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怎麼又來? 張愛玲百歲誕辰紀念新版系列

2020/2/26 — 12:30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其他地區不是太了解,不過要論從小到大見證繁體中文書市重出數不清幾次新版的作家,肯定不能獨漏張愛玲這個響亮亮的名字,印象中認識這些華文作家大概是這樣的,小學時捧著瓊瑤,國中時捧著金庸,高中時捧著張愛玲,天真地一直以為有生之年第一次接觸到類似測色盲圖樣的素雅書封,就是最早期版本,直到朋友說,他以前看到那個版本的心情就和我現在的感受如出一轍。

是的,張愛玲的著作最近重新推出一系列乾淨明亮的百歲誕辰紀念新版,大概所有人都不出類似反應,怎麼又來。然而此次的設計,卻教人毫不猶豫放入購物車,一目了然的潔白底色搭配剪紙風格的插畫設計,光線灑落時還隱隱閃耀著光芒,還採用帶著溫度的手寫字樣,指尖碰到實品的質感比網頁上顯示的更為美麗細緻。

「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硃砂痣。」

廣告

去年於她 99 歲冥誕時寫道,每個人心裡或多或少、或大或小、或深或淺都陷落了一塊愛情殘缺,隨歲月緩緩融成人生殘缺,張愛玲三個字就濃縮了千言萬語,從《半生緣》、《傾城之戀》、《惘然記》,愛上《色,戒》,深受魏海敏老師《金鎖記》的震撼,而後翻開胡蘭成的《今生今世》,張愛玲筆下的光暈伴隨月明星稀與周圍巨大的暗影,早已在不知不覺中滲透成一個女人過去、現在與未來的形狀,有情與無情,有愛與無愛,有怨與無怨。你不會以喜歡與否談論張愛玲,讀過之後,她就一直如影隨形,冷眼刺穿生活那襲華美的袍子,散落一地的蝨子滿是曾經一心嚮往的美好憧憬,在觸碰現實的剎那,在墜落地獄的邊緣,才讓你看見一點真心,一絲真情,她卻一如既往的舉重若輕,只是都有了張愛玲的影子,重新定義了愛與婚姻,卻始終不見一個幸福的固體。

這一系列目前已出版四本,之後應該還會陸續上市,圖片由右而左分別為《雷峯塔》、《紅玫瑰與白玫瑰》、《秧歌》與《傾城之戀》,皇冠如此介紹:《雷峯塔》是張愛玲對成長歲月最初也最驚心動魄的書寫,爬梳秘而不宣的記憶,即便早已遠離衰敗的貴族之家,她仍用文字刻下心底最沉痛的控訴,那座巨塔的崩塌與命定敗落的遭遇,不僅是一個時代的殉葬,也是生長於斯的張愛玲心中永誌不忘的「幻痛」。《紅玫瑰與白玫瑰》收錄其創作巔峰期的十一篇短篇小說,人終將老去,是非愛恨終會成空,這些熱烈而抑鬱的故事,在在展現浮世人生的放浪與淒涼,伴隨著張愛玲洞悉世情的描繪,我們心中那些不願面對的「深淵」,也將無所遁形。

廣告

第三本《秧歌》則是她透過寫實筆調和敏銳感性譜寫的農村哀歌,在平淡中有張力,在慘澹中有滑稽,寓怪誕於真實,亦寄深情於日常,當肩負重擔的人們再度扭起秧歌,既展現出張愛玲對複雜人性最深沉的凝視,也標誌著張愛玲小說風格的重大轉變。而《傾城之戀》集結張愛玲橫空出世、震撼文壇的八篇短篇小說代表作,對人性尖銳的剖析,折射出世間男女的愛嗔欲求、苦恨毒辣,舉重若輕的情節流轉,曖昧繁複的心理周折,寫盡人們生於浮世危城的瘋癡和抑鬱、徒勞和惘然;一爐沉香,一壺香片,一輪冷月,她用文字挽住了一個時代,也帶我們走進那沒有光的所在。

平心而論,一般人都可以信手拈來她的無數金句,筆下多篇歷久彌新的故事也稱不上陌生,即使早已有了舊版,這次的新版依然讓人一見傾心。一百年是個艱難的數字,但知道還有人反覆透過張愛玲的目光透視仍舊汙濁的世界,不只庸俗地斷章取義,或偽裝成略懂天下事的兩性專家,身為書迷已是最大的安慰。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