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奇蹟車站》看離別

2020/10/7 — 14:58

《奇蹟車站》劇照

《奇蹟車站》劇照

【文:嘈】

小女孩終於鬆開假裝拉著繩索的手,認清了已經失去小狗的事實。

八歲的沙也加失去了所愛的柴犬露露,經歷了她一生中第一次刻骨銘心的一次離別。於我而言,所有離別都是異曲同工。

廣告

親友驟然離世如是;寵物與世長辭如是;情人分手別離亦如是,所受的傷痛也是大同小異的。

看《奇蹟車站》,不禁想到 Kubler-Ross 的《悲傷的五個階段》(Five Stages of Grief)。全齣電影把「離別」的概念演繹得淋漓盡致。縱然沒有經歷過生死離別,單藉此回想起失戀經歷也覺刻骨銘心,淚流得猶似心中下了一場洪雨。

廣告

《奇蹟車站》劇照

《奇蹟車站》劇照

一、「否認 / 隔離」(Denial & Isolation)。面對不辭而別我們總是不願意接受。小女孩語氣堅定地說:「不是。你們騙我。露露沒有死。」事實已擺在眼前,人卻總是鍥而不捨,尋求那百萬分之一的可能性。彷彿只要堅決否認,就能忘記人死不能復生;彷彿只要不承認,就能忘記他已不再愛我的事實。

第二的「憤怒」(Anger) 和第三的「討價還價 (Bargaining) 是電影比較少提及的兩點,但這也不難想像。意識到無法再否認現實之時,就變得時而憤世嫉俗,時而極度卑微。上一分鐘可以為自己不 deserve 如此不幸遭遇感到異常憤慨;下一息間又可以完全拋棄自我價值,不惜一切代價也願換取愛人的一次歸來,換取愛人的一次「不離開」

四、「抑鬱 / 沮喪」(Depression)。客觀的環境沒有改變,所愛的人卻早已不在你身邊。小女孩返回與露露曾經一同散步的大街小巷;曾經一起走過的電車路軌;曾經一同嬉戲過、只屬於她們的秘密基地。確實體會到景物依舊,人面全非。一切的歡笑甜蜜早已不復再,回憶卻如跑馬燈般在腦海中馬拉松式上映。思緒是難止的,忘記或記都是不由自主的。一切如幻似真,清醒過後才知道除了離別外,其他都是虛構的。這一刻笑聲變得刺耳,回憶變得格外諷刺,感覺不會再愛了,亦不會再被愛了,離別過後就什麼都回不了。

五、接受 (Acceptance)。我們必須相信悲傷是有限期的,五步曲總會來到最後一章。小沙也加把牆上有關露露的圖畫、合照、飾物通通收拾好,有條不紊地放在箱子裡,把回憶收好。也對,我們總不會憂鬱一輩子,把回憶之物收起並不是要抹殺回憶,或是否定離別之人的價值。而是欣然尊重、理解並接受離別,把回憶放下,感謝離別之人帶給你的一切,繼而獨自走上未竟的旅程。

《奇蹟車站》劇照

《奇蹟車站》劇照

再者,電影在佈局上同時帶出了一個多麼痛的領悟 — 離別,往往不止一次。慢慢地,漸漸地,我們或會意識到身邊所愛的人正在一個一個地離開自己,最後只剩我孤身一人。很多時候離別的出現突然得甚至簡單一句「再見」未能宣之於口。雖則難免感到遺憾,卻只能欣然接受。小女孩在此提早得悉了這個道理,我想每個人都或早或遲需要體會。

若然離別是不變的事實,那但願所有離別都充滿善意。

感謝你曾經使我感到被愛,也感謝的離開讓我體會到這一切。願你不管身處哪個角落,都希望你能過得好。

好好過活,晚安,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呀~戲好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