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幻愛》的罪

2020/7/23 — 12:16

蔡思韵,《幻愛》劇照

蔡思韵,《幻愛》劇照

【文:葉嘉詠】

葉嵐的罪

宗教有說「七宗罪」,可能不止於此。《幻愛》葉嵐背負很多罪行,有的是道德層面的,例如葉嵐為了學業,與Dr. Simon上床,犯了姦淫罪。有的是法律層面的,例如葉嵐利用心理學學生和輔導員的身份,引導李志樂說出他和欣欣的故事,以便完成論文畢業;她濫用權利,犯了傲慢罪。此外,她還觸犯其他罪行:她表面承認已原諒母親,但實際上沒有,只為自我欺騙心理學對自己產生正面作用。她這樣逃避現實,便犯了懶惰罪,不肯面對問題也不肯解決問題。她愛上李志樂,但明知礙於輔導員身份不能愛上輔導病人,仍不願意放棄,是謂貪婪罪。無論何種罪,葉嵐利用與欣欣相似的外貌,以獲取利益,這樣自私的人物,與欣欣的純潔完全相反。

廣告

認罪場面儀式化

近日有關「厭女」的討論引起爭議,與之相關的Uncle Wong一角,大家似乎都認同可有可無,我也同意,Dr.Simon已足以揭露葉嵐的「污糟」和cheap。說到這幕「名場面」,實在需要細緻說明。葉嵐碰到Uncle Wong便回家嘔吐,這是將內心的污穢(罪惡)外在化,清理不潔東西的行為,後來她向李志樂直接宣告自己好「污糟」好cheap,就像真心悔改的人告解,直面罪惡,期望獲得寬恕,因此葉嵐這個隱藏黑暗面、後承認有罪的普通人,因為當面認罪,罪行獲得赦免,李志樂寬宥她,在其屋外守候到天明。由此可見,有罪的人認罪後便會獲得赦免,日後重新做人,並找到依靠。電影因此加深愛的強大,達至結論:愛是恒久忍耐、不嫉妒的。

廣告

當然這就有點主題先行的問題。這種愛太有宗教意味,儀式感太強;經過一晚的「認罪」,一切都不是問題了。兩人戰性罪惡,帶出正面光明的意義:愛偉大得能戰勝一切負罪,成為受傷心靈的安慰,因此也能為精神病患者去污名化。這樣會否簡單化了精神病這個沈重又現實的議題?而且這場戲好像較多對白,除了說話,電影還可以利用色調、取鏡角度等來表達主題和情緒。可能編導曾經考慮過其他表現方式,但還是選取相對直接的對白來交代情節,為免觀眾不明白葉嵐的背景和李志樂的無私。

限於我對宗教的認識,以上的討論可能不夠深入,也未能涵蓋不同宗教派別的差異,我只想借用宗教的角度來帶出一點思考,表示我對香港電影的支持。如果說《金都》好貼地,《叔叔》夠另類,《幻愛》便是有野心。戲院重開之時,入場欣賞你喜愛的香港電影吧!套用《幻愛》的宣傳語句:「我不介意……你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