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安慰人,不是說放下就好

2020/10/25 — 14:43

Photo by Chaney Zimmerman on Unsplash, https://unsplash.com/photos/OkcDxTsGeVo

Photo by Chaney Zimmerman on Unsplash, https://unsplash.com/photos/OkcDxTsGeVo

在廣播節目裡,除了分析法律問題外,某些時段會介紹新書。有些訪問到的作者很特別,或者她因為某些特殊原因無法到,那麼就由出版社的編輯來跟聽眾分享這本書的選書過程或心得。

今天討論的書籍很特別,是由一位 93 歲的日本律師所寫,據說她已經做了 60 年的律師,而且經手上萬件的離婚訴訟。根據她對於訴訟的觀察,寫出對於人際關係的某些看法。在這本書裡,提到一個有趣的故事,大概是這樣的:

她曾經協助一位先生外遇的妻子訴訟。先生在與第三者外遇後,提出離婚訴求,也願意給付 800 萬日幣的贍養費給妻子。但是妻子為了不讓他先生好過,於是堅持要以 1000 萬日幣和解離婚。最後因為訴訟拖延過久,第三者不想等待,於是先生在第三者離他而去以後,撤回離婚起訴,決定回到家庭裡。這位律師的看法是,「不要為了當時的怒氣,只想要報復,而毀了自己更好的未來。」

廣告

可能是職業病作祟,當我聽到這個案例時,自己竟然開始腦補想像,如果是我,會怎麼協助當事人,會不會做出跟那位律師一樣的結論。在經過三秒鐘的膝蓋反射後,立刻計算出我自己會怎麼做。結論是「老公,既然你要回來,我會好好的『照顧』你。」來賓聽到這個反應時,哈哈大笑,覺得兩位律師真是極端的兩派,我,屬於「暴力」系,她,屬於「溫柔」系。但是她這樣的作法,才是對當事人比較好的處理方式。

我的想法是這樣,當一個人掉進洞裡,最好的方式,是一起跳進去,然後陪她想清楚以後再一起出來,而不是站在洞外面,找工具拉她出來,甚至直接告訴她,你為什麼這麼想不開?緣分盡了、人散了,為什麼不能見好就收,甚至要把事情作絕了,才能罷休?

廣告

就不能啊!因為任何人,都無權跟另一個、另一群人說,夠了,你不要再虐待自己、懲罰別人了,離開心更寬、窗外有藍天,為什麼,你不能往前走呢?你為什麼要讓人生一直停頓在這裡呢?這樣彼此傷害好嗎?

阿幹,就不能啊!你以為我願意嗎?在這時候、這時間、這時刻,我就是只能停頓在這裡,不是你說要趕快走,我就一定得要站起身來往前進。結婚這幾年,林謅罵就是過不去,因為他一直傷害我,我沒辦法就這麼放過他,可以嗎?

我的答案是,如果沒有讓她的情緒在那時候釋放,然後站在道德制高點上,對她的人生指指點點,她這口氣噎著,以後就是過不去。你要她接受 800 萬元,不要堅持 1000 萬元,但那口氣不是 200 萬元,而是她的人生。難道,她的婚姻就不值得那 200 萬元嗎?她的想法,如果當時是那樣,那就只能尊重。橫豎你跟她說了結果,她仍然願意選擇這條路,你唯一能做的,就是陪伴,以法律盡其所能的卡死對方,讓當事人滿意,因為沒有走過這段路程,她就是會過不去。

所以,當我們希望可以安慰身邊的人,不是告訴她放下就好。因為要不要放下,那是她自己的人生、她自己的決定。她想開了,累了,自然就會放下。以遺憾的口吻評論別人的人生,說當時如果他怎樣、現在就怎樣云云,其實太過理想化。多數的時候,她終於願意放下,不是因為不計較,而就是算了,懶得理你,但是那需要時間,不是我們這種局外人怎麼指點,人家就應該按照我們的方式去做,不然就是不識好歹。

說穿了,人生的種種不愉快,就是需要時間去慢慢消化,半點都急不來。而「以直報怨,以德報德。」即可,因為「以德報怨,何以報德。」,X!我打官司的時候,明明就很溫柔的好嗎?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