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工匠諾蘭

2020/9/19 — 12:08

TENET 海報

TENET 海報

【文:澤西頓珠】

兩日前看了,因為忙著寫東西來不及寫下感想。

最大感想:沒什麼好看不懂的。

廣告

諾蘭(Chris Nolan) 導演的故事向來以不能直白表達見稱。故然有樂於拆解當中的真假、先後、物理、數學、悖論、概念的人,但也有希望看故事的人-- -- 如我。就好像看漫威電影,被前所未見的特效懾服之餘,一個能感動我的故事才是使我回味或追看續集的主要原因,而那些特效只是錦上添花。

電影上映便被冠以「燒腦作品」的「美名」,影迷覺得需要認真理解和深入研究箇中科學理論的需要,才能完全看懂整部電影。作為已經看過電影的人,我承認當中有兩個東西需要明白:一是祖父悖論,二是時間逆行。

廣告

但凡看過時間穿越電影並對此有好奇的觀眾都會認識「祖父悖論」:如果你回到你父親還沒出生的時間,殺死你祖父,那麼你就不會存在,但你不存在又怎麼殺死你父親?從《回到未來》第一集開始,觀眾開始被教育回到過去或未來都不能接觸那個時空的自己,因為這樣做會影響之後,間接導致自己的存在受到威脅。這簡單易明吧。但細心想,其實是基於未來真的可以被時間旅行者改變的假設。

到《未來戰士》出現「因為你回來影響一切,事情才變成後來那樣」的狀況。就是說,如果真的有時間穿越,所謂的改變其實已經發生,就等於說未來是不能改變的。開始有點混亂吧。未來戰士受命回來拯救未成年的叛軍領袖,但如果沒有這機械人的出現,領袖兩母子就不會知道未來的可怕,提早武裝自己。所以因果關係變得混亂,到底先有未來戰士回來,還是先有領袖武裝自己,變得不可界定。另一個類似的例子是《Harry Potter & the Prisoner of Azkaban》。

但這個 close loop 的說法到後來因為量子物理學對時間穿越提出新的看法,就出現平衡時空論。簡單說是一個人無法在同一時空穿梭,一旦穿越,只能到另一個平衡時空,創造出另一連串因果關係。不知為何突然想起村上春樹的《1Q84》。另一個例子又是被認為是燒腦巨作的《闇》(《Dark》)電視劇,到後來我幾近放棄理解。

諾蘭的《天能》採取了 close loop 的時空觀。了解這個概念後,基本上就能看懂整部電影,因為沒有人會說看不懂哈利波特的時空穿梭的,除非你非了解那個時間回轉陀錶的運作不可。但影片所以引起熱議,是加入了諾蘭作為「工匠」的 signature:時間逆行。

向來,我們回到過去的認知是回到某時時間點,然後從那個點開始向前走。但時間逆行就像錄影帶,帶子不會跳去某個點而是倒帶,那些畫面在過程中會出現逆向的畫面和聲音。找著這個重點,當你時間逆行就會出現反向的動態,就是電影中看見奇怪的東西。而「熵值」就在這個範疇派上用場,從物理解釋為何逆行,使觀眾陷入不理解的錯覺。

我不會詳解熵值的問題,因為我看電影時不認識這個概念,離開影院後上網查了一下滿足好奇便算。就等於看到什麼cold fusion或其他電影中提及的科技,反正它說有並很危險,使主角要拼命,我作為觀眾就接受了。

但我得承認,在觀影的過程中,我不斷讚嘆諾蘭的毅力和膽色。把動作 sequence 倒轉來拍,如何構想招式到真的付諸實踐,當中會遇上多少困難和未確定?我相信沒有導演會像他,挑一個最難的方法去說故事。但我佩服他的追求。

就像大部份他的電影,我離場的時候都會想:如果沒有那些似是而非的手法,直白的把故事說出來,這電影會更好看還是更難看呢?

(作者簡介:少說話多寫字的香港女子,因為愛電影所以寫電影,但腦筋有點遲頓,無法以寫作討好金主為生,只能自家作業,寫自己喜歡的東東西西。facebook: breakfastpie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