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願深水埗繼續可愛

2020/10/13 — 23:31

深水埗(資料圖片,來源:Mandy Choi @ Unsplash)

深水埗(資料圖片,來源:Mandy Choi @ Unsplash)

我特別喜歡深水埗粗糙的氣氛。

癲佬中學時期多在深水埗區流連,因為那裏有黃金電腦商場,因為鴨寮街的混亂熱鬧,因為到處是廉價港式美食。

劉森記酸蘿蔔、公和豆腐花、新香園蛋牛治、文記車仔麵、林昌記魚蛋、譚仔米線(那時分店不多)。英文來說,就是「no-frills」,不像新市鎮的商場,全是金碧輝煌、一式一樣的連鎖店。

廣告

同樣原因,我喜歡倫敦的社區感,每個小區都有各自的歷史、氣氛特色、文化地標,所以歸屬感和凝聚力也特別強。年輕人要來倫敦定居,不要一窩蜂去住新市鎮冷冰冰的高樓大廈,應該試試古老一點的舊式小區裡面的 Victorian House,好像南倫敦 Bermondsey、西面的 Pimlico、東面的 Shoreditch、東南邊 Deptford、北面的 Hampstead,都是年輕新潮又極有人情味的小區。

香港的文化底蘊,其實絕不比倫敦薄弱。最近癲佬佬懷安慰,是因為《Timeout》雜誌今年訪問了幾萬人後,選了深水埗做全球第三潮和友善的地方(coolest and kindest neighbourhood),深深覺得這是久違了的平反。(倫敦唯一上榜的是 Soho 區,坦白說,不是不好,但我覺得有更多其他小區值得推薦。)

廣告

深水埗以向來是草根階層集中地,以前以工廠和紡織場為主(所以才見嘉頓麵包的地標),近年多小許多文青咖啡店,民間自發的文青節目,但同時保留了舊式的吵鬧市集和平民食店。

或許我們不需要更加多的連鎖商場。只有社區活生生的日常生活,才是一座城市的真正靈魂。最好的公民教育,是讓下一代以自己腳下土地和共同回憶為榮的社區。

我想起了兩年前在香港機場書店,隨手買來龍應台的《香港筆記》。書中有一句話:

「香港什麼都有,唯一沒有的是個性。大樓的反光,很冷;飛鳥誤以為那是天空,撞上去,就死。」

龍應台比大部分香港人都要更暸解香港,裏面寫香港的保育和文化定位,教人讀得惋惜和心痛,一座充滿文化歷史的城市,就因為輕視和缺乏文化願境而逐漸消逝。一座城市要培育出她的文化願景,不是任何政府公務員閉門作業,或者地產商開發硬體就能做得到,而是要大眾、學界、文化界,經年累月的長期凝聚。

深水埗在我心中,是標榜著發展的推土機下,急速摧毀我們城市魅力的過程中,其中一個暫時碩果僅存的倖存者。

下次回港,希望深水埗繼續保持著可愛,劉森記維持著無限添加酸蘿蔔。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