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潛行》(Reminiscence)

《回憶潛行》的驚喜

【文:陳丁】

看戲與談情,都要看緣分。 好女人愛上浪子, 是緣。 看了半個世紀電影, 偏會迷情於一齣爛片, 也是緣。

《回憶潛行》, 海外劣評如潮, 但不妨嗜痂者情有獨鍾。戲其實並不太爛, 只是脈絡太多, 奇情得過了頭。 

奇情源於一部「回憶機」, 其用甚大! 美好回憶,固可重演一次以致百次; 家有失物, 上機一查, 自必水落石出。其大用更在於偵案捉賊,拿嫌疑犯往機上一送, 他做過什麼勾當, 就一一擺在眼前。試想, 此機一旦成真, 警察局大可精簡人手, 而警察先生亦不妨趁午飯去“ 沖涼、按摩、疏疏肝”, 大家都會覺得合情合理。

故事的主線本來是簡單不過: 曉積曼演的 「尼」是個 「回憶師」, 操作回憶機,經營一家 「回憶店」, 愛上一個上門尋失物的女客「梅」( Rebecca Fergusson), 戀愛了兩三個月, 對方無故失了蹤。 電影的大半就是講英雄尋美的曲曲折折。 

英雄救美, 環繞著一部多功能回憶機展開, 已經夠奇情了,編劇卻嫌它不夠,要趕時髦談氣候暖化,又要張揚一下社會良心, 講地權霸佔,外添一堆詭情片的俗套 : 貪污, 販毒, 貧富極化,大亨小三, 豪門爭產, 放火殺人, … 兩個小時, 有如落花流水, 令人眼花繚亂。

就以一場槍戰為例。 話說尼落在毒梟手上, 給他看店的女助手 Newton,單人單槍, 直闖龍潭。 對方少說也有七八個人, 還有個身手不俗的販毒頭子吳彥祖,能講半句國語,搭半句市井老美話。 只見一輪槍彈橫飛,個個前仰後翻之後,竟然一個大毒窟裡死個清光, 只留得 Newton 扶住曉, 兩個銀幕上的俊男美女挺起了腰身走出來。 

但電影再爛,其「可看值」還是保得住的,關鍵就在於談情要談得到家。 Lisa Joy 這個編導確是才女,談情平實, 又自有風華, 不愧是半個中華兒女。( 其母乃臺灣人。) 寫對白如:

梅(對尼說):從來沒有人像你這麼樣看著我。 我好想就是你看著的那個人。 

我們一眾凡夫,誰不曾在愛情面前謙卑過?

愛情是什麼?

梅:愛情是我們努力攀爬, 好想抓住的那個東西。 一級一級把自己拉扯上去, 好想握得住前面一個更偉大的什麼。

平白兩句話, 還是讓認真談過情的人感到一點真實。愛情本來就是大家都攀爬過的好夢一場。

Lisa Joy 談情, 其實也不忘賣弄才氣。 電影到了中段, 尼說: 「 要找梅, 我非闖進「地獄」去不可。」梅最後還是亡身於「地獄」。 這個「地獄」並非單純的修辭,還有個神話襯了底。 這個講Orpheus和 Eurydice的希臘神話, 要到故事終局才浮上面來。

Orpheus 闖地獄要把愛人 Eurydice 救出來,卻因為他回頭看了愛人一眼, 結果愛人的魂靈從他手上消失了蹤影,失敗收場。這個神話來到 Lisa Joy 的手上, 另有一番淒美, 結局也稍有不同:

劇終之前, 尼領著梅登上城中最高樓, 看著腳下夕陽無限, 一大片金黃明滅。

梅:給我講個故事。

尼:什麼故事?

梅:有個快樂結局的故事。

尼:結局都總是慘淡收場的。 尤其是那些開始時歡歡喜喜的故事。

梅:那麼就給我講個快樂的故事, 但你只要說到中間。 

尼:你聽過 Orpheus 和 Eurydice 嗎? 兩個相愛的人, 偏偏 Eurydice 早死了。

梅:好悲慘啊! 這是個什麼故事?

尼:我還沒說到中間。 Orpheus 於是跑到地獄去請魔鬼放過她。 魔鬼答應他, 但有個條件: 走出地獄之前, 他不能回頭看她一眼。 

梅:後來呢?

尼:Orpheus 就握起她的手, 領她回人間去了。

梅:兩個人開心活下去了麼?

尼:難道還有其他的結局麼?

愛情就是要愛到這個地步: 為她打造最美麗的片瞬, 給她講個歡歡喜喜的故事, 讓她一生相信, 一世舒心。

戲再爛也沒關係。 只要有如此一兩個場景,如此一兩句話, 長長久久留存記憶, 就夠了。

回憶潛行

 

作者簡介:退休大學教師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