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巴黎小日子

2020/2/21 — 15:31

Midnight in Paris 劇照

Midnight in Paris 劇照

上次在倫敦待了十幾天,朋友們都說我應該順道去看看巴黎,對此我有一點猶豫,不是因為怕那邊治安不好,而是覺得如此浪漫的地方,是不應該一個人去的。不要問我為什麼還沒去到巴黎就知道她浪漫,其實我自己也不太清楚,或許是電影或文學給我的印象,或許是自己的幻想,但我很清楚那是一個我一定會喜歡的城市,即便香榭麗舍大道兩邊的樹光禿禿的,甚至不用看到巴黎鐵塔,只要身在其中的一家小小咖啡店,就能嗅到浪漫的氣息。

記得有一次跟朋友說起電影Midnight in Paris(《情迷午夜巴黎》),她問我是不是指Before Sunset,我笑笑說,不是。大學一年級看過一遍,只記得我好不喜歡主角的未婚妻,一個可怕的物質的膚淺的女人,當然也記得晚上的巴黎街景很美,穿越到舊時候的巴黎就更有氣氛了,但僅限於此。

後來我讀到海明威的《流動的饗宴》(A Moveable Feast),他的文字大概是我看過最流暢的文字吧,就像是一位好會講故事的先生在你身邊娓娓道來一個個小故事,故事雖小,卻被他講得入迷,從字裡行間,我看到老巴黎的模樣、他寫作的模樣、他與夥伴間的相處,還有他當時有多愛他的妻子。看著看著就覺得Midnight in Paris大概有在對這本回憶錄致敬吧,不單單是因為有海明威。

廣告

昨天再看這部電影,發現原來男主角在電影開初已經提到了《流動的饗宴》,他嚮往回到海明威在巴黎的年代,然而他的未婚妻並沒有回應,只是說著待會兒要跟父母吃好東西云云。後來她碰見了老朋友,那是一個看起來自以為是的所謂學者,說什麼都要拋一下書包的那種學者(順帶一提,要羞辱這種人,只要隨便會所一些他肯定沒聽過的無厘頭的虛無飄渺的話便可),聽起來好討人厭是不是?而她卻很喜歡很欣賞他,甚至覺得男主角什麼都比不上他,男主角用著Woody Allen的口吻說那個男人是pseudo-interllectual (garbage),然而她還在說,人家哪是pseudo啊,是真學者喔。

“We ate well and cheaply and drank well and cheaply and slept well and warm together and loved each other.”

廣告

我不時想起這句子,來自《流動的饗宴》,想像美好的著愛情與生活,都應該是簡單的,只要跟所愛的人在一起,其他物質大概都不太重要吧,然而男主角的未婚妻只懂得享受美酒美食,買一萬歐元的椅子,一直叫男主角不要寫什麼小說啊,寫劇本比較好賺,還有不要幻想留在巴黎啊,比華利山的生活比較好,甚至不明白雨中巴黎之美。連男主角興奮地跟她分享前一晚穿越的趣事,她都不相信,也不願陪他等如此「虛無飄渺」的事,還是快快回飯店高床軟枕比較實際。

“You belong to me and all Paris belongs to me and I belong to this notebook and this pencil.”

我想為什麼海明威如此愛巴黎,也是因為他很愛那時候的妻子,而當然,她的妻子也同樣愛她,愛說說不難,但相信及支持一個未成名的軍人、記者有才華成為一個大作家,則困難許多,才華這回事就跟鬼一樣,看到的人就會看到,旁人只會覺得他們是瘋子(這個比喻好像沒有很適合,但總比用神來做比喻要好一些,這個年代是因為看到信教的好處才相信的,所謂信德,也不知道去哪兒了)。因為相愛,因為相信,所以在一起的小日子都變得特別美好。

電影看似關於戀舊,然而就在一次又一次回到過去之後,男主角終於發現,過去是屬於過去的人的,屬於他的,就只有現在,在現在,他遇到了Gabrielle,一切就從她的名字,還有一句”I don't mind getting wet”開始。

曾經我也是個戀舊的人,看著無數次的花樣年華,幻想著自己身於60年代的香港,也對許多過去了的事耿耿於懷,但現在,我只想做好當下的自己,因為過去已經回不去了,而未來的世界或許會太險惡,把握今天,讀書、寫字、生活、愛,大概已經是最美好的小日子。

點播馬頔的切爾西旅館有沒有8310:

願此時遇見你
不是未來 不是過去
因為過去我們早已失去
未來太遠不著邊際
所以我願此時遇見你
盡管不是我們最美的時候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