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嶼山雲霧 青翠甘美

2020/7/17 — 15:49

【作者及主持人:何駿傑】

陰澳內灣,木條輕浮,深屈水口,泥灘摸蜆,二澳禾稻,金黃低垂,浪灣海浴,滿缸藍染,大小二白,發現愉景,爛頭營旁,芒草吹飄,棧道石澗,翠巒連峰,茂密叢林,滑翔傘飛,寺廟禪院,小屋散落,禮香響鈴,靜修安寧,佛影指路,蜿蜒窄徑,雜草矮樹,難分茶葉,回望過去,緬懷時光,年七十歲,思辨敏捷,他乃陳煥池,一次偶然下成昂平茶園最後守門人,「自己較少飲茶,對茶樹種植、摘炒沖泡一竅不通,搬入大嶼山多年不聽其名,然園內曾置十多匹退役馬作騎樂,九三年放棄飼養,其時本興建梅窩練習場,奈環保問題否決,從事則認識茶園老闆貝納祺御用大律師,悉結束經營,故提出接手續辦,終太太營茶園餐廳,本只賣咖啡奶茶,添炒粉麵飯及齋菜,兼售少許茶葉,假日設專車達天壇大佛樓梯接送,五年前患肩周炎停業至今」。冒葉嫩芽風隨香,一縷嘗新輕飄遠,淡雅洗滌獲得益,澄亮心鏡看明清。

招牌白底紅字,頂塌框鏽窗破,枯葉亂灑片地,頹垣凋零陷落,貝納祺愛郊野行山,早年在昂平覓地建別墅渡假呼朋,後見這地常濃霧蔽山,水氣充足,一九六八年建園種茶,其紅茶名雲霧茶,「初面積四十五公頃,約種二十五萬棵樹,今纜車站、市集、濾水廠、巴士總站、心經簡林亦為園地,先邀一位臺灣人引種管理,工人約十人,三人留宿,其餘自附近村民和更生人士,若缺人手鄰寶林寺師傅來協助,春及冬前兩採摘、收集、手炒、烘焙、包裝後運出律師樓分銷」。舊事難忘,歷歷在目,想起只乘梅窩渡輪歲月,「本住彩虹邨,任建築工人,承建村屋、政府工程、水務、馬路等,七五年擔的士司機聘請代理,時因一住大嶼山工友在車內暈倒,提議轉換工作及入島生活,且重操故業,參與擴闊嶼南道、建石壁監獄、由東涌鋪水管上昂平、東涌和梅窩填海計劃,假期做巴士司機,班次依船期,梅窩上羌山能駛三十八人大車,往昂平行筷子路改二十人小車,七八十年代假日去寶蓮寺只七千人,纜車通後每日最少萬人」。

廣告

先住塘福,搬往梅窩,現居貝澳,往時少出市區,菜蔬村民自種,糧油雜貨或購自長洲,閒常與友游水、掘牛大力、捉田雞及網魚,一晚兩三小時約網十斤烏頭鱭魚,「接手後一邊做工程,一邊自學研究,曾有傳媒邀茶博士葉惠民前來拍攝,接着他跟兩人自摘即炒,慢嚥細味,竟能產出龍井,知一棵茶樹不只產一款茶,決改只清明前採收,十一月剪老樹,早上九時前拇指夾食指甲椗摘,一芽兩葉,平底鑊手壓炒,約十分鐘拿上放涼翻炒兩次,使乾透驅草青味,儲密實瓶能置兩個月,乾茶葉若再輕烘,濃郁厚實,滾山水焗一分鐘,青碧幽雅,次焗兩分鐘,色綠回甘,第三次焗四分鐘,八十斤茶炒剩十多斤,產量微輕,曾嘗研鐵觀音,工序繁多,力不能及。路經國貨公司表演炒龍井,聽缺茶葉便指能免費提供,此曉杭州師傅炒時下些微茶油提香,增進認知。茶園餐廳假日生意不絕,自己及兒女皆要幫助,平日水盡鵝飛,收支不平衡,首數年農曆新年照常營業,人手緊拙致出餐慢,客人意見多,往後寧願休息,現仍想做,惜勞損,無奈接受」。

廣告

青馬大橋通車後加速發展,他指舊時只兩百輛私家車,現最少二千,居民由艇戶農家變外國人,每條村屋量約多百分之六十,「較愛小農村社區,鄰里真誠,雖生活條件差,感快活樂哉。茶園面積廣,部分品茗之士向政府建議活化,以自負盈虧方式教採炒茶,並買回製成品,形式像臺灣十鼓文化村般構成獨有風貌。現多學校來參觀,亦開放予公眾,留意夏天樹上或見蛇及吊絲蟲,枯樹上野菌切勿採摘食用,免碰樹幹棘刺受傷」。閒逸,沏一杯茶,躬身自省,人生,找到所愛,目標追尋。

香港電台「社區參與廣播服務」節目《小島作客》選出十三個香港島嶼作介紹,邀請島民、老師及學者分享各島的獨有文化。從生活、口述歷史、地理和文化保育多方面探索。作客小島,細聽別人故事,尋找逐漸失去的情懷。逢星期六晚上10時至11時在港台普通話台(AM 621/FM 100.9跑馬地、銅鑼灣、灣仔、屯門北/FM 103.3將軍澳、天水圍)播出,節目重溫請瀏覽cibs.rthk.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