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德國珠寶盒德累斯頓:「So it goes」 在頹垣敗瓦中再次站起來 (上)

2020/4/20 — 16:22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疫情席捲全球,各國政府的措施及各地人民的反應,都成了大家日常話題。尤其是當疫情一下子在歐洲爆發起來,像潘朵拉的盒子般一發不可收拾,一定程度上衝擊了大家對歐洲文明的想像,然後大家又討論起民族性來。

不敢說什麼民族性。曾經人們笑看世界另一端的人,神經緊張的搶購日常用品、偷廁紙,把這些視作笑料奇聞。當疫情來到自己面前時,會發現即便幅度有別,但一樣的恐懼、一樣的生活認知,還是深植於人性的最底層。

雖然我們也不能只捆綁於刻板印象思維,並瞭解到個人的差異性。不過,倒是相信,一個地方的人普遍地分享了共同的德性與特質,畢竟彼此同在一方水土生活,分享了共同的歷史、文化、生活節奏與價值。

廣告

有說,德國人很嚴謹,也恪守紀律。就此,我想以一次我跟朋友在德累斯頓的搞笑遭遇、一個有關民族特質的故事為起點,寫寫德累斯頓這個迷人的地方。

到訪德累斯頓,不可能錯過茨溫格宮 (Der Dresdner Zwinger)。

廣告

歐洲的博物館大多有儲物櫃,朋友把背包放進儲物櫃時,沒有把垂下來的肩帶收好。逛畢展覽後,想要取回背包時,才發現外露的肩帶意外地被鎖進下面的儲物櫃裡。一陣驚慌,繼而是充滿笑聲的畫面,大家都笑翻了,友人嘗試把肩帶拉出來,但不成功,於是向博物館職員求助。情境題:如果你是博物館職員,你會如何處理?

(一) 請你等一等下面的儲物櫃的主人逛畢展覽後開鎖?不過職員並不能肯定他會逛多久而也不清楚你的日程,會否在趕路?似乎不是一個聰明的做法。

(二) 職員應有儲物櫃的後備鎖匙。不過,幫你把肩帶從別人的儲物櫃拿出來,不就等如職員可以隨便打開任何一個人的儲物櫃嗎?如此不謹慎的做法,也似乎並非德國人的選擇。

結果出乎意料之外,職員只提供了一把剪刀!好!這下子你自己來罷。最後友人只好忍痛自己操刀剪斷背包肩帶,半截的揹帶就此留在別人的儲物櫃中成了「紀念品」!

大轟炸的慘痛與無止盡的爭議

德累斯頓很美。茨溫格宮也很美。不過我們不可不知她曾經走過的痛。

二戰期間,1945年2月13日,英軍對德國東部城市德累斯頓展開了一連串的空襲,同盟國美國更在後來數天投彈近4000噸,所造成的大火釀成2萬5千人死亡,摧毀了市中心,不少爭相逃離的人窒息至死。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德累斯頓是薩克斯州首府,在大轟炸前,曾因氣候宜人及精緻建築而被譽為易北河的佛羅倫斯或珠寶盒。大轟炸後,幾乎所有文物受嚴重破壞。德累斯頓除了是工業重鎮,不少當地的工廠都為納粹德軍提供軍機部件及其他所需,亦是交通樞紐,軍隊、坦克、砲隊都會經過德累斯頓。另外,數以十萬計的德國難民也於此地落腳。

當時德累斯頓只距東面戰線250公里,在二戰最後的幾個月,納粹德軍正防衛蘇聯軍隊進攻。英軍認為大轟炸德累斯頓可阻止納粹德軍從東面撒離。英軍曾在二十五分鐘內投擲超過1800噸彈藥。及後美軍接力,主要針對德累斯頓的鐵路進行日間突襲,不過實際上卻造成大面積的破壞。

納粹德國事後立即就大轟炸大造文章,政府宣傳單位更稱德累斯頓沒有軍事工業,襲擊一個文化中心實在毫無理據,更把死亡人數誇大為二十萬人。 

大轟炸成為了二戰期間同盟國最具爭議性的舉動,有人認為大轟炸犧牲大量無辜的平民百姓,質疑德累斯頓本身的軍事價值,甚至連英國首相邱吉爾也曾質疑,大轟炸是否單為提升恐懼,而英軍美軍則一直堅持己見,認為大轟炸有癱瘓德國工業及交通之必要性。七十五年過去了,時至今日,對於大轟炸的適當性仍爭論不絕。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作者 FacebookIG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