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時空旅行的全新詮釋 — 《天能》

2020/10/11 — 15:43

電影《天能》(Tenet)劇照

電影《天能》(Tenet)劇照

【文:君尋】

時空旅行一直是古今中外的熱門題材,唯干涉「時間」的形式,多是以某個時間點穿越到更前或更後的時間點為主,並帶有以下其一的設定 — 「改變過去將會產生新的時間線」或「過去沒法改變,強行改變只會造成時間悖論」。設定上《天能》偏向後者並強調「宿命論」。

《天能》在關於角色如何干涉時間的形式上,帶來前所未有的新意。不是由時間點 A 回到時間點 B,而是由向前的時間線,在某一時間點逆轉成向後的時間線,並共存於同一時空之內。簡單說就是向前跑的人在某個位置調頭往後跑,並在跑道上遇到向前跑的其他人,但他們正以向前的姿態向後跑。因此處於逆向時間線的人會看到正向時間線的人的動作,像錄影帶倒帶一樣往後倒。

廣告

能有效表達這種對於「時間」的嶄新詮釋,電影絕對是最好的媒介,比起文字及定格的演出,影片更能展現當中對兩個不同方向的時間流逝的既念。背景音樂以及畫面中的顏色,都在協助觀眾理解畫面上的狀況。但對觀眾而言要在短短的兩小時內理解並習慣這種「時間機制」並不容易,加上《天能》的故事本質之一是充滿欺詐與詭計的碟報片,劇情當中已充滿各種需要搞盡腦汁理解的橋斷,同時間導演在堅守「時間」規則的情況下,一步又一步提升這種「把戲」的規模。這也是為何影迷需要重覆看兩、三次,嘗試理解當中的意義和劇情的原因。

不過,在作者已死的年代,觀眾是否有必要完全把導演想表達的東西理解過來?作品的解讀權在觀眾之中,一個動作一個鏡頭,只要我們認為無意義,那就是無意義。真正的意義是觀眾自行在作品中感到的東西,並非影評家解析的那些你從沒想過的東西。正如在劇中所說的「不要理解它,試著去感受它!」以及「無知是我們的優勢」,彷彿都像導演在跟看不懂的你說,不必太過在意當中的邏輯和原理,單純以視覺、聽覺享受這部電影吧!本片絕對是 COVID-19 爆發以後,最值得入場看的電影。

廣告

(作者自我簡介:90後土生土長澳門人。無法抗拒書本、戲劇和日本文化的魅力。不甘自我沈溺而開始踏上寫作分享之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