」(正方)這個根本沒法子勝出的辯賽中,毫不尷尬地說了一句十六個字的粗口,全場掌聲雷動。

師兄試過在「中學生不應該談戀愛」(反方)這個根本沒法子勝出的辯賽中,公然向對手(一家國際學校)的女隊長示愛,女隊長面都紅哂勁受落,全場掌聲雷動。

只要有師兄,and his name is Patrick by the way,掌聲雷動是必然的,雖然以上比賽都冇贏過。

跟 Patrick 師兄同屆的另一位師兄,and his name is Derek by the way,是學校的天之驕子,會考 9A(嗰屆學校冇 10A),中六仲要做埋學生會會長,之後去咗美國唔記得邊間 Ivy League。

Derek 師兄大學畢業之後,理所當然地進了華爾街一家百年老店,但據聞人際關係一般,最後更因為不小心違規而導致客戶嚴重損失。自此之後,Derek 沉迷了網上賭博,最壞的時候曾經一晚輸掉了一年人工。

說回那位最激辯論員 Patrick 師兄。

足足二十二年後,Patrick 師兄在家裏設宴擺壽酒,我極度榮幸被邀請。師嫂百分百入得廚房,但賓客眾多(十位),師兄為了不讓師嫂勞碌,當然安排了到會。

去人屋企吃到會,沒有十次都有十一次,幾巴閉的都吃到見怪不怪了,但那晚是豪到一個點 — 甬府到會 — 三千蚊一位應該走唔甩。

但都未算型。

席上有城中著名的超級富豪,他帶了好很多瓶好很靚的紅酒來賀壽,不過最搶眼還是超級富豪的女友,嘩真係靚到不𥄫不𥄫還需𥄫。

後來才知道 Patrick 師兄最近辭了職,出來成立自己的 fund,只是一星期時間,已經吸引了十位數字的資金,而那位城中富豪便是其中的投資者。

咁都未算型。

客廳很大,飯廳很大,我在飯廳坐的位置,剛好對著客廳。周圍佈置簡潔,除了超級無敵音響和特大 QLED 電視機之外,並沒有多餘擺設。

只是電視機後面的牆上,掛著一幅畫。

師嫂大概留意到我的視線落在那個方向,於是問:「電視機冇開,你做乜望住嗰邊?」

我望緊幅畫喳嘛,冇乜研究,但覺得幾靚。

「靚喺邊度?」師嫂也望了過去。

真係唔識,好似真係 feel 到畫裏面嗰個人嘅情緒咁,有啲畢加索 feel。

「吖屌你,」城中富豪在這個時候介入,「都唔知話你識嘢好定唔識嘢好。」

即係點?

「吖屌你,」城中富豪似乎欠缺一點語言自覺,「呢幅真係畢加索嚟㗎。」

被富豪連屌兩下,精神為之一振。

「佢以前邊識買畫啫,撞過幾次板啦,吖屌你,而家買得仲叻過我。」

「做乜都係咁嘅,」Patrick 師兄說,「唔冒險都可以學到嘢,但肯冒險一定學得最快。」

曾經有位馬拉松選手說過,父母給予一個小朋友最失敗的教育就是每當他遇到什麼難題,都要急著幫他解決。

別說是一個難題,就連人家問你孩子一個簡單的問題而已,你都急著要幫你的孩子回答別人,那他們怎麼有機會成長?

馬拉松選手曾經在高中時期的一個下午,練習的時候因為跑得太累,跌了一跤,然後可能連帶比賽所帶來的壓力,整個人崩潰了,在運動場上大哭起來。

選手的教練告訴了他的父母那天所發生的事,但父母晚上見到他的時候裝作若無其事,因為教練在電話裏頭說:「裝作什麼都不知道,讓他自己成長吧。」

冒險、失敗、挫折,在求學的時期,在成長的階段,在還輸得起的日子,就應該讓小孩子碰碰釘子。是的,踩釘好痛,但細個唔踩下,大個才來第一次感受,那是一百倍的痛楚。

就好像 Patrick 師兄一樣,反哂眼地呻吟,說一句十六個字的粗口,或者公然向對手示愛,可能在人生其中一個維度裏,是會被判失敗的。

但在另一個維度裏,要記住,對著那三位決定我們那刻失敗的辯論評判,我們要在心裏說一句。

吖屌你,你買得起畢加索咩?

 

(標題為編輯所擬)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