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2/27 - 22:05

山野無人之境(二):蓮麻坑礦洞詭秘異域

香港郊野中,位於新界極北的蓮麻坑礦洞一直很神秘。

蓮麻坑一帶的荒野,距深圳河對岸的樓房,直線距離最短只有一百米,往日被劃為邊境禁區,山客不得內進。近年禁區放寬後,規劃中的紅花嶺郊野公園仍是紙上談兵,全個區域幾乎一個路牌都沒有;加上長年遊人稀少,小徑蔓枝朽木擋路,傳說中要「爆林」前行;而礦洞環境複雜,掉下豎井會死人,更是不能掉以輕心……

終於,有機會遠征一趟,行山經驗豐富者,又想找點新意思,這路線不容錯過。

廣告

我們不走剛開放的邊境叢林地帶,免爆林覓路之苦;研讀地圖後,決定用最懶的路徑上山:坐的士直上紅花嶺山頂才起步。

遠足,我愛偷懶,可以選擇的話,專挑有車路直達山頂的路線;只是數十元車費,大夥兒可省回個多小時通常沉悶的車路登山腳程,又可以不須太早起行。山友聽到這個安排,通常拍手叫好,因為省下腳程,可以延遲出發,假期不用大清早起床,才是真正放假,云云。

問題是,你會遇上的士司機的白眼。

部分的士司機一聽到目的地在荒野某處的山頂,立即耍手擰頭:「唔識路」、「車唔夠力上山」,明白的,因為山路窄,而且必定無回頭客,通常是蝕本生意;串嘴一點的司機,願意做你生意,但會裝作好奇地問:你們不是來行山嗎?行山都要搭的士?

這一回,上紅花嶺山頂,這條路我們從未走過,司機也是第一次來,一轉進山路,我們暗叫不妙,路非常窄,僅比一架的士闊少許,一不留神,就會碰上山壁或跌落陡坡,而且曲折幽隱,又有「髮夾彎」,若然有對頭車,真的不知怎麼辦。更大問題是,這條路很長,車子走了有十分鐘,司機不住問:到未?到未?我們施展遠足安撫術謂:就

快到!就快到!轉彎就到!轉彎就到!……轉多幾個彎就到!

奇迹地,司機臉容有少許困擾,但沒有怨言,把我們送到山頂。我們非常感激,車費外自動加錢,聊表心意。

紅花嶺上有粉紅色吊鐘花

紅花嶺上有粉紅色吊鐘花

是日風勢清勁,紅花嶺之巔,果然紅花點點,鮮紅杜鵑與粉紅吊鐘花散落山野;不遠處已是深圳都會巨廈。我們向北落山往礦洞方向走,路徑清晰,原來不用爆林。可能近年遊人漸多,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路上本來沒有任何礦洞的指路牌,但警告語句多了,也就成了指路明燈。

礦洞是鉛礦,戰後已逐漸荒廢,由於礦洞幽暗,又有隱蔽豎井,曾經跌死人,近來政府已用鐵枝把洞口圍封。著名的六號礦洞外之「大廳」,仍然開放,四個巨眼一樣的洞口,景緻奇特;旁邊尚有少許平坦安全的洞穴未封,可供遊人探索;同行朋友謂:香港竟然有這樣的地方!

麥景陶碉堡之一

麥景陶碉堡之一

沿邊境線有一系列共七座「麥景陶碉堡」,建於二戰後的英治時期,當時的警務處長麥景陶決定興建觀察哨站,監察及堵截從內地湧來的難民。從紅花嶺到蓮麻坑的落山路,深圳的高樓近在咫尺,有些位置你甚至可以與深圳高樓露台上的居民打招呼。此時此刻,我回想起往日見過的半世紀前深圳影片,只是一大片水田。

山徑毗鄰深圳

山徑毗鄰深圳

山野無人之境系列:(一):芝麻灣變與不變


回程路,可穿蓮麻坑村。由於蓮麻坑村往日位處禁區,長年隔絕,出入不方便,很多原居民早已離去,外人亦甚少搬入,環境寧靜,村中有池塘,尚保留傳統新界村落風味;村子不遠處林蔭中,有法定古蹟葉定仕故居,葉定仕與孫中山共同發起海外華人支援革命。參觀後可沿塘肚古道離開,這條往日村民用的山路,由於過路人稀少,部分路面已被枯枝殘葉掩蓋,
 

蓮蔴坑村

蓮蔴坑村


相關文章,有關的士遠足法:
遭的士司機白眼的行山路線
類似「的士遠足法」可省回腳骨力,往馬鞍山燒烤場、大帽山頂、沙螺洞、流水響、西貢東壩等地,沉悶的路就留給的士。城門水塘的路,周一至周五容許的士從大埔道直駛到近金山山腳。各位的士大佬,不好意思,遇上這些乘客,就當百忙中抽空郊遊吧。

葉定仕故居

其他較容易行的遠足及郊遊路線:
情人節海枯石爛好去處:鶴嘴、石澳、大澳、塔門、嘉道理農場等等
「吓,行完嗱?」的行山路線:橋咀沙洲、鹽田梓、馬屎洲等等
 

葉定仕故居

作者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