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20/3/20 - 13:55

【專訪】大時代裡做年輕藝人 譚淇淇:很多圈中人有口難言如公務員 大家心照

譚淇淇

譚淇淇

【撰文/特約記者 盧斯達;攝影/Peter Wong】

上一代的藝人有很多禁忌和規範。郭富城在台灣曾豪言:「30 歲前不會失身」;日本 AKB48 有成員被發現與男偶像共渡春宵,要在鏡頭前剃頭向歌迷道歉……譚淇淇似乎沒有這些規範。曾經在電視節目大談初夜;自認在 IG 貼相會用美圖秀秀幫自己「升 cup」;表示自己是雙性戀,「但同其他人講,他們都當我講笑」;現時沒有經理人,單拖赴會;以前藝人就是藝人,譚淇淇和很多新一代,更像現時所說的 Slash(斜槓青年),社會沒有包生仔的生涯規劃,每個人的身份亦不再從一而終。

廣告

*   *   *

成名要趁早

「經常有人問我是做甚麼,我都不懂得回答。我網上、網下的東西也做,都叫持續有工作,算未死得;說很多人認識我?其實也有很多人不認識我。我一向都這樣游走在不同領域的中間,有點四不像;有人會說我周身刀,無把利,其實都是 sad but true。」

譚淇淇是 Youtuber、KOL、炸雞店老闆、主持、DJ、音樂人;除了幕前,也做幕後製作。現在連經理人都不需要,自己做自己經理人。

「現在有合作,通常都是對方直接私訊,例如要搞一個 event,我就幫他們找人、找場地,找我認識的 production 和 event production 的人,而我自己就找其他 KOL 做宣傳。」

在 slash 的理論發展出來之前,新一代公眾人物早已對這種生活與生存的方式駕輕就熟。

成名要趁早,譚淇淇也早熟:「我從小到大都很有表演慾,小時候就想做藝人,最大的心願是拍青春偶像劇,唱 K 歌,唱《死性不改》那類,不過到現在都未拍到,應該都無機會喇。」要數香港的「偶像劇」,已經是化石年代的《Y2K》、《四葉草》,現在說出來大概沒有 00 後認識。

譚淇淇也進過一般的晉升階梯。第一次走進幕前,是參加商台的選秀節目,「之後簽了一間 model 公司,張敬軒是當時的老細,那時 Lilian Kan (簡幗儀) 和很多人都在。老闆要求所有 model 都要有些專長和才華。那我喜歡音樂,也喜歡 rap,那就好像慢慢成了一個標籤。」

真正第一次「紅」,已經離開了時代所遺留的晉升階梯,在互聯網發生。「那時 19、20歲,雖然想做藝人,但也沒有很多規劃,沒想過自己幾時幾時要做到甚麼。那時也拍一些短片,都是很無厘頭,扮鬼扮馬,連龍心都扮過。當時還沒有太多 Youtuber ,我上去 Youtube 都是聽歌。朋友把我的片傳了上去,又發現原來都有人睇。」

第一次爆紅,因為製作了一首說唱歌曲 《Facebook Lover》,當年的十幾萬點擊,真是屬於爆紅。

「後來這首歌令歐陽靖(MC Jin)注意到我,就簽了我。」接著開始拍廣告、拍電影。2014 年,跟自己的家人合資搞韓國炸雞店,身份又加上了「年輕創業家」;另一次「入屋」是 2015 年毛記電視開台,她飾演「?海珠」。

最近在做甚麼?有沒有受武漢肺炎影響?

「最近全行都淡靜,我最近在香港電台做主持和 DJ,算上去也等於全職在港台工作。」從網絡紅人做到港台、幕前到幕後,巡迴了一個很大的圈 — 譚淇淇仍然未到30。

毛記電視「《六點半左右新聞報道》 6月X日的新聞」片段截圖。

毛記電視「《六點半左右新聞報道》 6月X日的新聞」片段截圖。

*   *   *

網絡原住民藝人的生存心態

90 後甚至 00 後,是一個未被探索的族群。尤其在政治世界,這個年齡組已經嶄露頭角,因為自出世以來,就已有網絡。使用這些工具,好像呼吸一樣容易。新一代的藝人,在成為藝人之前,已經是重度的網民。成名之後也是「知名網民」,沒有太多事物需要重新適應。

譚淇淇父母在韓國炸雞店之前已經做過飲食業,小時候曾經發生廚房工業意外,家人在一次爆炸中受傷。「當時就是家道中落。」母親患上抑鬱症,自己也開始抑鬱。現在做藝人,其實也是一種 freelancer ,收入不穩定,曾經戶口剩下幾十元。家道中落,自己做藝人直呼好窮。

「我好固執,有一個儲蓄戶口,那個戶口存錢進去,就不會動。流動戶口試過剩下 70 元,然後叫朋友存 30 元給我,等我可以拿(100 元) 出來。就是去到咁窮。我們有很多工作都不是個個月出糧,這樣的時間也有半年至一年左右。」

譚淇淇雖然抑鬱過,但 EQ 也高。做網絡人物,一定有很多網民批評,她表示總有自我調適之道。

「我其實沒有太介懷別人的說話,如果說有壓力,都是自己給自己,例如這個訪問或者對談,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為甚麼不集中一點……之類。別人的說話我不太理會,例如你上高登和連登看,基本上每個做藝人的女仔都係 X ;又例如網民說我哪張相『好好  J』,或者覺得我『好 J』,我都覺得 OK,做藝人就是想令人開心,這種還好。當然如果有些斯文點的女仔,就可能覺得這種生活很大壓力。有一些評論都是善意的,例如說我 rap 得不好,那我確實是 rap 得不好,但自己喜歡,所以我沒有 hard feeling。」

圖片來源:譚淇淇 facebook 專頁

圖片來源:譚淇淇 facebook 專頁

娛樂圈是不是像一般人所想,充滿勾心鬥角?

「很多人都說做娛樂圈,就要埋堆。我就沒有埋堆,在這個圈他們應該當我 Ms friendly,有 Job 就做,也沒有強求甚麼,我沒甚麼生涯規劃。例如 cast 一個角色,我只會專心做好,這個角色最終是誰得到,我就不管。當然勾心鬥角在哪裡都存在,如果有攻擊,我通常都不理會。有個前輩跟我說,在網絡上不要太自我,有好的東西,就多說多轉載;如果是批評,就盡量不理會。因為網絡就是一個人的 track record ,將來關於你的東西就是搜尋結果,所以還是多說好事,壞事就放在心裡。」

覺得上一代和這一代藝人有沒有很大分別?

「以前你做藝人,不可以給人知道拍拖的嘛,現在你拍了拖,就馬上要公告,甚至如果對方是藝人,就大家夾一些新聞出來宣傳……」

一直以來曾經合作的經理人,有沒有要求譚淇淇不能拍施、不能說某些話題?

「就算對方這樣要求,我也不會管,哈哈。關鍵是其實我不覺得自己是『偶像』,雖然我如果有男朋友,也傾向將他收埋,因為不想他也被評頭品足……還有,如果分手的時候,又要交代,我就覺得很麻煩。我的感情經歷也比較坎坷,時常都會一齊又分手,分手又一齊,次次都要交代會好忙。」

「樣和身材被評頭品足早就習慣了,但有時其他都很好笑。我時常都不介意說自己的個人東西,我會說自己去蘭桂坊蒲,有就不需要掩飾。不過經常都有人說見到我跟誰在一起、說我跟誰人有一腿,但其實我連那個人都不認識。不過如果是流言,其實我也不會特別澄清,都係得啖笑。」

網絡資訊太多,只要丁點時間,事情就沒人談論。任之丟淡沉底,好像是網絡原住民與生俱來的本能。

*   *   *

中國(和香港)有沒有嘻哈?

覺得生不逢時,這一代多多少少都有。譚淇淇的生不逢時,是趕不上最後一波本土偶像劇。另外,也想做一首自己滿意、可以不斷 loop 的 rap 歌,但自言能力未夠。至於很多藝人想有大突破、或者搵更多錢,都會想到中國市場。譚淇淇有沒有來自中國的機會?

「有,一個前經理人,他搬了去北京,他們就搞『中國有嘻哈』,2017 年的第一集我就上了去。當然他們也邀請香港很多 rapper,但未必人人都想去。」為甚麼呢?「因為他們很有才華,可能就覺得不需要這類節目證明自己;也可能會覺得不想上比賽選秀節目,但我是一口答應的。因為覺得自己歷練和表演經驗不夠,如果上一個這樣大型的 Hip hop 節目,可以見識多點,可以令我自愧不如和長見識。平時很多人說我 rap 得不好,自己也會 ego 太大,心裡會想,我是不是真係咁差?去完這些節目,就真心覺得自己又真係幾差喎。」

譚淇淇在《中國有嘻哈》(網上圖片)

譚淇淇在《中國有嘻哈》(網上圖片)

《中國有嘻哈》這個節目,譚淇淇覺得如何?中國其實有冇嘻哈?

「不談立場,你如果純粹從製作去看,其實真的很不錯。首先是規模很大,一個節目就有十幾個導演。雖然那個節目有點像韓國那個 Hip hop show,但搬過來做之後,效果又不錯。那一期大家都會討論 Hip hop ,然後又叫阿 Jin(歐陽靖)戴個面具……確實是有節目效果。」

「至於中國有沒有嘻哈,其實他們好多。只是那個節目的選拔,就有千幾二千個 rapper,你還不計他們有很多 rapper 不上這類節目的,那個數字就很誇張。如果你說香港的 rapper,可能不夠 100 個。當然上面的數字是說全中國好多個省份,不過不能否認 hiphop 文化發展得很蓬勃。」

跟國外和香港的 hiphop 相比,中國 hiphop 關注的東西和風格,會不會有甚麼不同?

「都會有一些關於社會的東西,但他們不會講得太明顯,始終都是中國……另外就是很多 rapper 會用自己的地方語言,講自己家鄉的事情,例如用四川話來講四川。這個是中國比較明顯的元素。當然你說 Hip hop ,由黑人開始就已經談很多性呀、女人呀、毒品、幫派衝突等等,他們也會有。還有愛情啦。其實題材上跟外國、韓國的 Hip hop 也相差無幾。」

香港的 Hip hop 圈、音樂圈近年發展得如何?

「其實近大半年發生的事……不只最近,其實香港的 rapper 一向會以社會政治來做題材,畢竟香港一直是言論自由的城市,最近就唔好講喇,但以前一向是言論自由,創作空間大,大家不害怕發聲。我覺得這是香港幾獨特的形象和文化,香港真是偏向講政治;講個人情感的,近年也比較多。有些新派的 rapper 會講很無厘頭的東西,純粹 for fun 的,嬉笑怒罵的,現在大家都會接受,新舊都會並存。以前會播 Hip Hop的地方不是很多,但現在很多一般的餐廳或酒吧都會開始播,還播本地的 DJ,我也開心它慢慢普及起來。」

*   *   *

如果警察約妳得唔得?

如果約會 app 有人自稱做警察,譚淇淇點睇?

「因為做警察,通常都係大大隻,我不太喜歡大大隻。我鍾意一係好肥,一係好瘦。」 

其實都唔一定,都有好多瘦的。瘦的警察行不行?

「即使只是約會,我都沒有約會過紀律部隊。當然會有一些職業特別喜歡,但紀律部隊就不了。例如前幾日我在一間酒吧,裡面有個自稱是做消防員的人,我不認識他的,但他一下就拉著我想走,然後他跟我的朋友說:不要阻住我哋。我覺得他沒甚麼禮貌,所以就不會太考慮紀律部隊。」

轉個問法,有沒有聽過平輩的朋友特別不喜歡某些職業?

她說:「專業人士,律師醫生那些。」他們不是很有錢嗎?

「他們很多都是 fuckboy,你不知道甚麼是 fuckboy 嗎……例如份工鍾意返下又唔駛返,又可以休班那些(笑) ,當然正經地講,不同職業都有搞事的人,但我的朋友受過某些職業特別多情傷,所以就會不喜歡囉。」在心中,知道。

如果對象是女人?

「我是雙性戀,青春期的時候就知道了,但很多人都不覺得我是,所以就沒有合適的女仔喜歡我。我都做過好短暫的一陣 TB,但其他人就以為我是個短頭髮的女仔。」出櫃?

「之前也說過,但是他們都不當我是認真講。那世界上不是男人就是女人,我又不覺得有甚麼特別。我喜歡像田原那種女生,我現在公開表白,她很漂亮,又有氣質,有點病態美,覺得好正……你唔覺得好正咩?另外一種我也喜歡巨乳,S 型身材的,就是像徐若瑄那種,佢真係好正。」

譚淇淇

譚淇淇

高登仔覺得「娛樂圈全部都係X」 ,其實有沒有人向譚淇淇招手?

「會有一些奇怪的工作,其實都不是真工作。例如叫我去某個活動,『贊助』我一些高踭鞋或內衣褲,但事後要我退還那些高踭鞋同內衣。或者說叫我去外國某個音樂節,但特別指明對方是一個四十幾歲的甚麼男人之類,一般正式的工作不會這樣說吧。」

咁譚淇淇有冇被包過?「梗係無啦。唔係我就買樓啦。」有冇講到確實包養數字?「覺得對方都係講下,幾萬至 50 萬都有。邊會咁多?如果你畀我 50萬,我會覺得你係咪搞笑。如果你給我 50 萬,都不知道可以找甚麼界別的人了,不會是譚淇淇。我也懷疑有些人是無聊,故意去試下誰人會被包養,但試我不到。如果一個月 50 萬,我就不用做到隻狗咁,日日開 party 酒池肉林。」

有 50 萬元你會不會包養徐若瑄?

「當然想啦,但徐若瑄是個好女仔,她不會的。」

大時代中的年輕藝人

過去大半年香港發生了很多事,譚淇淇認識的圈中人是怎樣看的?

「如果你說 2019 年的社會運動,做我們這行的人,很多人都是向『同一個方向』的,我 get 到大家的意思都是一致的;但我必須幫一些朋友講,有些人簽了公司,本身合約可能是講明要避免講政治,因為你講的話就等於毀約。一個藝人毀約好大件事。所以有些藝人有口難言,或者他一些行為大家會反感,但大家可以體諒多一點。如果大家知道那個是同路人,就不要趕走他,有一些東西都可以心照。好像我有很多個男朋友,都沒聽他說過一句喜歡我,因為大家都知道,不用說到出口,很多事都會放在心裡。」

認識某大唱片公司的一個歌手,說出來不是所有人都認識,但確實是歌手。在中大圍城戰,此人就去過低調運送「物資」。歌手喎。十幾二十年前藝人的「政治參與」最多就是「民主歌聲獻中華」,時勢改變亦絕口不提當年聲稱有多支持民主。

譚淇淇回應:「佢好勁喎,其實我想這些事,現在都很正常。因為有危難的時候,香港人就會互相幫助,就會團結。特別是我那個年紀的人,一定會多。90 後,大家都是後生仔女,香港有事,幫手都很自然。只是做藝人,好像做公務員一樣,有些限制、有些苦衷。就算幫手都不能大大聲公開,有時藝人會被粉絲批評,這幾個月為甚麼只有吃喝玩樂。其實有些人做了事,確實不能被人知道,但是明白的人自然會明白。」

譚淇淇

譚淇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