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實測】請整理師替我收拾樓梯角落

2021/1/15 — 10:48

政局和疫情改變了很多人的生活,甚至職業。去年九月,於選舉事務處任職的 Clio Yung 得悉立法會選舉將不會如期進行,深感自己的工作再不符合服務市民的初衷,便毅然請辭,投身她另一擅長的工作:整理師。

MINUSfocus 無痛整理收納服務創辦人 Clio Yung

MINUSfocus 無痛整理收納服務創辦人 Clio Yung

廣告

不少家庭都有聘請家務助理或室內計設師的經驗,整理師感覺上是較新興和偏門的職業,但 Clio 卻說整理師的行業於八十年代的美國已興起,而日本的「斷捨離」、「簡約生活」和「禪」等概念也深為港人熟悉,台灣一些大學更有開設家居整理課程。Clio 於日本的 Housekeeping Association 修畢 Sawa Method Advisor 課程,該組織官方網頁顯示,至去年九月止,已有超過十四萬人報讀不同級別的家居整理課程。 Clio 說報讀人數飆升,可能跟人們於疫情中留家有關(該組織也提供線上教學),不過她同時補充,台灣有一些整理師並沒有修讀類似課程,全憑經驗和口碑招徠生意,也有很多客戶支持。

筆者早前迷上 Netflix 的《執屋專家》,片中總是浩浩蕩蕩一大隊人為明星的家帶來翻天覆地的改造,但平常人大都缺乏支付這種豪華服務的財力,那麼本土的整理師的工作模式又是如何?Clio 說香港的整理師各有特色,有些是「親子向」,尤其擅長整理育兒用品;而她則是「環保向」,曾修讀「環境管理」的她著重源頭減廢,並會為客人所棄物件提供回收、轉贈等途徑的建議。此外不少香港整理師都會互相聯絡,交流意見,如果遇上較大的專案,他們會合作共同處理,加快整理速度。整理流程大致如下:

廣告

1) 事前諮詢(到家居面談或網上討論):了解對方期望,及現時由雜物引起的不便

2) 上門整理:下架> 分類> 淘汰 >歸位

3) 計劃及提供意見

4) 代採購適合的收納容器(選擇性服務):再次上門完善化物件擺放方式

說得簡單,執行起來又是如何?筆者就請 Clio 為我家的樓梯角落進行整理……

(Ok,都唔係好亂啫……未見過大蛇屙尿呀?)


(下架——把物件,包括隱藏在角落的雜物全部攤出來,場面可以非常壯觀……)

(分類——以這堆在樓梯角的雜物為例,可分為行李箱、煮食用具、電器、運動用品、手工藝工具、待回收物品等……筆者因與朋友共住,所以分類還包括要劃分擁有權,在這次整理中,筆者也只能處理屬於自己的物品。)


(淘汰——「上次用是什麼時候?」「會否再用?」「可否拍照留念而放棄實物?」Clio 不斷提出問題,逼使我捨棄了很多東西。例如我擁有超過三十個紙袋,
環保袋更多至五、六十個,Clio 提出須限定袋的數量,如超過十五個便須送走,她也提供了接收環保袋的地方,如 Green Common 等,減除了我因丟棄物品引起的不安和罪疚感。此外,Clio 發現我擁有不少種植工具,室友則擁有不少健身用品,但均極少被使用……我忽然發現每人心裡都有一個理想,可能是一個健身夢或花園夢,Clio 建議我當機立斷——做或放棄。我說我還是希望嘗試種植,她就命令我把工具放到進行的地方,如露台,若一個月後還沒展開行動,就要把工具送人。)

(歸位——歸位過程中 Clio 會傳授收納的法門,例如「不要有窿就塞」,如果物件不被看見,它的存在就會被遺忘,因此平面擺位會較前後擺位理想。)

執拾終於完成!雖然外觀上沒有電視節目那種驚人的視覺效果(因筆者跟朋友共住,只能處理部分物品),但筆者心裡著實輕省不少,至少知道自己原來擁有很多可用資源,也跟很多令人頭昏腦脹的東西說拜拜,那種舒暢難以言喻!這次經驗開拓了我的思維,相比送魚上門,整理師更像是耐心教客戶釣魚的人——整理是一門學問,很多看似簡單的道理(例如以空間決定物品的數量等)在沒旁人提醒和啟發下原來難以獨自執行——筆者在整理方面意志薄弱,開始不到一小時已處於夢遊狀態,還喝起啤酒來,要 Clio 不斷督促我回到現實……我想要活得輕省,最重要還是在訂立規矩後自律遵守,才能長遠有效。

(原文無題,文題由編輯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