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強人很渺小,強國很虛幻

2020/8/15 — 16:39

資料圖片,來源:Klimkin @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Klimkin @ Pixabay

愛因斯坦、牛頓、凱撒大帝、成吉思汗等等,開創科學先河,或建立偉大功業,改朝換代。當世強者欲效法前人登頂,名垂千古,並不出奇。人中之龍如何勁,自有人硏究,看看能否偷師。相反,凡夫俗子怎樣廢,就沒多少人感興趣。拿鏡子出來照照,或許便知道。

問世間,「廢」為何物,到底有無哲學家探究過,要請教荼毒室室友。但有一點比較肯定,我們看不起自己,多數是因為和神人做比較。「廢」和「勁」有密不可分的相生關係。我請教過修道之人,亦看過不少訪談,似乎世外高人的模樣相差無幾,大多是不吃人間煙火,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心如明鏡或止水。其靈魂深處有何竅妙,旁人無從得知,但所謂境界高,驟看就似一個病到失智的人,再無欲求可言。與其修行一世才心無罣礙,那為何不切除大腦掌管慾望的神經,快捷妥當地消除貪嗔癡?

假如高人受凡夫所膜拜,多少與粉絲情意結有關,那麼,無法望偉人之項背,又會否一樣是高估對方的結果?

廣告

一,就算有能耐改變世界,到頭來在人類歷史中也只佔幾行字或幾頁紙篇幅。當有一個圖書館容量的書用來研究這巨人,但有幾多後世的人感興趣?換言之,當上世界第一,可號令天下,得到所謂不朽名聲,除了一時的興奮和歡呼聲,最終只化約為一堆冷冰冰、乏人問津的文字,而且日子一久,記得你的人必遞減。情況如譚校長,三、四十年前紅透半邊天,就算今天沒撐警,除卻死忠,也不會有太多人喜歡他。隨著老歌迷逝去,曾經風光的巨星,在精神層面,除了嘗過短暫的成功滋味,跟我們這些無名小卒又有多大分別?我們有何理由因為仰望這些所謂大人物而自覺卑微?

二,就當妳/你有非凡人物的創見和成就,但有沒有想過是因為運氣好?除了有天分,還有天時地利人和。像蓋茨那樣,若生於古時,根本不存在讓他成為科技巨擘的條件。此外,我們也不能排除,在遠古時代或外太空,曾出現非常發達的文明,像愛因斯坦這樣厲害的人,通街也是。後來這文明覆滅了,沒留下任何痕跡。換言之,愛因斯坦之所以響噹噹,也是因為出生得合時,所有競爭對手都不在人世,而且不為人知。否則,以他如此普通的聰明才智,有甚麼值得受人景仰?

廣告

再說,古往今來第一人又如何,根本人類這種生物在宇宙歷史中都不過是曇花,是一粒塵,改變到甚麼?愛因斯坦再厲害,都無法改變人類整體有如螻蟻的殘酷事實。再聰明、再偉大的蟻都是蟻,我們這些平凡的蟻又何須覺得自己特別廢呢?

那麼,思考偉人、強人原來和常人差不多,到底有何作用或意義?人總希望自己有用,最好變得強大和與別不同。花一生努力,令自己變得不太廢,但萬一走錯路,便後悔莫及。及早認清楚甚麼才是最重要,就算事與願違,或力有不逮,都有較強的抗逆力,度過難關。例如看見某強者蝦蝦霸霸,胡作非為,又奈何不了他,起碼可以在心裡取笑他像賽狗場上的健兒,傾全力追逐電兔,還以為好威。懂得調整心理,並非扭曲事實的阿 Q,而是防止被負能量吞噬掉,等不及黎明到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