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幻愛》解讀 — 2020上半年港產片的壓卷之作

2020/7/15 — 14:54

《幻愛》劇照

《幻愛》劇照

【文:游於藝】

由於新一輪的限聚令,趕在戲院關閉前欣賞「高先三寶」最後一寶,也是本人認為三寶中最優秀的 —《幻愛》。之前一直沒有入場,主要是由於個人認為「幻愛」二字老老土土,加上簡介中已說明是關於精神病人與普通人之間的純愛故事,故本沒有太多期待。直到上映後,在論壇爆發一輪「一定要去睇」的熱潮,又恐怕在限聚令後落畫,便趕去一睹為快,想想會否有超出預期的驚喜。

當然,不同類別的電影和題材,小品和大作之間,怕且不能直接比較高低,咸魚青菜各有所好,《金都》和《叔.叔》影評珠玉在前,故不再敘述,然而像《無間道》、《淪落人》等上佳之作,只待時間見證,歷史地位自有公論,愚以為《幻愛》也能和《淪落人》等比肩,甚或過之,以下簡單從不同層面分析《幻愛》的精妙之處,盡量提及目前影評未提及之處:

廣告

(一)善用心理學描寫來定調

導演周冠威曾言:「有人說這個題材比較偏鋒,很難定位、宣傳,說是呈現社會現象、關懷弱勢又不算;純粹愛情嗎?這段愛情多麼複雜;甚至不是類型片,而是包含很多心理學元素」1與另外兩部相比,《幻愛》明顯運用了更多心理學相關的場景,以下簡單談談談談數個場景:

廣告

(1)墳場的黑山羊 

「墳場的黑山羊」這個意象貫穿了整部電影,在電影中後段亦借由葉嵐之口道出:「黑山羊象徵志樂的本我,白衣女孩和黑衣男孩象徵「幻想中的志樂和欣欣」,葉嵐期望透過輔導,令志樂找回本我,甚或將現實和幻想中的自己合一,完成對志樂的救續,這幕透過葉嵐向觀眾交代得頗為清楚。

然而,作為教師的本能,想到電影前段一個校園上課的環境,與其說志樂是在教導學生,不如說他更像被學生玩弄和追逐,這一幕和「追逐山羊」的高度重合,不得不說高度呈現了志作為弱勢的基調,這幕背後亦有像校長般的背影在觀察他上課,是否說明他的疾病早已影響了他教學的專業?而相對而言,在志樂和葉嵐決定一起後,和小朋友在公園遊玩的情景則可見志樂不再是被追逐的一方,側面印證個人的看法,也解釋了為何看到操場上課一幕,內心總有點不舒暢的原因。

(2)欣欣的形象淺析

「欣欣」對於一般男人而言,是天使般的存在(也由志樂親口說出),為何偏偏就是匆匆見過一眼的葉嵐?只是因為她貌美心善?個人認為,除此以外,其中一大因素是葉嵐「拯救」了作為象徵志樂媽媽的阿玲。阿玲脫衣的場景取材自周導的真實經歷,再歸根究柢,發現全劇除了主角二人,只有較重要的四位配角,皆可以對應象徵兩位主角的「父」與「母」,在下文詳述。志樂的母親除了對志樂說「世上只有媽媽是愛他」之外,有沒有可能同樣是精神病患者……?志樂幻想中的欣欣酗酒父親是否又對應了他對父親的形象?周導留了一個很大的白。而阿玲在形象上,則十足是一位母親的形象,因此在母親逝世後,一個年輕美麗的少女,與自己一起拯救了象徵「母親」的阿玲,加上他身邊無人可信,彷彿沒有朋友,工作上亦不甚如意,如此一個社會上的Loser,遇上天使般的葉嵐,不難發現為何志樂一見便傾心於她。

由於葉嵐,催生出了「欣欣」,「欣欣」雖生自葉嵐,但基本上只取了「貌美、白」的特質,鑑於和「欣欣」的相處中,再沒有發現關於善良一類的描寫,可以定論「欣欣」便是志樂借用了葉嵐外表的「心中女神」,細想「欣欣」的優點如下:

1. 體貼,能接受志樂一切的事物,包括精神病

2. 能分享二人的興趣,如打羽毛球(欣欣多次以運動裝出現)

3. 美貌,至少在志樂眼中如此

4. 時刻讚美,如讚美他應該受學生歡迎,應該有女朋友

5. 弱小,需要受到志樂的保護

由此可見,為何志樂願意沉溺在「幻愛」之中,以致不能自拔,因為「欣欣」根本是時下一般少男理想中拍拖的形象、女神!志樂在真正認識葉嵐之前,根本只是借葉嵐的軀殼來精神自瀆,也可解釋了為何很多場景集中在「英雄救美」上,更不言而喻了。在此借題發揮:這種「情愛妄想」,不正對應時下毒男,對著IG女神朝思暮想的情況嗎?全然不了解「女神」的一切,卻自以為為「女神」付出所有……

(3)「父」與「母」淺析

一部成功的電影,不需要無用的配角。

延續上面的觀點,全部電影除了兩位主角和功能性過場角色外(如幻想中的欣欣父),兩位主角恰好有兩位與他們息息相關的男與女前輩,志樂對應的父母是JOE和阿玲,葉嵐對應的是父母是Simon和馮教授。

志樂的對應父母下場的崩壞,也預示電影結局走向崩潰,阿玲最後被丈夫拋棄,亦兄亦師的JOE不但覬覦葉嵐的美色,求愛不遂後更不惜落井下石,拆散鴛鴦,完全毀壞了在志樂心中「兄長」的形象,至此工作、親情、愛情、健康皆得不到的他,能不踏上墮落之路嗎?

象徵葉嵐父與母的角色則更為明顯,作為長輩的Simon和母親前男友,只是恣意享用葉嵐的肉體,間接加強和肯定了葉嵐扭曲的價值觀,直到葉正式和Simon斷絕關係後,才捨棄了以肉體換取方便的捷徑。馮教授(Dr. Fung)在電影中近乎全知者的地位,她的說話無一不中,她對於葉嵐更多的是純粹的提拔和愛護,例如幫她做輔導,解開心結(也可看成是母親角色的交接),場景中多番說出待她如女兒,在她犯下大錯後仍希望她能回心轉意,可是在片中最後,葉還是狠狠地割捨了馮教授的守護,徹底走出「父與母」的陰霾,投奔自己選擇的人生和愛情。

(二)場景、服飾刻劃極為細緻

(1)新界西場景

電影中的取景集中在新界西的屯門各處、元朗和兆康,自小生活在這一帶,自然別具親切感,指攝之唯美和「日本風」也不在此多述。除此以外,導演和攝影巧用了很多拍攝手法來營造真實與虛幻和壓抑的氣氛,例如由下而上拍攝井字公屋的絕望感、由高而下拍攝出如籠中鳥般的住戶,輕鐵駛過的沉重感,公屋電梯內的疏離感,甚或公屋鐵閘帶給人的不安感,又有在隧道相愛的如夢似幻,總的而言,導演團隊很熟悉新界西一帶,又能充份運用場景來突出情感,這是《金都》所未能做到。

(2)黑與白

縱觀全部電影,黑與白的主要色調亦貫穿了男女主角,也恰恰對應了夢中的婚禮兩人的衣著。至於是否解析過度?其實在葉嵐把男主角帶去大學模擬輔導的場景,志樂首次換上接近全黑的衣服,精心整理的髮型,加上葉嵐一貫的素色衣服,不正是對應了和重合了黑山羊夢嗎?觀眾便是志樂完全不熟悉的他者,在冷眼觀看他們的結合;而志樂亦似乎可以做到將幻愛與真愛合一,葉嵐彷彿完成了一場成功的輔導。然而本人在這時職業病又發作,在輔導中對病患者過份強加自己的思想乃輔導大忌,而作為全知者的馮老師適時的提醒與鼓勵,似乎又預示了他們好景不常,志樂只是勉強自己的做法並不可取,也預示了邁向崩壞的結局。

(三)關於……結局?

(1)最後一幕

首先,橋底最後相遇的一幕拍得堪稱唯美,如《潛行空間》一樣激起熱烈的爭議:最後到底是幻是真?

若只從畫面看,個人認為應當是「幻」,基於指攝團隊對服裝的細緻用心,可以判斷在重要場景之中,絕不會在衣著上馬虎。葉嵐圍上了圍巾,牛仔外套的打扮在全電影中第一幕和志樂幻想中似乎亦未再出現第二次;志樂則是第一次出場的深灰外套和紅色內襯,二人也同時翻看新聞來確認對方便是當天一同助人的人,可見在二人共同幻想中的一幕中,兩人以第一次相遇的姿態出現是最合適的。

然則,最後二人都得不到好結局,只得到虛幻愛,對嗎?

可幸的是,若從電影的整體脈絡,本人的答案是「不」,導演給觀眾留下了火種。或許可以說,最後志樂徹底放棄了愛情,閉縮在圖書館中(仍有女神蘇皓兒相伴……),葉嵐甚至陷入了輪迴地獄,彷彿重歷志樂的幻愛之旅,也有影評認為是對女性的一大報復云云,個人認為也不像是導演本意。

(2)蝴蝶與化蝶的象徵意義

未知大家是否觀察到,電影中多番出現了蝴蝶的意象,本人或有遺漏,歡迎補充。志樂在電影後段,情愛妄想症復發,欣欣出現時穿著一件突兀的白Tee,上面有一個明顯的蝴蝶圖案,而在後面,葉嵐在深夜家中也穿著過捕蝶的衣服(捕蝶是否象徵葉嵐已勝過欣欣?),加上從宣傳照中驚見二人在輔導室的剪影,恰似是蝴蝶的正面展開,可見乃導演有意為之。

然而「蝴蝶」和「化蝶」本有一體兩面的象徵性,非常值得深思:

蝴蝶象徵了自由、美麗,也可以象徵靈魂和死亡;蝴蝶忠于情侣,一生只有一个伴侣,是昆蟲界忠貞的代表之一;在古希臘羅馬的傳說中,蝴蝶象徵著從身體釋放而出,從人世去到來世的靈魂;在中國傳統中,「化蝶」凡故事象徵矢志不移,為愛犧牲的精神。

由此可見,到底二人的愛情如蝴蝶般美好而短暫、虛幻,還是如「破蛹之蝶」般衝破上一代——父與母設下的枷鎖,擁抱和接受如蝴蝶般新生的對方呢?這是導演最後給大家留白的地方吧。

結局是如何,引用電影中的一句對白總結全文:

「我不介意。」

「你呢?」

註:

1. 幻愛(維基百科)

(作者簡介:90後小薯教師,電影及文化愛好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